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见妖灭妖

    王敬被黑熊一拳打飞十几丈,心头气血翻腾,一下忍不住,狂吐了几口鲜血。正在地上驴打滚躲避黑熊的继续攻击之时,听到天魔戒指传出的天魔女的焦急提示之音,不由心大喜。

    王敬一拍脑门,暗呼一声“笨蛋!”连忙将修罗蜘蛛释放了出来,及时用神识传达了作战计划。

    修罗蜘蛛刚一落地,立即张开小嘴吐出一张粉色丝网,紧紧的缠住了熊妖的双足。老熊左冲右突,虽然崩断了几根蛛丝,短时间内却挣不开弹力韧性非常强的细小蛛网。

    黑山老熊伸出双蛮力撕扯,也仅仅是多撕裂了几处,把蛛网拉变形,松就变回原样。蛛网还缓缓散发出一股粉色烟雾,淡淡的香甜味道,让妖熊情不自禁的吸入更多,吸入粉色烟雾之后,妖熊的法力在缓缓凝固,让妖熊行动暂时变得迟缓。

    乘此会,王敬持碎魂弓快速念动咒语,待弓弦储满灵魂能量之后,立即冲上了黑熊的肩膀,迅速激发碎魂弓符,对着黑熊的头颅狠狠的拉动碎魂弓之弦。

    “翁”的一声闷响,一道绿色光影钻入了黑熊的脑门,接着黑熊“啊酷”一声短暂的惨叫,之后就停止了挣扎,窍流血起来。刀枪不入的一级顶阶妖兽被碎魂弓震得魂飞魄散,几个呼吸之后轰然倒地,激起满地尘土,就此陨落。王敬因神念耗费过度,也头晕眼花的从熊的肩膀上跌落,差点被倒地的熊掌压成肉饼。

    挣扎着服用了几颗灵丹,让修罗蜘蛛和紫玉蜂皇护法,王敬盘膝调养了半天方才恢复了法力。因为黑山老熊体型过大,神念不足以将它整个收进天魔戒指,王敬只好用上品飞剑解刨熊妖的**。这熊皮糙肉厚,坚韧异常,体型有十几丈大小,王敬花费了整整半日的时间,才才将它切割成数十个小块,运进天魔戒指堆成了一阵肉山。

    王敬将有用的熊皮放到一边,准备外出后请人炼制数十件皮甲法器出售。至于黑山老熊领域内的墨玉木耳,数量多得惊人,成熟的百年以上的竟然有八百朵,半成熟的和花蕾有上万朵之多。领主已经被消灭,那些属于他的灵物都成了王敬的囊之物,自然不客气的全收进了戒指,只留下一些根系让其得以继续成长,以待后面的有缘人。

    收获完所有的墨玉木耳,王敬在树林里捡到了几只储物袋。因为年代久远,法器都已经成了废铁,玉简灵药一碰就化成飞灰,只有几十块灵石可以使用,也算是雪送炭了。

    王敬取出一些黑山老熊的肉块,加在火堆上烧烤,油脂滴在火堆上发出呲呲的响声。半日后,肉香四溢,王敬大快朵颐,又取出添加了紫玉蜂皇浆的玉液琼浆灵酒,美美的喝了一口,方才打坐修炼。

    有了紫玉蜂皇浆做药引,王敬的神念两天就恢复到巅峰,法力也有了一丝增长,离炼气期十层又近了一分,也许这次禁地试炼结束后,兑换了筑基丹就可以尝试筑基了。

    此后的月余时间,王敬带领数千只紫玉黄蜂,横扫小半个禁地。见妖灭妖,见药采药,遇矿挖矿,收获是寻常修士的几百倍。其也遇上了几个不长眼的修士,他们是驭兽宗的核心弟子,组队来打劫落单的其他宗门弟子,均被王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灭杀。

    天魔戒指又凭空多出数百低阶灵石,和几块品灵石,王敬布置聚灵阵起来更加得心应,不在乎灵石的消耗,法力也是日益精纯。聚魂瓶的灵魂能量也越来越多,除了维持天魔女的正常修复身体消耗之外,现在还略有盈余,可以缓慢的修补天魔戒指。

    王敬绝不浪费,对于一些神念修为低下的妖兽和修士,他照样使用聚魂瓶来收集灵魂,避免其自然溃散在空气之而浪费。而且王敬还发现,高级妖兽的灵魂比低阶的能量充足,修士的神魂能量比妖兽的能量充足更多。

    一日,王敬来到一个数十丈大小的厚厚冰层覆盖的池塘边,池塘附近百丈都覆盖了一层冰霜,经年不化。根据宗门提供的地图,此处名为寒玉池,池内生有寒玉苔丝,是炼制筑基丹的一位主药,也是炼制防止神魂入魔的高阶清明丹的主药。不过寒玉池上面冰冻尺,非极热法术不能破除,寒玉池冰冷刺骨,没有特效防护法器,入水之后不久就会血液凝固,被池内的寒冰魄吞噬神念,**化作寒玉池内的一缕寒气。

    正在思索如何采集寒玉苔丝时,王敬感应到有其他修士朝这边赶来,连忙闪身躲在一大树上,隐匿身形,以观变化。

    来的是一位秀美的女修,细腰丰胸,亭亭玉立,给人一种美到极致的享受,此女正是百巧宗和他交易冰冻傀儡的温思悦。

    “果然是碧玉寒潭,看这环境,还没有修士来过,此行应该大有收获。”温思悦沿着寒潭观察了一圈,脸带惊喜的说道。

    只见她玉翻飞,片刻就洒出十几个傀儡,其六个持盾牌的防御型傀儡,个持弓箭的攻击性傀儡,激发之后都有一人大小,围着她的身边警戒着。

    温思悦这数月来可能遭受过激烈战斗,她的气息沉稳了许多,傀儡比以前少了个,而且好几个傀儡身上都有伤痕,辅助战斗力比全盛时下降了近半。此女将一条金色丝线挂在一只完好的弓箭傀儡身上,然后坐在地上,念动法诀,操控傀儡进入寒潭之,去冰寒刺骨的潭水寻找寒玉苔丝。

    “果然是好办法,人是血肉之躯怕冷,傀儡是金属制造,比人的抵抗力好多了,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办法。”王敬暗自叹息着。

    时间一分分流逝,温思悦的脸色由迷茫变得惊喜,继而挂满红晕。

    两个时辰之后,弓箭傀儡浮了上来,金色丝线上拖着一长串碧绿的纤细水草,正是王敬欲取的寒玉苔丝。因为神念消耗过大,温思悦俏脸变得惨白无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