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着地还钱

    进入禁地之前,王敬用火球符换取的宗门贡献,在藏经阁里复制了一份筑基丹方。幸好炼制筑基丹的灵药外界难寻,丹方对于寻常修士来说可有可无,这么贵重的东西竟然只花费了五十张火球符。

    回来仔细研究之后发现,除了几种特殊主药只有禁地才能生长,其他十几种辅助灵药比较普通,外面都有卖的,只是需要上百年的药力就可以,这对王敬来说不是难事了。

    在查看筑基丹丹方的时候,王敬还发现了一份锐气丹丹方和一份驻颜丹丹方。锐气丹是炼气后期修士快速提升法力用的丹药,药龄必须五十年以上,服用不限次数。

    驻颜丹是一种保持修士容颜不变的丹药,深受功法没有驻颜效果的修士喜爱,只是因为需要珍惜的千年灵药做药引,让此丹成为了传说。毕竟有千年灵药都会炼制增加修为的高阶丹药,修为上去了,寿命自然延长了。

    因为制符、酿酒,王敬借空了云霞峰弟子的口袋,如今再借,她们也是有心无力。要想在竞争激烈的禁地之取得好成绩,必要的装备肯定不可少,都是需要灵石来购买。要想短期内获得大量灵石,唯一可以提供帮助的就是师父甄媚了。

    为了修炼大计,王敬厚着脸皮来到了云霞峰云霞殿门口。此时殿门两侧站着两个炼气期层的女弟子,年龄在十六岁之间,长得青春靓丽,给云霞峰增添了一道美丽风景。

    “二位师妹,在下是云霞峰唯一男弟子王敬,来给师父请安,请帮忙通传一下。这是师兄自己炼制的低阶火球符,效果还不错,算是给两位师妹的见面礼。”

    王敬从储物袋里取出四张火球符,一人分了两张,美其名曰快乐就要分享,根本没往行贿上面想。

    “在下付明月,多谢师兄。”左边一个娇小的红衣女弟子接过符篆,笑着对王敬福了一福。

    “在下云敏,多谢师兄。请稍后,师妹马上禀告师父。”右边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弟子接过符篆,咯咯的笑着说道。

    “那就多谢云敏师妹了。”

    “甭客气,师兄有空多来看看我们就好,别忘记带礼物哦。”云敏笑着转身走进了云霞殿。

    王敬心说,我也想送礼物,礼多人不怪,可惜俺穷啊,这不是想来借灵石,借你之口说些好话吗?

    和付明月闲扯了几句,知道她和云敏是表姐妹,都是家族弟子。她们一起通过家族关系进入了火云宗,听说走的还是云霞峰甄媚的关系。

    “师父让你自己进去。”片刻之后,云敏回来,笑眯眯的对王敬说道。

    “多谢二位师妹,我先进去拜见师父了。”王敬对二女拱了拱,大步走进了云霞殿。

    穿过幽静的前院,跨进大殿之,只见一位绝色美女坐在大殿正的太师椅上,笑吟吟的看着他,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师父甄媚。

    “弟子王敬拜见师父,几年不见,师父越发美丽了。”王敬对着甄媚行了大礼,极力压制自己疯狂的心跳,略带颤抖的说道。这师父简直美到了极致,媚到了骨子里,想让人安静下来真的需要非常大的毅力。如果能过师父美色这一关,只怕元婴心魔劫也会等闲而过。

    “免礼,修为长进了不少,嘴巴也更会说话了。你这次是为筑基而来的吧,禁地试炼是你必行之路,不要想着逃避。”甄媚一挥玉,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王敬的身体,就拜不下去了。她打量着王敬片刻,笑吟吟的说道。

    “弟子为修仙大道,愿意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也不怕。只是深感竞争激烈,只怕弟子有命进去,无命出来,提前过来给亲师父告别一下,以报师父知遇之恩。”

    王敬眼恢复清明,全身放松下来,对着甄媚的绝色侃侃而谈。

    “你的成就都是自己争取而来,我不过说了几句该说的话而已。”

    “没有师父几句有分量的话,只怕弟子已经被逐出师门了,或者因毁坏宗门禁制而被处罚得永世不得翻身,弟子哪有安心修炼的会。”王敬面容一整,恭谨的说道。

    “人贵有自知之明,你小子还不错,明白自己的处境。说吧,需要为师什么帮助?力所能及的我会尽量帮忙的。”甄媚灿然一笑,满殿失色。

    王敬强按心头火热,知道时已经成熟,再要装下去,只怕师父要敢自己离开,以后再也没有进来的会。双一拱,连忙恭声说道:“师父明察秋毫,知道弟子有难,谢师父垂青,随便给弟子几件法宝防身就好了,弟子保证顺利从禁地出来。”

    “随便给你几件法宝?你当法宝是烂大街的白菜么?”甄媚气急而笑:“法宝只有金丹修士才能驱动,你一个炼气期的弟子拿在不过是惹祸的根苗而已。”

    “没法宝有极品法器也可以,无论是攻击的还是防御的,我都不挑,保证用完就还,损坏照价赔偿。另外再借我几万灵石,好买些装备保命。”

    王敬知道一开始就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怕难以如愿,所以狮子大开口,等着金丹期师父一再着地还钱。人家金丹期修士,随便**东西,自己都要奋斗很多年,此时艰难困苦正需她的大力帮助。

    “你不要自信过头,这次禁地试炼不同于以往。往年进入禁地试炼的弟子有成活着回来,这次因为试炼结束后禁地要休养生息五十年,五十年找不到炼制筑基丹的灵药,很多修士都会拼死一搏。只怕进入禁地的弟子修为更胜从前,自相残杀的程度肯定更加惨烈,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必定能活下来。”

    “消息确凿?”王敬心一惊,不由脱口问道。

    “我有必要骗你吗?如果怕了就不要进去,以你现在的修为回世俗,可以风风光光活几十年。”甄媚俏眼盯着王敬惨白的面容,咯咯的笑着说道。

    “人生自古谁无死,弟子愿意以身正道,杀个惊天动地出来。”王敬深呼吸一下,平复心惊讶,满怀豪情的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