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离开

    此湖开始叫做五山湖,后来人们觉得五座山沉没湖底不可思议,湖边又有姓武的人家,就改成了武山湖。

    王敬不吃不喝在山头上静坐了一天一夜,想着未来的路如何走。以前是觉得惩罚贪官污吏为首任,遇见魔魂后眼界大开,发现继续寻找仙缘开启戒指,飞升仙界神域才是毕生追求。

    日落又日出,浑然不觉。直到第二天下午觉得腹中饥饿,王敬这才纵身飞下山头。在小溪边的树林中,他折了一根手指粗细的树枝,用生锈的匕首砍成两寸长短。将其中一节树枝在手中抛了几下,对着三丈远的一棵碗口粗的松树射去,结果树枝如飞箭一般,深深扎进树干,只露了一个半寸的小头。

    “嗯,我现在已经具备摘叶飞花的功力,打猎再也不用普通弓箭了。可惜现在没有火种,要不然现在就可以坐下来吃烧烤了。”

    王敬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自语道。

    又削了几根短书剑放在怀里备用,看着头顶渐渐偏移的太阳,辨明回家的方向,王敬向家一路狂奔。草丛中一只灰色的兔子被惊吓了出来,王敬掏出一支木剑,神念锁定奔跑兔子,挥手之间,木剑扎中兔子的前腿,将它牢牢钉在地上。可惜火镰早就用完,无法生火,王敬不喜欢茹毛饮血,只好拧着兔子继续赶路。

    王敬奔行如飞,一个时辰行走了将近百里山路,遇到山鸡野兔,顺手抛出树节,百发百中。天色黄昏之际,他背着十几只山鸡野兔,疲惫不堪的行走着,越走越慢。翻过一道山坡时,发现对面的山谷有一处小桥流水人家,低矮的茅草房顶正冒着炊烟,不由心中大喜。

    “敢问屋里有人吗?”王敬站在篱笆门外,对着茅屋大声喊道。

    “原来是一位小小兄弟,莫非山中迷路了?如果嫌弃茅屋简陋,还请进来休息一晚吧。”一个三十多岁的健壮汉子从屋里走了出来,打开虚掩的篱笆门,对王敬和善的说道。

    “如此就多谢大哥,给你添麻烦了。”王敬腼腆一笑,随着大汉进了茅屋。

    屋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穿着青布裙钗,正在厨房做晚饭,锅里冒着热气,散发着米饭的芳香。王敬几年未吃过饭,突然闻到饭香味,肚里立即咕咕的唱起了空城计。

    “哥哥闻到娘亲做的饭菜香味,想吃饭了。”听到声音,王敬这才注意到灶台后面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闪着黑溜溜的眼睛,对着咯咯的笑着。

    “小丫头也不懂礼貌,快给哥哥倒杯热茶,再准备一双碗筷。”女人对王敬点点头,歉意的笑了笑,转身对小女孩吩咐道。

    “本来就是嘛,我都听到了。”小女孩一边倒茶,一边小声嘀咕道。王敬一时觉得好尴尬。

    辛亏那大汉摆好了饭桌边的座椅,来请王敬就坐,接着寒暄了几句,方才化解的尴尬。

    那小姑娘端来茶水放在王敬面前的桌上,对着他挤眉弄眼,捉狭的笑着。王敬客气了两句,端起茶碗,将温热的茶水一饮而尽。没想到一碗茶水下肚,腹中又是一阵雷鸣,小姑娘忍俊不禁,一下笑了出来。

    “小兄弟请用饭,这死丫头平时没见过生人,你别介意啊。”

    “耶耶耶!”小姑娘伸出小舌头对着妈妈做着鬼脸,王敬看了莞尔一笑。

    善解人意的村妇连忙给王敬端上米饭,和一大碗青笋炖兔肉,让王敬先吃,接着一家人围在桌边坐着,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王敬狼吞虎咽的吃着香喷喷的饭菜,一边含糊的点头应着。

    原来那男人叫王民,女人叫苏小小,本是一个世俗门派的师兄师妹,因为两情相悦却遭他人暗算,只好逃入深山避乱,隐姓埋名多年,靠打猎维持生计偶尔去城里换些油盐布匹。活波可爱的小丫头正是他们的掌上明珠王琴,今年刚满七岁,从未见过外人,被父母宠惯了,所以童言无忌。

    王敬感觉王民一家人淳朴善良,饭后也微微说明了来意,用春秋笔法隐去了魔魂一事。

    “大哥是大门派的弟子,在江湖上见多识广,可听说过凡人修仙的传说?”王敬一边喝着饭后茶,一边热切的问道。

    “早年我跟随师傅路过万里之外的黄冈城,听说那里有不少修仙家族,街道上还有卖修仙者物品的店铺。不过我们肉眼凡胎,看不懂那些物品和我们的物品有什么不同。一块黑乎乎的铁矿居然比黄金还贵很多倍,真是想不通。”

    说起修仙者的事情,王民口若悬河,非常健谈,将看到的,听到的。最后连自己感想的都全部说了出来。

    其实王民所知有限得很,毕竟他是凡人,仙凡两隔,不是熟悉的根本不会来往。听王民对黄冈城的描述,王敬已经暗暗决定,回家探望父母之后就去走一趟,说不定那里可以解开戒指的秘密。

    苏小小找来她老公的衣服给王敬换上,为他端上一碗山中的野葡萄让他品尝。王敬换好衣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这龙眼大小的水果,酸酸甜甜的,是他进入阴山山脉吃得最香的一次,多年以后也难以忘怀。在山洞里那些年,王敬吃腻了魔魂为他准备的飞禽走兽,如果不是为了生存,真想绝食自杀。

    第二天一早,王敬吃过苏小小和王琴准备的野菜稀饭之后,详细的打听了附近的情况,以及去往蕲州城的路线。

    小丫头站在篱笆门边,漂亮的双眼含着泪花,娇怯怯的问道:“大哥哥,我们还能见面吗?”

    王琴昨天和王敬混熟之后,缠着他讲故事,王敬舌吐莲花,将小时候的调皮捣蛋的事情说得天花乱坠,将小姑娘逗得咯咯笑个不停,最后闹得难舍难分。

    “人生何处不相逢,若有缘,有缘还能期待明天。”王敬留下所有的山鸡和野兔,取了一个火种和一些盐巴辣子等调味品,挥手告别后就再次上路了。

    这一次短短的相逢,让王敬心里充满了温馨的回忆,更加想念家的味道,不知道父亲和母亲身体还好吗?家里的食物是否够过冬用?不知不觉间,他的脚下加快了速度。【本站手机app阅读器上线了!阅读器同时支持免费在线阅读、离线阅读,小说阅读爱好者的必备阅读神器。免费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