第八十九章 水到渠成

    开始由于流星赶月步法不熟悉,经常一不小心撞进了蜚蠊群,被大量蜚蠊群起而攻之。常常被弄得忙脚乱,衣服被切成一条条丝带,臂和身上到处是血痕,幸亏他重点保护脸面,才不至于破相。

    王敬试着对蜚蠊发射了几个火球术,被他们用翅膀轻松的挡了回来,能熔金化铁的火球对蜚蠊的伤害竟然还不如普通的拳头来得实惠,正应了刘艳先前的说法。

    王敬对着蜚蠊群丢了几张冰镇符,蜚蠊翅膀一抖,冰雪寒霜纷纷坠地,对他们没有丝毫伤害。

    王敬接着用天魔雷炎刃对着蜚蠊群发出一次攻击,竟然将天魔雷炎刃路线上所有蜚蠊切割成两半。看来蜚蠊不是对所有法术免疫,雷系法术是他们的克星。

    王敬在山洞里周旋了两个时辰,才用拳头打死八只蜚蠊。这些蜚蠊死后,全身变得脆弱不堪,一踩就变成一团恶心的尸水从那些尸水飘起一丝丝黑雾,悄悄的被王敬的天魔戒指吸收。戒指每吸收一丝黑雾,戒指就变得黑亮一分,因为黑雾太少的原因,戒指的变化微不可察。

    山洞深处的蜚蠊更加浓密,王敬不敢冒然往前行走,感觉力竭了立即冲出山洞,回到防护禁制,抿上一口香甜的灵酒,安心闭目打坐休息。体力恢复之后,立即又投入山洞和蜚蠊战斗,磨练强筋健骨诀。

    从此王敬就在禁制和山洞来回奔波着。累了就回阵法禁制养精蓄锐,参悟风云冰雷几大灵印的秘术,偶尔喝上一口灵酒,享受一下难得的宁静。精神饱满之后,就回到山洞,对着围攻而来的蜚蠊左躲右闪,看准时拳打脚踢,强劲炼骨诀在无数蜚蠊的磨练下日益精深。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王敬能够深入的山洞越来越深,灭杀的蜚蠊越来越多。他发现,无论他今天灭杀了多少蜚蠊,第二天进入山洞,蜚蠊的数量似乎从未减少。越深入山洞,蜚蠊的筋骨越是强健。炼气十层的修士不带盾牌来到山洞五百丈深处,密密麻麻的蜚蠊很快就会将他们蚕食干净。

    天魔戒指探查的尽头,还是源源不断的蜚蠊,王敬练得兴起,也忘了时间,对炼体功法的一丝丝提升满怀激情。

    一年之后的某日,王敬经过无数次的浴血拼杀,终于在和蜚蠊的战斗之后休息时,喝下一口玉液琼浆炼化不久,修为和强筋健骨诀双双突破了。修为突破到了炼气期九层,丹田法力增加一成,神念堪比筑基期五层,在山洞能够扫视的距离增加了十丈,对五十丈以内的蜚蠊情况一清二楚。

    临阵突破的感觉非常奇妙,王敬发现不但神念和法力都大涨了一截。身体也越发灵活。流星赶月步法已经进入第二层,奔行速度增加一倍。如果不是要用肢体接触蜚蠊来炼体,他可以很轻松的躲过蜚蠊的铁翅攻击。

    此时王敬的炼体术第一层小成,洞口的蜚蠊攻击到他身上不再出现血痕,以后就算不用法术光罩,也可以用**硬抗下品法器的攻击。对着来袭的蜚蠊,他一拳头下去可以打落五只,五百丈深处的蜚蠊也可以一拳一只的打飞在地而爬不起来。不过一千丈处的蜚蠊随便来一只,他都要搏斗很久才能打落,被围攻付出的代价就是不停躲闪和满身的鲜血,然后一路仓皇逃回,筋疲力尽的进入防护禁制休养。

    王敬进入禁制之后,习惯性的分成一丝神念进入天魔戒指。结果惊奇的发现,一年来戒指的灰色浓雾消失了很多,可视面积已经有百丈大小,一个威武的宫殿若隐若现。王敬神念缓缓靠近宫殿,好奇的推开紧闭的宫门,大门应声而开。里面黑乎乎一片。就在他惊诧的时候,一个微弱的女子声音在眼前响起:“参见主人!”

    “主人?”王敬吓了一跳,满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是的,能够进入魔戒的神念就是我的主人,这是魔戒的法则。奴婢是前主人炼化在宫殿里的天魔女,这里还有很多沉睡的姐妹。”一个模糊的女子身影静静的伏在王敬身前丈许远的脚下,神色恭敬,语气微弱的要消失,明显是刚醒来不久的虚弱样子。

    “她们还在沉睡,你是怎么苏醒的?可知道让他们苏醒的方法?”王敬好奇的问道。

    “天魔戒指具有自动吸收灵魂力量的功能,因为破损的原因,暂时只能吸收极弱的灵魂,奴婢是吸收了飞入天魔戒指内的大量低阶生物的灵魂才苏醒的。这些灵魂虽然多,可是能量太微弱了,只能说几句话就会再次陷入沉睡。不过奴婢感觉到主人在修炼一种功法,靠猎杀低阶生灵来提升修为,主人可能在这个山洞深处有一场天大的缘。”

    “什么缘?”王敬惊喜的问道。但凡缘,自然对自己一生具有很大的影响的,如果好好把握住了,要少奋斗很多年的,王敬不由急切起来。

    “具体是是什么奴婢也不知道,冥冥之感觉就是在山洞深处。主人,奴婢实在太衰弱了,马上要沉睡了,请用更多的灵魂能量唤醒我吧。”说完,半透明的女子身体就消失在宫殿之内,王敬却走不进宫殿。强行进入几步,却感到神识志海一阵刺痛,神念就不自觉的回到天魔戒指之外。

    “太神奇了,这个跟随自己数年的戒指看似不起眼,想不到其内还有沉睡的天魔女灵魂。戒指不但能探查附近的生灵,还能自动捕获流浪的灵魂温养自己的领域,这些灵魂能量竟然还能自动唤醒宫殿内陷入沉睡的天魔女。既然称自己为主人,就应该对自己没有恶意吧。”

    王敬喝了一口玉液琼浆,摩挲着的戒指,暗暗的想道。本来他打算在炼体术一层小成之后,回云霞峰继续制符卖符,买大量聚灵丹冲击炼气九层。没想到通过每日炼体,偶尔疲惫时喝上一口玉液琼浆,体质又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在战斗水到渠成的突破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