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狂轰滥炸

    “被这小子发现了,哼,想逃没门,追!”黑衣老者对着王敬的背影阴森森的说道。

    带着后面追踪的个修士兜了个大圈,两个时辰后,王敬轻车熟路的钻进了昨天休息的山洞,释放出淡淡的雾气。黑脸修士转眼即到,眉头一皱,将飞剑停留在山洞口好一阵,这才降落下来。

    “天堂有路你不走,非要钻进死洞里,看老子瓮捉鳖到擒来。”黑脸修士冷笑一声,双一拍,激发了身上一件厚厚的黑色防护盔甲,持红色飞剑,一头钻进了山洞的雾气之。

    王敬的云灵印秘术自从桃花谷修炼回来,已经有年了,经过多少大战释放,现在浓郁程度已大不如从前。也许是此修士神念本身非常强大,竟然能看到十丈之外的王敬本体。

    此人也是果敢之辈,一旦锁定王敬之后,立即激发飞剑,飞剑化作一条火龙,撕裂浓雾封锁,呼啸着斩向王敬藏身之处。

    王敬大惊之下,在身体拍上一道防御强大的金光符篆,一个金色的护罩将他保护在其,同时激发得自试炼场徐姓修士的黑色软丝甲防御。

    火龙飞剑声势浩大,居然一击就摧毁了金光符篆的防御护罩,继续斩向王敬的身体。黑色软丝甲的黑色护体光芒只持续了片刻,发出一阵牙酸的金属摩擦声音,就应声而碎。借助这短暂的拖延,王敬身子一侧,躲过火龙飞剑的穿胸一击,肩膀茶掉一片血肉,此时飞剑威能也已经耗尽。

    王敬在黑脸修士进入洞府的时候已经开始激发碎魂弓,无奈此弓第一次实际使用,操作不熟练,催动时间过长,并且有强大的神念波动,很容易让黑脸修士觉察到本身位置,这才有了刚才的惊险。

    王敬左持此弓,右拉弦,口念动咒语,数个呼吸之后,碎魂弓已经完全激发,发出恐怖的绿色光芒。王敬的神念如潮水般向碎魂弓奔涌而去,瞬间其神念被洗劫了十之四,在他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方才停止。

    王敬头晕耳鸣之下强咬牙关,不等飞剑再次临近,迅速松掉绷紧的弓弦。碎魂弓碰的一声闷响,弹出一道核指粗的绿色光影,扭曲了山洞的时间和空间,转瞬间就击了黑脸修士的脑门。

    黑脸修士只来得及“啊”的一声短暂惨叫,就双抱头孔流血的仰面倒下,其魂魄被碎魂弓的攻击炸成了万千碎屑。

    王敬背血流如注,神念大损而两眼发黑,身体摇摇欲坠。此时还有两个强敌未除,他赶忙收掉云灵印秘术,匆忙将碎魂弓收进天魔戒指,连忙摸出一瓶清灵丹外敷内服。臂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他苍白的脸上才有了一丝血色。

    就在这时,危险再次临近,黑白双煞已经降落在洞口之外。

    “这里有明显的法力波动,现在却悄无声息,想来那个黑脸修士已经得。我们兄弟从来不打空,将那个黑脸修士灭了,我们兄弟就可以分两个储物袋了。”白衣老者持飞剑,阴笑着说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丢几张火球符进去轰炸一番再说。”黑衣老者取出十几张低阶火球符,对白衣老者说道。

    “老二,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就因为你的胆小,每次打劫都多花费十几张符篆,那也是灵石购买的啊。难道我们两个炼气期十层的,还对付不了一个炼气期十层的修士?”白衣老者瘪瘪嘴,不满的说道。

    黑衣修士不听劝告,将的符篆一张张激发,连续不断的**山洞之,将山洞炸得石屑纷飞。幸亏王敬见得早,身上拍了几张金刚符篆,才免受伤害。

    “不会他们两个同归于尽了吧?”黑衣老者看到山洞里狂乱的爆炸,却没听到任何活人的叫喊声,不免猜测道。

    “老二,这两人的储物袋要是被你炸毁了,我们就白忙乎两天时间了。”白衣老者不满的说道。

    “里面的雾气太浓重了,神念探查不清楚,什么情况还不知道,你就先去看看吧。”黑衣老者激发身上穿的一件上品防御铠甲,又拿出十几张符篆,跟在白衣老者身后,小心翼翼的向洞内走去。

    那雾气是王敬匆忙间释放出来的云灵印秘术,比昨天又淡了不少,堪堪隐藏身边不远的五丈,恰好将黑脸修士的躯体也笼罩在内,让洞外的黑白双煞摸不清情况。

    黑白双煞进入山洞后,因为雾气变淡,他站在金刚光罩无所遁形,立即被他们发现了。

    “你小子果然有古怪,想不到刚才活下来的竟然是你。不过没关系,马上你就要和那个死人作伴了,黑白双煞下从不留活口。”白衣老者看到王敬一副无奈的样子,哈哈的狂笑道。

    “老家伙别得意得太早,小爷马上让你笑不出来。”王敬扬激发十几张火球符,满天花雨般向他们砸去,因为人相近,爆炸威力竟然威胁到了自身安全。

    黑白双煞立即激发防护符篆,抵挡火球符的狂轰滥炸,同时激发飞剑和符篆和王敬对轰。王敬的光罩坚持不到几个呼吸就破裂了,形势立即变得岌岌可危。

    如此近的距离,他也不敢使用珍贵的天雷地火符,和这两个老家伙同归于尽不划算。王敬一边施展流星赶月步法在洞躲避攻击,一边抓出大把火球符还击,同时施展幻术,化出几只蟑螂向他们脸部攻击,减缓了黑白双煞的攻击速度。

    “这是什么鬼东西,一打就消失了,一会又源源不断的飞来。”白衣老者一掌拍飞只蟑螂,郁闷的说道。

    “可能是幻术,即使攻击到身上也伤害不大,不要管那些蟑螂了,尽快出灭了这小子。”黑衣老者一边对王敬抛着火球符、冰冻符,一边对白衣老者说道。他们身上的光罩也被王敬炸毁了,差不多都是赤膊上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