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山中寻仙

    怪石嶙峋的山上,两个稚气未脱的少年正在大口的喘着粗气。他们背着长弓和箭壶,衣服破烂,身上脸上还有几道新鲜的血痕,手里各自拎着一个小包袱和一根光秃秃的木棍。

    这二人正是王敬王哲兄弟。他们在茶坊听了仙人韩立的故事后,动了寻仙之心。从说书先生那里打听到蕲州城附近的阴山有远古仙人传说,便瞒着家人,偷偷来此寻找仙缘。

    “王敬,我们在阴山山脉辛苦地快找了三个月了,各种山洞进了无数个,几乎丧命的危机也碰了不少。除了碰见不少毒虫猛蛇,半个仙人的踪迹都没有,不如现在回去吧。”王哲轻轻放下包袱和木棍,揉着有些酸痛的小腿,有点泄气的说道。

    “再最后找找吧,都寻找了三个月,也不急于这几天回家。”王敬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嘿嘿的笑着劝说道。

    “这句话你都说了快两个月了,不知道要说到什么时候为止,不知道家里人要急成什么样子。”王哲一屁股坐到地上的一块平整光滑的石头上,不满的埋怨道。

    “放心吧,我们出门时都留言了,干粮火镰箭矢准备也很充分,他们知道我们的身手,在荒山野岭生存个几年不成问题。这三个月我们走过了阴山山脉的千山万水,你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同吗?”王敬眯起双眼打量着此处光秃秃的山体,疑惑的问道。

    “能有什么不同,不就是石头多了点,树木花草少了点,没有见到一只野兽吗?”王哲憋憋嘴想也不想的说道。

    “古人说事出寻常必有妖。我感觉这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危险,说不定就是传说中的仙人在此给我们造成的威压。”王敬一拍大腿兴奋的说道。

    “你想得美,我怕是龙潭虎**,是你葬身此处的穷山恶水。”王哲扁扁嘴,精神萎靡的反驳道。

    “睥屁屁,乌鸦嘴。快吐口吐沫涂到手上,按在你的木杖上说,童言无忌。”王敬瞪眼骂道。

    “去,你才童言无忌。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野兔也没有一只,我难道说得不对吗?”王哲白了王敬一眼,嘿嘿的笑着回答。

    “嘎,嘎”

    正在这时,一群南归的大雁排着人字形,从远处快速飞来,向他们越飞越近。

    “你看,没兔子不是有鸟吗?我们射只鸟做午饭吧,饿死了。”王敬从箭壶里抽出一只白色的羽箭,搭上长弓,开始做射箭准备。

    “切,你射只跑不动的山鸡还差不多,这种高高在上的大雁也是你能射中的?你要是射下了一只,我就生吃了它。”王哲伸了个懒腰,瘪瘪嘴不屑的说道。

    “你一个人生吃,想得美!我们在这个光秃秃的大山上转了两天,这是第一次见到活的东西,要吃也是烤着分吃。”王敬对着大雁飞来的方向,头也不回的说道。

    “啊啊~~”

    就在他们为大雁是生吃还是烤着吃争论不休的时候,大雁群突然发出一阵惨叫,接着在离他们不足三里的地方一头栽了下去,惨叫声戛然而止,让人毛骨悚然。

    光天化日之下,一群高高飞在天空的大雁说不见就不见了,还真是太奇怪了,兄弟两吓得小脸惨白,额头又流出了豆粒大的汗水,这次是冷汗。

    “莫非真是仙人在做法?”王敬盯着大雁消失的地方,惊喜交加的喃喃自语道。

    “说不定是大怪兽,一口吞了他们。”王哲脸色惨白,双腿发抖,冷汗很快打湿了他的衣服。

    “找了那么久,看到了希望,我们还是去看看吧,说不定这次是真的碰到仙人了。”王敬惊吓过后,兴奋的说道。

    “好吧,不去看看你也不死心的,说不定还要找到过年去。”犹豫了一会,王哲脱下汗水浸湿的衣服,无奈的说道。

    “大雁掉下去的地方离此不远,也许有危险,我们还是先吃饱喝足,养精蓄锐之后再过去吧。”王敬从包裹中取出水袋和面饼肉干,分给王哲一半,接着自己就狂吃起来。

    面饼是他们用猎物和山中的猎户换来的,肉干是他们自己制作的,这三个月来都是吃这些东西,都很腻了,为了维持体力,也只好将就着。

    半个时辰后,他们精神饱满的向那个山头爬去,一路上硬是没有看到一只活物,连最常见的野兔山鸡都没有发现,动物尸骨也没有见到一只。两人边走边低声的聊着什么。

    真是看山跑死马。明明不到三里的距离,他们还是奋力爬行了两个时辰,手指都磨起了血泡,除了背后的弓箭和包袱,木棍早就变成累赘,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二人汗流浃背,脚酸手软的爬到那座陡峭山峰的半山腰处时,王敬骇然发现,那里背阴处有一个巨大的山洞。洞口直径约方圆五丈许大小,洞壁光滑,一尘不染,仿佛有什么东西长期在上面摩擦。洞里几丈深处就光线暗淡,里面深不可测,丝丝寒气不断冒出。

    刚刚走进洞里,王敬二人的浑身热乎乎的汗水立即就变得冰冷了,不由一阵战抖。

    “洞里如此光滑,一定有巨大的野兽进出吧,刚才的大雁群可能就被这个山洞吸进去了。我们是进还是回去?”王哲脸色发白的的盯着洞口,颤抖的问王敬。

    “都花费了如此大的精力才找到了此处,如果不进去探查一番,岂不是浪费了几个月的辛苦时光,一寸光阴一寸金啊。”王敬双眼大大的盯着黑漆漆的洞口,心中满是兴奋。

    片刻之后,王敬压制了心头的激动,回头对王哲认真的说道:“如果你不进去,我就一个人去,你自己回家吧。如果我死了,也不要让我家人来这里寻找,免得一家人都折损在这里,没了我,他们要仙缘也没用。”

    王哲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想了良久才把头一点,拍着胸部道:“进去,谁叫我是你堂兄,要是把你一个人丢在这荒山野岭,回家你父亲还不剥了我的皮啊。”

    “嘿嘿,你的向道之心可不坚定哦,小心仙人从洞里早就看出了。”王敬听到王哲也跟进去,自然心中欢喜了许多,毕竟这种黑暗的地方说不怕那肯定是骗人的。

    二人在洞口休息够了,就从包袱里找出一块旧棉布,用棉布包裹着拳头大的一团油脂,用随身带的铁丝捆绑牢固,做成两个简易的火把。然后将其中的一个用火镰小心的点燃起来,一个拿在手中备用。二人举着黑烟翻滚的火把,一步步向山洞里面走去。

    一般的山洞是前宽后窄,走几步就有一条裂缝,下面是水沟,危险得很。这条山洞却非常怪异,先向上走了十几丈,然后是缓缓向下走,洞口尺寸却还是方圆丈许大小,丝毫不见减小半分,而且石洞里还干燥异常。。

    他们扶着山洞石壁,深一脚浅一脚的摸索前进。小半个时辰后,大约走了三百五六十丈深,估计到了山脚,听到了洞里面的叮咚泉水声。洞里面更加寒气逼人,二人脸上结了霜花。洞里有一层薄薄的水流,湿滑异常,不注意还容易滑倒。

    又一炷香过去,王敬二人战战兢兢地来到了一片干燥的平台,平台后面是一个宽阔平滑的大厅。大厅入口有一层怪异的五彩光帘。摸上去柔软的弹性十足,拳头用力推进了两三寸深,拳打脚踢外加牙齿啃咬,折腾半天也不见光帘破裂。人根本无法进去,不知道那些消失的大雁是不是进入了其中,让王敬百思不得其解。!!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