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望而却步

    “你也加快攻击,同时攻击他逃避的退路。”白衣老者见王敬滑溜得很,几个火球砸到他身上只是炸破了衣服,流了一点点血,伤害可以忽略不计,心也焦急起来。这里战斗如此激烈,万一被过来的修士碰上抓住现行,他们黑白双煞在附近就没发混了。

    就在一只蟑螂再次飞向他的脖子时,白衣老者不管不顾,仍然操控飞剑对王敬追杀着。

    只听“噗””的一声,白衣老者喉咙处出现了一个血洞,眼看活不下去了。他双捂住颈部,掌边缘漏出一把飞剑的柄。原来那个蟑螂是飞剑所化,在他以为还是灵气所化不屑一顾的时候,飞剑已经深深刺进了他喉咙血管。

    白衣老者发出“哼儿哈儿”的一声怪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老大!”黑衣老者悲苍的大喊一声,取出一件充满灵气的符篆,符篆上画着一块金色砖块,是修真界难得一见的符宝。

    “小子,我要让你陪葬!”黑衣老者双眼血红的吼道。

    只见他不顾王敬的攻击,盘膝而坐,迅速向符篆输入灵气,对王敬的火球符和幻术攻击不管不顾。王敬操控的飞剑和火球符攻击到他身上,都被他身上的盔甲卸开了,拳打脚踢也不管用,像打在棉花上有一种无力感。虽然盔甲渐渐失去光泽,但在他的符宝灭杀王敬之前肯定破坏不了的。

    王敬无奈之下,只好再次取出碎魂弓,因为单独灌注神念时间有点久,眼看对方的符宝就要激发成功了,他忍痛使用碎魂弓配套的箭矢。张弓搭箭,嗖的一声,箭矢射在铠甲上,噗的一下飞走了,但是箭矢传导的神念攻击已经透过铠甲,破碎了黑衣修士的神念之海。

    黑衣修士嘴角流出一串血水,眼神渐渐暗淡下来,头一歪,倒在地上没了气息,已经激发成丈许大小的的金砖符宝,没有灵气的继续支持,化作一张符纸,掉在地上自燃了起来。

    在生死关前走了一圈,王敬冷汗直冒,无力的靠着山洞石壁坐在地上。这一箭虽然激发的时间短,耗费的神念竟然比不用箭矢还多一倍,王敬现在已经是神念耗尽,昏昏沉沉了。

    查看了一下天魔戒指的探查范围,见附近没有可疑的红色光点出现,赶紧将神念探进魔灵天果树下,闭目打坐起来。

    此役,可谓是王敬云灵印秘术修炼有成以来最凶险的一次战斗,最大的失误是错误估计了碎魂弓所需的神念能量和真正战斗的激发时间。

    那个美貌少妇也端的可恶,说好是一次耗费修士的分之一的神念,以自己堪比筑基初期的神念,竟然差点一次就被吸干了。现在想想她口的那个修士,应该就是那个神魂强大的筑基后期炼器高吧,少妇不说明此点,估计也是担心此弓使用要求过高,让有灵石的修士望而却步。

    幸亏自己神念远胜寻常炼气十层修士,否则就是碎魂弓尚未射出建功,自己就被它吸成了人干。看来以后不熟悉的强**器法宝还不能轻易动用,如果不能一击灭杀对,此时他多半成了黑脸修士的剑下亡魂。不管怎么说,花两千八百灵石保住了两次性命,怎么算都是划算的。

    此处经过刚才的大战,发出了惊天动响,估计有心人会来探查的。王敬不敢久留此地,等恢复了小半神念,有了一定自保之力之后,就祭出聚魂瓶,收了山洞零零碎碎的灵魂能量,交给戒指的天魔女炼化吸收。接着取了个修士的飞剑和储物袋,丢下几个火球毁尸灭迹之后,就踏上飞剑乘着夜色向火云宗飞驰而去。

    王敬一路飞行一路修复神念,碰到修士就远远的避开,为了人身安全走了不少弯路。五天后,回到火云宗的时候,他的神念恢复了八成,脸色已经差不多恢复了正常。按正常程序消掉外出记录之后,王敬去勤务殿后的交易场所逛了一圈,购买了大量高级空白符纸和上品丹砂,匆忙回到自己房间安心闭关。

    两个时辰后,王敬的法力和神念都恢复到了巅峰,这才有空查看路上收获的个储物袋。个打劫的倒霉鬼已经死亡,储物袋上的神念自然消失,神念探进去很轻松的就倒出了物品。

    分不清谁是谁的储物袋,王敬把所有物品倒在地上,按灵石,丹药,法器,材料,功法分门别类堆放。共计获得下品灵石两千百块,品灵石十块;聚灵丹两瓶,请灵丹一瓶,回气丹瓶;下品法器二十八件,品法器十二件,上品法器六件;玄铁一块,青梅石块,风铜两斤,拳头大的不知名矿石五块。

    功法玉简有十几个,五花八门,都是炼气期的基础法诀。其土系功法玉简一个,内有土墙术,土遁术,陨石书个法术;水系玉简五个,包含有水箭术,水罩术,水龙术;金系法诀玉简有坚固术,锋利术,不能单独使用,只能辅助法器提升强度和攻击力;火系法诀玉简有火球术,火墙术,火龙术;木系法术玉简有木剑术,缠绕术,囚笼术,回气术,法术虽多,攻击力最弱,主要作用在困敌上面。

    这些物品东西单件值不了多少灵石,加在一起不下一万灵石。王敬挑了一把上品火属性飞剑和一把金属性飞剑,玉简各留了一份,和丹药、灵石、不知名矿石都放进了天魔戒指,让天魔女代为保管。

    其他物品都交给了红杏,让她将这些物品按五折价格处理给债主,差不多可以还清十几个朋友的借账。红杏收到如此多的物品惊讶得合不拢嘴,半天后才笑骂道:“你小子这几天不见,不会是穷疯了,跑到外面去打劫去了吧?不然哪来这么多物品?”

    王敬不想红杏等朋友担心自己的安全,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嘿嘿的笑着说道:“到坊市去买些东西,回来看到有人打劫,他们同归于尽,我捡了个现成。没什么好惊讶的,人品好而已,师姐下次有这种想法可以跟着我,保证能捡到比这更多的储物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