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走了之

    “谢谢师姐赐予的灵果,我已经回复得差不多了,如果有这些灵果的种子和幼苗,就赠送给师弟一些吧。当然,如果有成熟的灵果就更好,有多少我收多少,价格你随便开。等我有灵石了就还你,决不赖账。”王敬缓缓从地上站起,望着焦急心痛的顾静芳,咧嘴一笑的打趣说道。

    “师姐的命都是你的,师姐的命都是你救下的,还谈什么灵石,这里装了一些碧玉樱桃的带根幼苗,我本想带回去请人帮忙种植,既然你想要就给你吧。成熟的灵果已经没有了,都在刚才斗法时消耗完了,刚才给你的是最后五颗。”顾静芳意识到自己说话的暧昧,连忙出口解释着,娇羞的红晕布满双颊。

    “此等天地灵物,寻常人难得一见,我居然一次服用了五颗,真是太幸福了。救你也是缘分吧,叫谁看到你这等美女遇到危险,都会舍命相救的。救你不过是举之劳而已,何足挂齿,比起师姐给的帮助十不足一哦。”王敬摆摆,咂咂嘴,回味无穷的说道。

    顾静芳腰间缠了四个储物袋,她将一个小巧的储物袋从腰间摘下,带着一丝娇羞,快速递给王敬。王敬也不客气,接储物袋的时候,还顺便用指感受了一下玉的温润滑腻。

    储物袋到之后,王敬放出神念一探,发现此储物袋里居然有数十株青翠碧绿的幼苗,种类足有十几种,都是禁地一些珍稀的灵药。

    “哇,师姐好大方啊,如此多的灵药说一声就全给我了,非常感谢。”

    “不过是一些幼苗罢了,何须道谢。”想到王敬刚才指碰到掌心的酥麻,脸色红晕不退。

    “我一定想办法让你安心接受我的道谢,有空帮我收购禁地出产的灵药幼苗,有多少收多少,年份不足炼药的灵药也大量收购,灵石你先帮我垫付,绝对不会赖账。”王敬拍着胸部,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不过他看着顾静芳娇羞不已的样子,一脸的奸笑,哪有半点诚意。

    据说很多人都试验过,禁地采摘的灵药幼苗,在外面最多只能存活两年。没成熟的灵药药性不大,只能起个观赏的作用,价值极低,一般弟子都不屑于采摘的。

    对王敬来说,如果能够在天魔戒指催生两年,最低也能达到五六十年的药龄,可以勉强达到炼丹入药的最低要求了。如果用来添加灵酒附加的药性,效果就更能物尽其用,将来必定是修炼的一条捷径,修炼和斗法凭空多了一道保障。这次禁地之行,如果不是有玉液琼浆快速恢复法力,他已经陨落好几次了。

    王敬眨眼间将储物袋变戏法般从消失,偷偷交给了第二元神照顾,让其把灵药都取出,然后把空空的储物袋又还了回去。看着顾静芳欲言又止的娇羞模样,美艳不可方物,心一阵火热。稍稍关注了一下周围情形,他迅速收敛绮丽思绪,关切的问道:“师姐,你怎么被炼器门个修士追杀?其他师姐妹情况如何?”

    “我们火霞峰几个姐妹和你们云霞峰红杏师姐四位相遇之后,就一直在一起寻找灵药。因为我们自知修为不高,斗法能力不强,就不碰那些厉害的妖兽,看见其他修士也是远远避开,专挑那些妖兽等级低的地方搜寻。“

    ”虽然那些地方危险少,有价值的灵药、矿石也少,不过找的人少,搜索的面积大,我们也算大获丰收。上百年的灵药收集了不少,其我服用的碧玉樱桃灵果大概有两百年火候,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在炼器宗弟子的围攻下坚持如此之久。”

    顾静芳稍稍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为了怕错过出禁地的约定时间,我们早早的就开始返回。一路上晓行夜宿,临近禁地关口,路上又碰到了宗门的其他峰几个师姐师兄。人多力量大,我们也扫荡了附近几个比较厉害的妖兽据点,取得了很大的收获。不知道为什么走漏了风声,我们一路行走得小心翼翼,今天一到此处,不想被驭兽宗十几人埋伏。”

    说到此处,顾静芳不禁俏脸惨白,眼尽是愤怒哀伤之色。稍过片刻,调整了一下情绪,才低沉的说到:“云师姐仗着符篆众多,带领大家和他们周旋了数个时辰。这期间,我们有五六个姐妹和八个师兄被他们各个击破,不断被残忍杀死,还极尽凌辱。好几个和他们要好的师兄师姐忍受不了,冲出去和他们拼命,结果了他们分而攻之的奸计。离开云师姐的保护,冲出去的师兄师姐都很快被围攻致死。”

    “还真是蠢,明知不可为而为,不但不能起到报仇作用,反而会削弱自身队伍战斗力,陷队友于危险之。”听到此处,王敬收敛笑意,痛心疾首的骂道。

    “你不知道当时多气人,连我都有冲出去和他们拼命的冲动,幸亏红杏师姐拉住我了。”顾静芳眼角瞟了王敬一眼,心有余悸的低声说道。

    “真是胸大无脑。要报仇不能等实力强大了再报,非要以卵击石才算有义气?”

    “禁地内的恩怨不能带出禁地之外,这是各宗门都协商好的。”顾静芳弱弱的回道。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出了禁地,等他们落单的时候再想办法解决他们,谁知道你们就是在报禁地的仇?我可以说是他们对你见色起意,你正当防卫。不要求所有人相信,只要有一部分人相信就可以了,至少我是相信你有这个魅力的。”

    王敬前面说得头头是道,义愤填膺的样子,最后面一句暴露了他的心声,让顾静芳心如小鹿在撞,心暗自嘀咕道:“这死人调戏美女也不分场合,现在姐妹们都危在旦夕,他还有闲心说这些。”

    “怎么?不服气?不服气我就一走了之了,你慢慢想办法吧。”看着顾静芳低头不语,王敬嘿嘿一笑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