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到处留情

    “我出一百!”红杏话音刚落,一个注视她良久的矮胖修士就急忙出声叫道。

    “一百灵石,亏你喊得出口,我出一百一。”

    “一百一就想得到红杏师妹的飞剑?我出一百二。”

    “我出一百五。”

    经过一番竞价,飞剑很快被抬到了二百灵石,一个瘦弱的白袍青年最终以二百灵石得到了此飞剑。当他交给红杏一个装满灵石的小布袋,从红杏接过飞剑的时候,还不忘夸赞飞剑几句。

    “恭喜师兄得此飞剑,你的实力又因此提升了一大截。”红杏也微笑着向他频频点头,让其他想和王敬亲近的弟子心激动不已。

    “这种一模一样的飞剑还有几把,其他需要的师兄师姐可以过来,让方雨师兄鉴定后再付灵石。”红杏收好灵石,接着又取出几把一模一样的飞剑。

    那些失望的弟子纷纷的围了上来,再也不肯失去接近佳人的会。

    经过一炷香的时间的等待,方雨忙得额头出汗,才将剩余的十四把飞剑鉴定完毕,都卖到了二百灵石一把。钱货两清之后,一切都结束得非常顺利。

    “多谢各位师兄师姐的帮助,这次任务完成我也松了一口气,云师姐还在楼上等我们,就不久留了,就此别过。”红杏清点好灵石放入储物袋之,微微一笑的说道。这次为了拍个好价格,只拿出了十五把飞剑,其他的飞剑等以后再寻会出。

    红杏走上楼的楼梯之后,方雨还在痴痴的望着红杏那婀娜多姿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才怅然若失的回头喝闷酒。

    由于春风楼布置了精妙的隔音禁制,一般修士的讲话都传不了很远,楼层之间更是加持了强大的禁制,说话声不能传递分毫。红杏在下面热热闹闹的做了半个时辰生意,云师姐她们几个却一点也不知情。

    当王敬走上楼铺着名贵兽皮的地毯时,立即被等候在楼梯边的云师姐,领进了一个靠近窗边的包间。包间看似不大,进去后发现有十几丈宽广,刘萍几个正在饮茶闲聊。见王敬红杏进来之后,全都站起来迎接,让王敬受宠若惊。

    “王师弟,你的派头真大,让素来专注修炼的云师姐,在楼梯口苦苦等你两个时辰,今天的费用你包了。”刘萍起身为王敬和红杏让位,咯咯的笑着说道。

    王敬今天是主,红杏是王敬最亲近的同峰师姐,自然紧紧挨着一起坐在主位。其他五女分坐两边,桌子够大,坐起来也不显拥挤。

    桌上摆着几盘灵果,个碧绿的小巧茶杯,一个尺许高的白色精致茶壶。

    “有劳几位师姐久候,刚才陪着红杏师姐在楼下做了一笔生意,这包间费用自有她出。今天大家放心饱餐一顿吧,爱吃什么点什么,什么好吃的点什么。”

    王敬看着旁边凹凸有致的红杏,嘿嘿的笑着说道。

    “红杏师姐,你做了什么生意?说来听听?赚了多少灵石?”刘萍抓着红杏的袖子,连忙叫喊道。其他几女也投来好奇的目光,显然也对此事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哦,就是从宗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长老那里,贩来一批品质不错的下品飞剑,正好碰见方雨师兄,就让他帮忙鉴定了一下。没想到这里的师兄都一个个非常捧场,全部都买走了。今天赚了几个小钱,大家甭客气,放心吃吧,以后还有事要大家帮忙的。”

    红杏横了王敬一眼,面带娇嗔的说道。此事大家迟早会知道,不如自己说出来更显干脆,这也是王敬这个奸商想出的点子。毕竟她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有限,人多力量大,办事更加方便,吃顿饭就把她们全拴在一起了。

    “王师弟,我们虽然在禁地共患难,也蒙你赠灵药,你还不知道我们的正式姓名吧。我叫云影,喜欢炼制符篆,听说师弟也能炼制符篆,到时大家可以交流一二。”云师姐站起来微微欠身说道。

    “师姐是火云宗公认的制符天才,听说可以炼制十几种符篆,甚至连级符篆也能炼制。而师弟只会炼制一种最低级的火球符,和师姐一比,犹如萤火虫和皓月争辉,不值一提。

    王敬站起来,握着云影的玉,谦虚回道。

    “我叫曼廷芳,喜欢布置禁制,现在已经可以把禁制勉强叠加到十八层。师弟以后学习炼制品法器,可以来火霞峰找我,我会把知道的布置禁制的本领倾囊相授哦。”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白绸带束发,五官清秀,清新脱俗的美女,站在云影旁边笑着说道。

    “那是必须的,有小芳师妹亲自教导,不出十年,我肯定在禁制一道上登堂入室。”王敬朝曼延芳哈哈的笑道。

    “我叫刘萍,云露峰看守药园的,对种植一般年份的灵药有些心得。这里有个玉简,是我专为师弟准备的,算是见面礼。”刘萍大方的将一枚白色玉简抛给王敬,笑嘻嘻的说道。

    王敬道了声谢,不客气的收进了怀,意犹未尽的说道:“师姐看守药园,是否可以监守自盗?师弟酿造灵酒,还差那么几十种百年灵药。”

    “别人心不足蛇吞象,让刘萍师姐为难。要是被药园长老知道了,还不打断你的狗腿。”红杏在王敬胳膊上轻轻掐了一把,风情的翻了个白眼,对王敬娇嗔道。

    “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用脚踹。师姐该用力好好踹他几下。”顾静芳看着王敬和红杏打情骂俏,酸溜溜的说道。

    “要不顾师妹来踹他几下?”红杏放下玉,咯咯娇笑道。

    “我才懒得踹他,花花公子,到处留情。”

    “本公子向来洁身自好。万花丛过片叶不沾身。顾师姐别败坏我的名声啊。”王敬喝了一口灵酒,不满的说道。

    “接着往下介绍吧。”看着他们互相斗嘴,云影微微一笑,催促着说道。

    “陈玲玲,火焰峰上届入门弟子,目前在程灵素长老座前担任炼丹童子。这里也有一些我偷偷记忆的炼丹经验,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希望不要误导你了才好。”一个满身丹药香味的女子起身说道,他脸庞红润,声音里带有一股丹火之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