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俏脸绯红

    “师弟身板很弱的,经不住师姐的重抱,到时轻轻的抱那么一下,意思意思就可以了。”王敬收起玉瓶,嘿嘿的笑着说道。本来每人可以得十颗的,现在每人分四颗反而效果更好,真是万万没想到。

    众人在一起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到了夜间,红杏看着王敬疲惫的眼神,不由建议道:“师弟今日刚出关,本应早点休息恢复一下元气,我们打扰了那么久就知足的离开吧,明天不是约好了吗?莫不是你们想连夜回去冲击筑基?”

    其实分发灵药之后,大家都在交流修炼心得,反而是王敬收益最大,要不是真的太疲惫,他真心想和她们彻夜长谈。

    送走红杏几位美女之后,王敬开启房间禁制倒头便睡。毕竟长达半年不眠不休,枯燥的炼丹炼器,让他心里很是疲乏,还是躺在床上睡觉来得放松。

    结果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日上竿,直到红杏来**才起来。

    “师姐来得真早啊,我都没睡足。”王敬揉着睡意朦胧的双眼,假装不满的说道。

    “你再不起来,她们都要走了,不记得昨天的约定吗?”红杏斜了他一眼,皱着鼻子哼道。

    “哦,那你回避一下,我洗洗先。昨天太困,都半年没清理了。”王敬嘿嘿一笑,指着门外,不好意思的说道。

    “昨天临走的时候,你对我挤眉溜眼的,说,到底还有什么事要交代的?”红杏没有往外走,反而大方的坐到了王敬的云床之上。

    “师姐准备什么时候冲击筑基期?”

    “今天聚会之后就开始,我法力早已经圆满,筑基丹已经到,等你的化液丹增加成的成功率,才拖了半年时间。”红杏闻听此言,连忙收敛笑容,正色说道。

    “师姐听说过星月神花丹吗?”

    “星月神花茶听说过,云露峰的吴长老炼制过,听说是半成品,最后收效甚微,得不偿失。这事火云宗的大部分弟子都知道的,听说大师姐还得到过一瓶灵茶。”红杏双目一亮,有些奇怪的问道。

    红杏哪里知道,吴长老那种半成品的星月神花茶差点要了他的小命,不过因祸得福,激活了他的第二元神。现在还炼制成了药力更柔和的星月神花丹,以后慢慢服用,第二元神会很快成长起来的。一旦神念之海的阴影问题解决了,他的神念将有一个飞跃的增长。

    王敬右一翻,取出一个寸许高的玉瓶,笑嘻嘻的递到红杏面前,神秘的说道:“师姐,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谁都不能告诉哦,不然我死无葬身之地。”

    红杏接过玉瓶,疑惑的探入神念,立刻小嘴大张,眼满是不可思议之色,惊喜的问道:“你炼制成了传说的星月神花丹?金丹期的吴长老都炼制失败的丹药,你居然炼制成功了?”

    “是不是成功了,师姐尝一颗就知道了。”王敬嘿嘿一笑,眨眨眼,小声的说道。

    “这等贵重的丹药,别人抢破头都买不到,你说让我随便尝?”红杏听了又惊又喜,不敢置信的问道。

    “这个丹药是次品,不过药性还是有一些,师姐筑基前服用几颗,神念会大涨,进阶更加容易,而且听闻炼气期进阶筑基期,法力和神念都会增长十倍,我想师姐不会等到筑基后再来尝吧。”

    “臭小子,这等珍贵的丹药哪能说尝就尝的,不说炼制丹药的成功率极低,就是炼制的原料也是世所罕见,说吧,这颗星月神花丹多少灵石,师姐买了。”红杏玉紧紧篡住玉瓶抱在胸前,将高耸的胸部也压扁了,生怕王敬反悔的样子。

    “师姐也知道炼制丹药难寻?那是师弟我在血色禁地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从几十只强大妖兽的口夺来的。这些灵药年份都在五百年以上,共计需要九九八十一种五百年以上的珍稀灵药,而且炼制成功率百不足一。“

    ”师姐,你说你的那颗丹药值多少灵石?师弟不会算账,师姐你凭着良心说个合适的价格吧。如果你实在买不起,我找吴长老去,问问他要不要。”王敬脸色一沉,冷冷的说道,将得意之色暗藏心底,看着红杏美女为难的样子,肚子里早就笑翻天了。

    “师弟,这丹药真是贵重,我暂时买不起,担心错过了进阶金丹期的缘。不过我发誓,进阶筑基期后,一定尽力做宗门任务来还债。看在师姐的面子上,就算师姐先欠你一万灵石好吧?”红杏两只玉紧紧捧着玉瓶,脸色时红时白,难为情的说道。

    红杏那娇羞的模样让王敬忍俊不禁,不由噗嗤一声的笑的了出来。

    “笑什么?我红杏言而有信,什么时候说过欺骗同门的话来?现在是真的没那么多灵石,要不,先把我的贴身腰牌抵押给你,再给你立下一个血誓?”红杏俏脸绯红,急的凤目盈泪了。

    “师姐,你赶快把玉瓶藏起来吧,以我们出生入死共度患难的交情,这个玉瓶就送给你了。谈灵石、立血誓的事情,岂不是把师弟我看成贪财小人了。我上次出关让你服用血气丹,就是为了让你服用星月神花丹打基础的,你别告诉我,你把血气丹拿去喂狗了吧?”

    王敬瞪着双眼,假装非常生气的样子大声说道,刚说完就双捧腹哈哈大笑起来。

    “臭小子,你才是狗。害得我刚才准备砸锅卖铁,外加厚着脸皮借债,来交易这灵丹。原来你在玩我,气死我了!这个丹药就算你刚才欺负我,补偿我好了。”

    红杏由悲转喜,跺着**娇嗔的笑骂道,接着玉一翻,就将玉瓶收进了腰间的储物袋里,生怕被王敬又要了回去。

    “师姐,你的心眼也太小了吧,就这么个次品丹药,体积只有黄豆大小,就把你满足得这样?”王敬嘿嘿的笑着说道,又出现了一个寸许高的白色玉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