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怜香惜玉

    “火云峰胡玉婷,不学无术,整天跟着几位要好的师兄后面猎杀妖兽,打扫战场。师弟以后需要强大妖兽的精血,我会帮你留意的。这是我近半年收集的妖兽精血、骨骼,几位师兄比较大方,以半价出售给我的,总价五百灵石,不知师弟可否接受?”

    “哇,胡师姐,这些材料对我来说太及时了,闭关前收集的材料都被我消耗完毕,真愁到不到地方收购一些上好的材料,没想到刚要睡觉你就送枕头来了。”

    王敬接过胡玉婷递来的储物袋,神念探进一查,里面除了几个尺许大小的玉瓶,其他都是妖兽骨骼,将储物袋撑得满满的,放在市场上,少说也要一千灵石了。

    这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猎杀妖兽换来的材料,王敬自然不好白白收了人家的东西。他将储物袋往身上一挂,转身对红杏说道:“师姐,这个灵石就帮我先垫付了吧,连储物袋一起买下,里面东西太多,我储物袋装不下,一起六百灵石可好?不够以后再补,合作的会长着,我只是短暂外出放松一下,也不会远去不归的。”

    红杏微微一怔,摸出了一个装满灵石的袋子交给胡玉婷,正色说道:“胡师姐,你清点一下,我代表云霞峰的未来感谢你。”

    胡玉婷俏脸飞霞,难为情的说道:“姐姐实在是头太紧,连布置冲击筑基期的聚灵阵灵石也没有了,这次只好不客气,下次一定免费给师弟提供一份作为回报。”

    “师姐哪里话,岂不是把师弟我看扁了!说了半天,大家也饿了,大家快点菜吧,再来一壶灵酒。我提前恭祝各位师姐顺利进阶成功,个个成为筑基高人,青春长存,美丽永驻,师弟我也顺便尝尝这里的极品灵酒。”

    一桌十几人介绍完毕,王敬收获满满的,往怀里揣了好几个储物袋。心高兴,肚子咕咕却叫了,便催促着点菜。

    说到点吃的,十几个美女嘴八舌起来,嘻嘻哈哈的讨论着,什么清蒸黑娲鱼,红烧火龙腿,烤凤凰,炖虎骨,炒地仙……每确定一道菜,就在桌子上打出一道菜名。不一刻,十八菜六汤,壶灵酒,八盘松果,就被春风楼的两位十八的美貌女子端了上来。

    “感谢红杏师妹的慷慨解囊,感谢王敬师弟的灵丹,在这里我预祝各位顺利进阶,前途不可限量。来,干了这杯酒。”云影举起玉杯,环顾四周,豪气干云的说道。众人纷纷端起酒杯,满怀豪情的一饮而尽。

    这里的菜和酒不是平常能吃到的,分量不多,味道非常鲜美,而且工艺特殊,灵气十足,对修士的身体有大补作用。众人不顾形象,直接用抓着吃,大快朵颐起来,气氛热烈异常。

    酒过巡,菜尝五味之后,众人已经酒酣耳热,放缓吃的速度,开始边吃边交流修炼心得。

    王敬所学驳杂,趁将自己功法、炼丹、炼器、禁制上面的疑问一一道来。众女知无不言,而且彼此还纷纷加以补充,让王敬收益匪浅。

    这顿饭直吃到残月西斜,楼外万籁俱寂方才结束。红杏支付了二百灵石费用,相当于初进宗门的低阶弟子十年的打杂所得,让大家都感到有点肉痛,算是作为进阶前的最后晚餐。

    云影几女分别之后,王敬和红杏相伴,往云霞峰缓缓飞去,一路说说笑笑,心情大好。经过云天峡谷的时候,心有种莫名的惊悸之感,空气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阴冷气息。不一刻,就感到四周光影一暗,完全看不到了空冷冷的月光。

    “不好,了阵法埋伏,快落下地面。”红杏惊怒一声说道,小蛮腰一扭就往地面落去,王敬自然紧跟其后。

    被人困入阵,要么破阵而出,要么被人灭杀,没有第种选择,深更半夜的,没人会在这里布置陷阱闹着玩的。在此地布置阵法的,肯定是本宗弟子,不知道谁对自己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是胡琏还是范建荣?

    “谁在这里鬼鬼祟祟,还不快滚出来!”红杏落地之后,连忙将飞剑抓在,随时待命,同时一拍储物袋,将一张金刚符篆贴在身上。

    王敬偷偷施展云灵印秘术,借助阵法,将雾气布置四周。同时右一拍,在自己身上贴了一道可以移动的柔水光罩。虽然防御力比金刚符篆小多了,不过胜在灵活。必要时,他可以施展流星赶月步法,躲闪部分攻击。他在同门面前露脸极少,自己的底牌他们还可能没有完全掌握。

    “哈哈,红杏师姐请放心,我们会怜香惜玉的。你只要交出身上的储物袋,和身边的小子划清界限,等我们处理好了这小子,我就放你回云霞峰。此处被我和高雄师兄布下田螺遮掩阵,阵法之已经充满秽阴之气,时间久了会侵蚀身体,破坏灵根,师妹还是早做决定为好。”

    “范建秋,你残害同门,门规不容,快快将我们放出去,今晚的事情我们不追究。否则我们全力反抗,一旦此处打斗声引来了执法弟子,你们绝对会把你们剥皮抽筋的。”红杏俏脸一寒,提高声音喊道。

    “师妹没听说过田螺遮掩阵,还真是情有可原。这种小阵法没有攻击能力,在困敌和隔音效果方面,还是非常不错的,就算筑基期师叔在此斗法,都不会有分毫灵力和声音泄露出去。这种阵法是一次性产品,一次费用要一百灵石。不过想想你今天的收入,我想还是值得我和高师兄冒险的。”

    范建秋拿一对品双刀法器,一边嘲讽的说道,一边不怀好意的看着红杏的凹凸有致的身体,眼欲火熊熊。旁边的那个五短身材的修士面色阴沉,一言不发,里拿着一把上品法器,闪耀着森然寒光,他正默默的往上品飞剑上注入法力。

    王敬站在红杏身后,一直不声不响,心却在快速盘算如何施展雷霆段破阵而去。听说此阵法只是困入和隔音效果,里面释放的不过是秽阴之气,短时间内对他还影响不大,心立即有了对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