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动手

    也许王敬的体质改善得太过惊人,他只花两天时间就走出了阴山山脉。路上的豺狼野猪,山鸡野兔,碰见他之后非死即伤,背上的猎物越来越多。后来猎物太多实在不好拿,王敬只是剥皮取精华,血肉都丢在了小路之上的明眼处,也许有路过的猎人能够捡取补贴家用,也算顺手做了点好事。再后来,王敬身上背满了大大的一捆野兽皮毛,看到野兽,只要不招惹他,他懒得动手,直接一跃而过。

    王敬背满野兽皮毛走进蕲州城的时候,被人当做怪物指指点点。

    因为他背的兽皮实在太多了,除了野鸡的漂亮羽毛,其他的野猪,豺狼野兽皮毛都是捆在一起,足有上百张。而且剥皮手法粗鲁,上面还有很多血肉。虽然现在是冬季,也散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

    要不是想给家里换点银子补贴家用,王敬早把这些东西丢在阴山山脉中了。幸亏他三年前和父亲一起来卖过野兽,知道野兽皮毛买卖的店铺位置。在全力奔行下,一炷香时间来到了一家野兽皮毛店。

    此时已经进入冬季,野兽比较难以猎杀,所以店铺的生意很清淡。

    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头正裹着厚厚的棉袄趴在柜台上睡觉,听到屋里的动静,方才不情愿的抬起头,眯着朦胧的睡眼,恼怒的问道:“谁这么大的动静,还要不要人休息一下啊?”

    “老板,你这里还收各种野兽的皮毛吧?”王敬把身上的巨大包裹往地上一丢,擦着额头的汗水,响亮的问道。

    “兽皮?啊,好多的兽皮!莫非我在做梦?”老头掐了掐自己胖乎乎的肉脸,喃喃的说道。

    “刘掌柜,你的大生意来了,不要欺侮人家是个小伙子哦,这可是几百斤的皮毛,人家扛着跑得飞快,要是敢黑他,当心人家拆了你的铺子。”门口围着一堆看热闹的,其中一个花白胡子的老者笑哈哈的提醒道。

    “方老,你当我刘富贵是黑心商人啊,我这富贵山庄可是出了名的公道。小伙子,你这些皮毛是全卖还是卖一部分?”

    刘福贵见真是生意上门,立即精神大振的跑了出来,那速度估计可以甩掉两斤肥肉。对看热闹的老者回过话后,就向王敬问其买卖来。

    “全卖,你看看值多少钱?要是敢黑我,我不介意像那位方老说的那样拆了你房子。”王敬看着胖乎乎的老板,神态不怒自威。

    “小老儿岂敢瞒你,诚信做生意而已。”

    胖老头伸着胖乎乎的手指,熟练的翻着各种兽皮,脸上满是浓浓的笑意。

    “这些皮虽然很新鲜,但是剥皮的手法生疏,破损了不少,就按统一价给你吧,兔皮一张一钱银子,狼皮一张五钱银子,狐皮一张一两。。。。。。,总价是八十三两八钱,算你八十四两怎么样?你银子携带不便,给你八张十两的银票,四两散银吧。”

    胖老者一番统计之后,报出了一个还算公道的价格,忐忑不安的问道。

    “就依老板的意思办吧,请快结账,我还有急事。”王敬经过这次顺路捕猎,容易得让高级猎人仰望,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满足于平凡人的生活了,这点小钱多一两少一两还真不看在眼里。

    “小子,你胆子够大的啊,竟然敢把我们兄弟的猎物偷到这来来卖。留下四两赏给你跑腿费,其他八十两还给爷爷我,否则让你血溅当场。”

    正当王敬接过掌柜的银票时,两个脸带伤疤的汉子挡住了出路,他们身材高大健壮,太阳**高高坟起,看来是久练功法的好手。双手叉腰,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听到伤疤汉子的说话,掌柜和老者都不敢言语,想来平时没少遭他们欺负。

    “你说我刚才卖的猎物是偷自你们的,那我问你,刚才有多少只山鸡爪,有多少张兔子皮,有几斤野猪刺?”王敬把银子往怀里一揣,不屑的说道。自己好歹是要修仙的人了,还怕什么这些世俗的流氓,不拿他们练练手,那山洞里三年苦白吃了。

    “老子管你偷了多少东西,拿了多少出来卖,给你两个选择。你是把银子留下走人,还是留下银子再躺着出去?”左边的刀疤脸卷起袖子,阴森森的笑道。

    “你们两个大人欺负小孩算什么英雄,赶快让他们走,不然影响我们店信誉我要报官了。”掌柜的见两个刀疤脸要真的动手,不由出言警告。

    “蕲州城师爷是我姐夫,昨天我们还一起吃饭喝花酒,他们前脚把我抓进去了,后脚就得客客气气的把我们送回来,倒是这偷我猎物的小子进去之后,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那左边的刀疤脸得意的说道。“小子愣着干啥,选择好没有!”

    “小爷当然是带着银子走出去,如果你们再挡住我的道,我不介意让你们体验一下地板的冰凉。”王敬邪邪一笑,无所畏惧的向两个壮汉走了过去。

    “哈哈,老二,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吧?”左边一个大汉猖狂的对右边的壮汉笑着。

    “昨夜陪两个小娘子聊天太晚,还是刚刚起床,没看到今天太阳升起的方向。不过,我们有义务教训一下这小子,让他明白东方红,太阳升的道理。”右边的壮汉哈哈笑着回答,看到走近的王敬,抡起钵大的拳头,快如狂风般的照着王敬的脸上砸来。

    王敬承受灵液伐骨洗髓的痛苦之后,精神力变得异常强大,那砸来的拳头在他眼里变得异常缓慢。王敬轻轻偏过头,侧过身子,右手抓住壮汉的手腕顺势一带,那壮汉就如小孩玩具一样砸到柜台边,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

    “好小子,你竟敢在爷爷面前玩偷袭?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左边壮汉见弟弟莫名其妙的被王敬一个照面丢了出去,立即掏出腰间的匕首向王敬扎了过来。

    “哼,既然你对我动了杀心,我也不会吝啬给你留个记号。”王敬不动如山,等匕首到达胸前三寸时,五指用力抓住对方的手腕,匕首不得寸进。王敬再默运暗劲,微微收拢手指,只听到骨头粉碎的声音啪啪作响,手中的匕首立即掉落地上。那壮汉立即冷汗淋漓,口中惨叫不已,一边左手化掌来自救,一边竟然还对着掌柜喊道:“死胖子,这小子就是最近蕲州城的惯偷,今天被我抓个正着,还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还不赶快去向我姐夫报告。”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还在因为广告问题而烦恼吗?out了你,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