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放手一试

    虽然高雄及时咬舌强迫自己清醒,重新注入法力,让黄金铠甲盾形成的光罩再次环绕四周。可惜早就潜伏在一边的幽冥飞针,已经乘虚而入,从左右两个方向扎向他的双耳。高雄惊恐之下,来不及施展其他防护法术,危将头一偏,躲过了双针灌耳,却被飞针一前一后扎。一根飞针扎在了后颈窝,没造成什么大的伤害,另外一根飞针却深深扎进了他的右眼。

    飞针炼制不得法,本体太过脆弱,进入他体内,却没有将高雄前后贯穿。

    “师姐饶命,都是范建秋这贱人,怂恿我设陷阱困你们的。现在范建秋已经被你们杀了,就绕我一条狗命吧。今日亏欠你们的,来日做牛做马来偿还你们,求你们放过我吧。”

    就在王敬暗暗后悔,没有在飞针上面涂抹见血封喉毒药的时候,高雄竟然双膝一跪,一蒙着受伤的眼睛,扶着膝盖,磕头如捣葱,让王敬不由目瞪口呆起来,这等前倨后恭的转变,他还不能一时适应。

    “现在要我饶你?刚才谁想要我们的性命来着?别说你布置了这田螺遮掩法阵,这里的斗法传不到外面去。就是执法长老知道了,也断然不会饶你这残害同门的败类。”

    红杏此时面目浮肿,黄橙橙的水泡已经开始在流水了,脸上早就没了淑女风范,心怒火熊熊,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师姐,你们了我的秽阴之气,没有我的独门解药,不出一个时辰,你们就会全身化脓而死的。只要你们发下血誓不杀我,我就带你们去找解药。何苦为了我这不值钱的小命,而毁了你这如花似玉的佳人。“

    ”你如果杀了我,我敢保证你肯定得不得解药的,我身上肯定没有多余的解药留给你,别想杀了我再取解药。”

    高雄微微抬起头来,用独目看着已经凄凄惨惨的红杏,暗带侥幸的哀求道。此时他右目被毁,后颈窝的经脉受制,小命已经去了半条,要想通过斗法逃生已经是大不可能了,只有以解药相威胁才有一线生,他自然不肯放过。

    “我杀了你一样可以找到解药,就算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这毒辣小人!”红杏略一犹豫,可是脸上和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心一苦,再也忍不住心怒火。她玉一翻,悬浮在高雄头顶的飞剑,再次一阵轻鸣,瞬间将其头颅斩下,掉在地上滚了数丈远。无头尸体颓然倒下,血箭喷了数尺来高。

    “师姐,你……”王敬欲语还休,不知道怎么安慰,此时红杏已经开始全身溃烂,早无昔日佳人的半分形象了。

    红杏颤抖的双在高雄的身上摸索了一阵,其怀除了一块控制阵盘,什么都没有。其腰间的储物袋被摘下,倒出了数百块灵石,十几件低阶法器和几个玉简,几个普通的恢复法力的丹药玉瓶,就只剩下几件女人的肚兜内衣之类的私人物品了。

    红杏再次飞到早已气绝多时的范建秋身边,同样一阵搜索,她的越来越抖,将其全身上下搜遍,储物袋翻个底朝天,东西找到不少,就是没有秽阴之气的解药。

    红杏木讷呆滞的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出声,身上水泡一个个破裂,开始流出更多的黄水,她的双眼之尽是绝望的气息。

    “师弟,可惜我命不久,早几个时辰,我还想和你一起共赴修仙大道。哎,天意如此,我刚刚看到修炼的希望,就让我如此悲惨的结束。有朝一日你进阶筑基期修士,请忘记今夜之事。以后想起我,就想起我们在宗门的快乐日子吧,记得师姐可是云霞峰姿色不错的美女哦。”

    片刻之后,红杏轻轻抚摸着满脸水泡的脸颊,凄绝哀婉的说道,言语之尽是对生的不舍。

    “师姐,何必如此丧气,你看我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吗?说不定我能救你,你不妨放松身心,让师弟尽力一试,相信师弟会给师姐一个大大的惊喜。”

    王敬最见不得美女悲伤了,何况还是和自己关系密切的美女,只要能换回她的美丽和自信,多付出一些也是愿意。

    “你居然真的没事?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红杏听说能救回自己一命,连忙睁开朦胧的泪眼,对王敬低声问道。她只顾着暗自伤心,却忘记观察王敬的状态。

    王敬收回幽冥飞针,摇了摇头,双一分,嘿嘿的笑着说道:“师姐,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吗?这里离云霞峰还有半个时辰的路程,只怕一路赶回去你已经毒发身亡。师姐如果放心,就让师弟我来放一试吧,大不了多受点痛苦,说不定能真的医治好你也有可能。”

    红杏一咬嘴唇,期期艾艾的说道:“你到底要怎么试试?我现在全身已经开始溃烂,自己都不忍直视,还冒着腥臭的难闻气味,你如何下?就怕你没治好我的身上的毒,却连累你也毒,师姐就算死了也于心不安。”

    “这个有什么好担心的,刚才没毒,给你去毒就更不会毒。只是我这去毒方法有点特殊,还需师姐不要见怪。”王敬收起笑容,正色说道。

    “有什么方法就尽管试试,师姐会尽力配合,就算失败,我也不会埋怨你的。”红杏银牙一咬,声音沙哑的说道。

    王敬是上届唯一的云霞峰男弟子,特别修炼了双修功法,其一项技术活就是阴阳倒转,可以将双方的气息交换,也可以随意的阴阳采补和倒采补。王敬就是想用这阴阳倒转之术,来吸收红杏体内的秽阴之气,成功与否,就看天意了。

    他从储物袋里取出几张宽大柔软的妖兽之皮铺在地上,让红杏和衣平躺在兽皮上面,然后自己蹲在她的身体一侧,嘴对嘴的印了上去。

    红杏心一阵凄苦,双目一闭,身体僵硬起来。王敬知道师姐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连忙耐心的解释了几句,打消了她的顾虑。王敬继续印上她开始溃烂的嘴唇,忍着秽阴之气的恶臭,运转法力,施展阴阳倒转之术,吸取她体内的毒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