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牛气冲天

    “有些朋友还担心你去了试炼回不来,为借给你的灵石默哀过了,没有指望你归还。想不到你一出就是五折优惠,受到你的回报,分了几件上品法器的朋友,反而增强了自己的实力。”红杏摇头叹息道。

    她对王敬越来越看不透。这个灵根混杂小师弟,入门年时间,不但学会了高超的制符术,修为还提升了六层。看他张口闭口借灵石的,转眼间就变得比同阶修士富有。他长得很帅,为人也很好,修炼有天赋也很努力,如果能和他结成双修道侣,将来,将来,哎呀,羞死个人了,怎么尽想这些!

    红杏俏脸一红,拿起王敬给的储物袋,飞快的跑了。王敬感到莫名其妙,好好的红什么脸,跑什么?我不是大灰狼,会吃了你。不过看着美女扭动腰肢跑步的样子,真是一种享受。

    王敬嘿嘿笑着欣赏美女,知道她的背影消失才转身回到房间。此次外出,意外收获竟还了那么多债务,真是不枉一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反击战。如今只欠红杏、顾静芳、秦筱贞几女不足五千灵石,试炼归来,肯定可以轻松还债。当然,师父的赠丹和大师姐抵押令牌这笔人情债,他想等试炼结束后慢慢归还。债主肯定怕借债的死了,心要祈祷他长命百岁的,被两个绝色美女惦记着,也是一种美事,别人想都想不到的。

    王敬有了天魔戒指十倍速度恢复神念的强大后勤保障,在恢复法力的时候不吝惜的吸收品灵石,他炼制符篆的效率提高了五六倍。到进入禁地的休整时间结束时,他炼制了五张天雷地火符篆,百张低阶火球符篆。

    在此期间,王敬抽空酿制了一壶低等玉液琼浆灵酒,喝一口就可以完全补满损耗的法力。虽然花费了他五千灵石的灵药费用,在试炼禁地的作用肯定比五千灵石好,说不定能在关键时刻救自己一命。

    试炼出发的前一天,王敬参加了几位有资格进入禁地的朋友聚会。这几天宗门酒楼天天爆满,红杏托人走后门,好不容易才预定了一个包间。

    王敬到达时,包间里已经坐满了美女,酒桌上摆满了灵果,灵菜,灵酒,众人正在兴奋的谈论着试炼的事情。

    “几位美女师姐,师弟来晚了,自罚杯。”说着就端起一杯倒好的灵酒,仰头一饮而尽。

    “这灵酒我们平时也不舍得喝,你自罚杯是占我们的便宜,要是真的有诚意,这顿饭你请客。”李卫婷抬头看着王敬放下酒杯,连忙笑着说道。

    “对,对,我双赞成。”秦筱贞连忙举起一双玉,嘻嘻的笑道。李卫婷的提议得到了在场多数美女的响应,只有顾静芳和红杏笑而不语,连忙给王敬准备座位。

    “难道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师弟现在是万红丛一点绿,你们应该呵护爱惜啊。”王敬嘟嘟嘴,委屈的说道。

    “切,人家火云峰师兄向我们献殷勤我们还不接受,你别身在福不知福,还要本仙子倒贴。”李卫婷向他翻着白眼,哼哼的说道。

    王敬夹起一块灵菇满足的品尝着,斜着眼睛笑道:“小妮子思春了吧,火云峰弟子修为虽然不错,哪有本公子一枝梨花压海棠的风姿?”

    “你才思春呢!”李卫婷气得俏脸微红,抓起桌上的一个灵果向王敬砸来。

    王敬伸接过灵果,轻轻的咬了一口,清脆可口,甜美多汁,还有一股淡淡的灵气。他一边吃着灵果,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多谢美女赠我灵果,吃在嘴里,甜在心里,没有半句虚言。”

    “师弟,如果这么多师姐同时做你道侣,你能行吗?”秦筱贞媚笑道。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不行也得行。”王敬满脸浩然正气的说道。

    “哎呀,这满天飞的怎么都是牛啊。“李卫婷咯咯娇笑道。

    “小师弟牛气冲天,被他吹的呗。”

    “是不是吹的,试试就知道,要不你先来?”王敬抿了一口灵酒,望着秦筱贞哈哈大笑道。

    “我来了,你咋的试?”秦筱贞靠了过来,一挺**,调谑道。

    “我这人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嘴上刻薄,但是我真心的是想。。。吃你豆腐啊。把豆腐拿出来吧。”

    “豆腐没有,豆浆有,喏,自己来磨,保证新鲜可口。”秦筱贞把饱满的**凑了上来,媚笑道。

    王敬没想到现在女修都那么大方,是不是自己太纯洁了?这么多人在旁边看着,还真的下不了啊。他看着道袍上口露出的两团白腻,吞了吞口水,长叹一声:“唉,还是喝灵酒吧,酒壮英雄胆,豆浆留着以后穷的时候慢慢喝。”

    “你还英雄了呢,送上门的豆浆都不敢喝,下次别在我面前吹了。”秦筱贞得意的晃动着一对**,得胜后班师回坐,惹得顾静芳等人一阵哄笑。

    “好了好了,人都到齐了,别顾着斗嘴,大家来一起喝一口。”红杏举着酒杯,站起来对大家说道。

    修仙高人淡情寡欲,整日闭关修炼,只为了破碎虚空,与天地同寿。可是据王敬所知,绝大多数修士还是未到寿元耗尽而死,不如有花堪折直须折,过得精彩快乐才是最好,他非常享受现在的感觉。

    “来,大家扪一口。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王敬一扫刚才的挫败,举起酒杯,豪情万丈的说道。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秦筱贞嘴角含笑,举着酒杯,对着王敬轻轻晃动着。

    王敬假装没听到,将杯灵酒一饮而尽,又飞快的给自己满上,一副忙碌的样子。

    众人频频相互劝酒,兴奋忘记了担忧,互相说着祝福的话,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豪情。

    席间谈及禁地缘,秦筱贞因为修为只有炼气八层,没有夺得进入禁地资格,担心错过最佳筑基时期,有点愁眉不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