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一路狂奔

    轮到王敬的时候,已经快到尾声了。他怀着试试看的心里,站到拍卖台上,掏出一张火红的带着雷电气息的符篆,向场上抑扬,自信的说道:“家族传承的上古秘制符篆,可以同时释放天劫神雷和地狱火焰两种法术攻击。一般筑基初期修士遇上,也会身受重伤或者直接陨落,是各位道友危关头保命的绝佳段。此物不卖,只换能够收集妖兽精魂的聚灵瓶上品法器一个。”

    “此符闻所未闻,不知道真假,要是真有如此威力,关键时刻就像多了一条性命,胜过一级上品法器甚多。”

    “这小子只有炼气九层修为,量他也不敢哄骗在座各位在腥风血雨杀过来的魔神。”

    “要是能得此符的炼制制符方法就发财了。”

    下面议论纷纷,出声询问却没有一人,让王敬大是尴尬,没想到第一次出门就碰壁了,看来这次注定要空而归。

    就在王敬垂头丧气的准备收起符篆的时候,一个阴冷如毒蛇的声音传来:“老夫刚刚从万魔山脉深处得来一件金瓶法器,不知品阶,但是其阴寒之力非常强大,虽不能直接吸收生魂,但是靠近之后也让人有一种被吸收了魂魄一样难受。老朽尚未祭炼,愿意换取这位小道友的符篆,但是必须另外补偿我一千灵石,否则免谈。”

    “还请道友拿来一看。”王敬欣喜的说道,终于出现了自己要的法器,只要物品令他满意,价格不是问题。

    老者托着一个散发阴寒之力的黑气萦绕的瓶子走上了拍卖台,此瓶高约尺许,上面铭刻了许多繁复的古朴咒,王敬是一个都不认识。也不知道此瓶属于哪个品阶的法器。不过感受到上面的阴寒之力,仿佛里面有无数冤魂在呼叫呐喊,让人遍体生寒,肯定是一件凶名赫赫的邪器。

    王敬用指抚摸着瓶身,神念探入瓶里,竟然感受到一种极强的吸引力。幸亏他神念强大堪比筑基期六层,否则以炼气期修士的神念探进去,肯定会受到损伤的,更别说操控炼化此瓶。以王敬的判断,只怕此瓶的品级已经超越了极品法器范畴,是一件罕见的灵魂类灵器。

    “道友是否满意?”老者看到王敬脸色微变,担心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再次发生,不由小心的问道。他得到此瓶以来,不但未能祭炼,而且还神魂受伤严重,半个月都没能起床。此瓶即使放置在储物袋里,也能感受到其阴森恐怖的气息,睡觉修炼都极为不舒服。如今能用它换到一张保命符篆,自然想尽快脱。

    “成交!”王敬装作不想空而回吃亏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他也是听了戒指传来天魔女的提醒,确定这是一件上古时期的极品灵魂法器,对布置幻阵有极大的增幅作用,吸收和攻击灵魂能力强大。王敬用一张天雷地火符和一千灵石换了老者的黑色瓶子,放入储物袋。向主持人柳盛缴纳了一百二十灵石交易费用,就向通道石门走去,身后传来不少怜悯的声音。

    “这小子碰上了鱼腥鬼这个杀神,竟然还不知死活的交易,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也许人家是初出宗门历练的大派弟子,外面有长辈接应。”

    “切,看他神色就知道是个雏儿,出了坊市,他的身家就全是鱼腥鬼的了,谁不知道那老鬼喜欢在交易物品上动脚。”

    王敬出了交易密市,感觉身后若有若无的跟着几道神识,还带着淡淡的杀意,不由心一惊,暗自提防起来。

    王敬为了摆脱身后的追踪,竟然在坊市左冲右突的奔跑了起来。首先进入一家灵药店,用花费了八百灵石购买了几种宗门内没有,炼制筑基丹和驻颜丹必备的灵药幼苗和种子。刚将换到的物品放进天魔戒指,身后就跟进了几个不怀好意的修士,正是地下坊市对王敬投来不善目光的的几人。

    王敬面无表情的擦身而过,离开灵药店之后,一路狂奔,出了坊市门口后就跳上飞剑,向火云宗方向一路飞去。那些跟在后面的修士面面相觑起来,又不好在坊市大摇大摆的飞奔追踪,只好快速步行跟进,大街上出现了一股快速移动的人流,让许多修士侧目而视。

    王敬飞行了两个时辰,神念感应到后面还有个修士跟踪了过来。此时天色已晚,刚好来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山谷,谷雾气升腾,阴风阵阵,正好释放云灵印秘术。王敬降下飞剑,施展云灵印秘术,借助地形隐藏在浓雾之。

    王敬服下一颗聚灵丹,盘膝打坐恢复法力,同时拿出那件刚到的聚魂瓶,小心的研究着,说不定能派上意想不到的用场。

    不久之后,一个炼气十层和一个炼气九层的修士就追了过来,其那个炼气九层的正是和王敬交换聚魂瓶的老者鱼腥鬼,另外一个是他的拜把兄弟鱼腥妖。

    “奇怪,这小子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一点气息都没有,难道施展了高明的地遁符逃走了?”一脸疤痕的鱼腥妖满脸郁闷的说道。

    “不会,我还能感觉到聚魂瓶上的气息,就在此附近。这山谷虽然偏僻,却是我们二人多次打劫落单修士的宝地,向来清静干爽。这突然出现的浓雾,可能是这小子的障眼法,他一定躲在浓雾之。”鱼腥鬼嘿嘿一笑,脸上满是阴寒之色。

    “小子别藏了,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交出储物袋,再给爷磕个响头,我饶你不死,否则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鱼腥鬼气沉丹田,对着雾气大声的叫喊着。

    “老不死的,小爷就在这里,有本事你来咬爷一口啊。”王敬收起聚魂瓶,还口骂道。

    老者一招,操控一把上品飞剑斩向浓雾,雾气一分,露出了王敬惊慌失措的苍白面容。王敬看到飞剑斩来,仓皇向雾气深处躲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