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躺了下来

    对面两个修士迟迟不动,估计也是想让他们秽阴之气入体,不战自败吧。王敬却没有耐心陪两个丑陋的男人闲聊,如果是性感妖娆的美女,还得考虑对方是否投怀送抱。

    红杏刚刚不小心呼吸了一些秽阴之气,虽然后面用金刚护罩隔开了,也用法力来驱除。可是秽阴之气粘在身上,黑乎乎的一层,怎么都搓不掉,散发着难闻的气味。而且肌肤瘙痒难耐,眨眼间脸上上,已经开始冒出一层细密的白点,很快变成了一个个豆粒大小的黄澄澄的水泡。

    云霞峰以修炼幻术为主,神念虽然较一般修士强大,攻击力却是被一般同阶弟子低了不止一个层次。故而对方虽然只是两个炼气十层的修士,就敢对红杏这种炼气大圆满的弟子出。阵法只是遮掩他们的作恶行径罢了,如果是在宗门之外,就算没有法阵困敌,其他峰弟子也能够轻松灭杀,比自己高两层的专修神念幻术的修士。

    当然,修炼幻术的修士神念比一般修士强大,更容易进阶,一旦高一个等级,拥有绝对的法力和神念优势,对付低一个境界的修士还是有很多方法的。炼气期是最低境界,修士的神念都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斗法经验和攻击能力就明显占据优势。这也是云霞峰一些低阶弟子,在比赛成绩垫底的主要原因。

    王敬因为经过天魔炼体,百毒不侵,这点秽阴之气粘在身上,就是难闻和恶心的感觉,对身体倒没有什么伤害。何况他是散修出身,独自猎杀过不少妖兽,参加过宗门入门试炼和血色禁地试炼,法力比起往昔有一个质的飞跃,杀锏更加丰富。不论斗法经验还是发力,都不是常人能够推测的。

    王敬双目一眯,暗暗调动双元神归一,把神念提升到最佳状态,法力在体力四肢百骸游走一圈,消除了身体的不适之感。接着双一拍,两种刚炼制不久的天雷地火符篆就被激发,化作两道声势浩大的火龙。带着金色雷电,向范建秋和高雄飞去。同时将在炼丹室秘密炼制的根幽冥针释放了出来,偷偷向范建秋二人后侧潜伏过去。

    幽冥针比飞剑难炼制多了,而且幽冥晶石这种材料不像玄铁那样,炼废了可以回收利用,而且材质品质更胜一筹。这种幽冥晶石炼制失败,就变成一堆粉末,没有任何作用。王敬浪费了红杏提供的所有幽冥晶石,才堪堪炼制根寸许大小的飞针。

    由于飞针太小,以王敬现在的神念,只能在其上面布置层禁制,分别是坚固,锐利,隐形。别看这东西细小,却是偷袭阴人的不二法器。王敬从不自诩为正人君子,能战胜对保住性命的段就是好段,其他一切都是空谈。没有人会可怜那些法术强大,却一味只会拼法力而被人偷袭致死的古板修士。

    只有活着,才能变得更加强大,等实力足够强大了,自然有会靠实力碾压对。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枉然。在变得足够强大之前,面对敌人,就不得不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段。

    说时迟那时快,火龙转眼攻击到了十几丈之外,触及范建秋和高雄面前,将他们身前的虚空都燃烧得劈劈啪啪作响。二人见这火龙灵压诡异,丝毫不亚于筑基期长老的攻击,立即大惊起来。

    范建秋祭出一个黑色的骷髅盾,迎风化作丈许大小,护着前方,同时一拍储物袋,将一张金刚符篆贴在身上,形成一个金色护罩,有了双层保护,这才略微放下心来。

    高雄取出一块金色盾牌,盾牌在法力加持下迅速化为一道宽五尺,厚约尺许的金色墙壁,稳稳的拦截在火龙前方。这金色盾牌名曰黄金铠甲盾,是他灭杀了不少修士,收获了大量战利品才换来的,已经达到了极品法器的品,对付一般炼气期修士的攻击可谓大材小用。

    结果令人惊讶的是,火龙方一接触范建秋的骷髅盾牌,强大的攻击力直接将骷髅盾击飞数丈远,撞在田螺遮掩阵的护罩上,发出一阵嘶哑的哀鸣声。盾牌上面布满无数条细小的裂痕,已经彻底失去灵力禁制,早就不堪大用。

    火龙去势略微缓了一下,在王敬的操控之下,继续向范建秋身前防护光罩攻击而来。天雷地火符篆比起以前,威力大有提升,在击飞盾牌之后,余勇击金刚光罩,光罩在熊熊烈焰和细小雷丝攻击之下,如瓦缸一样碎裂开来。此时,符篆威力也在金刚光罩的反击下,和光罩同归于尽。

    就在范建秋以为逃过一劫,准备再取出防御符篆往身上贴的时候,一道微不可查的声音从脑海传来,接着神念一散,法力再也提不起来,身体也软软的躺了下来。

    原来在两层防护消失的时候,王敬控制的幽冥针也到了他们身边。其一根飞针,不失时的从他左耳进右耳出,将他的神念之海彻底破坏。堂堂一个炼气十层的修士,竟然被一个下品法器不动声色的轻易灭杀了,得如此顺利,让王敬自己也很惊讶。

    红杏在服用清灵散之后,一边拼命炼化药力,抵御秽阴之气的毒性;一边密切关注王敬的安危,准备随时救援。没想到王敬在以一对二的情形下,没有招出灵兽和傀儡助阵,就轻易灭杀了其一个。当下心一喜,顾不得练气清毒,招出了飞剑,注入法力也向剩下的高雄斩去。

    高雄斗法经验虽然丰富,可惜没有对付雷系法术攻击的经验,他的黄金铠甲盾防御力虽然非常好,挡住了火龙的火系所有攻击,可惜从火龙身上闪现的几道金色雷丝,却让他吃了大亏。

    只见几条金色雷丝碰到盾牌之后,借助盾牌金属传导雷电,瞬间就爬上了他的臂和全身。雷丝细小,威力不大,更是经过了盾牌的削弱,对他身体造成不了什么大的伤害,可是却让他臂和身体短暂的麻木,灵力不能收放由心。盾牌没了灵力支持,在红杏的飞剑斩击之下,盾牌形成的防护光罩出现了一个指大的裂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