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天降福星

    范建秋的储物袋中倒出了五六百低阶灵石,两块火属性中阶灵石,七八件下品法器,三件中品飞剑,几瓶加快法力回复的回灵丹,三张金刚符篆。这些物品放在炼气期弟子中,绝对算得上富得流油,不知道他暗算了多少同门师弟才有此收获,王敬不由为那些被害的弟子摇头叹息。

    王敬满好奇的打开最后一个储物袋,高文雄的储物袋里除了一块操控田螺遮掩阵阵盘的玉简,其他空无一物,除了从他身上得到的黄金铠甲盾和一套田螺遮掩阵阵盘,竟然连一块灵石都没有发现,气得王敬直骂他的娘。

    王敬不知道的是,高文雄刚刚把全身的家当都花在了购买黄金铠甲盾和秽阴之气上面,而且还欠了几个好友的一屁股债。为了早日还清高额债务,他迫不得已,这才匆忙配合范建秋的打劫行动。

    哪里知道出门没看黄历,碰到王敬这个魔星,不但有不惧秽阴之气的天魔不灭之体,还有威力强大如筑基期修士一击的天雷地火符篆,更要命的还能控制无影无踪的幽冥飞针在一旁偷袭,有如此待遇招呼他也算死的不怨了。

    王敬将地上物品分门别类的收进天魔戒指中,闭目调息了片刻心情,等心如止水的时候,才撑开双眼。

    他从天魔戒指中取出四块中品火晶石,然后唤出神魔心焰,让其美美的在一旁吸收。一炷香时间,四块火晶石就无影无踪,神魔心焰不待王敬吩咐,就一头扎进他的身体,在金海之中美美的沉睡了起来。

    大师姐刘艳闭关在即,约定的时间也到了,便带上几只装好星月神花丹的玉瓶前去赠药,正好向她告别。

    刘艳的洞府是一如既往的淡雅,桌上灵茶换成了普通的,虽然也很香甜,却少了灵韵。

    “师姐,你不会还记恨上次的事情,把招待我的灵茶都换低档了。”王敬喝了一口刘艳斟的灵茶,稍微品味了一下,嘿嘿的贱笑道。

    “还敢提上次的事!早知道就该让你被丹火烧成飞灰好了。”刘艳黛眉一挑,恨恨的说道:“星月神话茶都被你喝完了,我结丹在即,哪里还有时间去贪图口腹之欲。”

    “果真如此?那我送来的玉液琼浆你也不想尝尝?”王敬哈哈一笑,取出一个尺许高的玉瓶,扒开瓶塞,一股沁人心扉的灵酒芳香飘了出来,闻着是神清气爽,飘飘欲仙。

    “这是玉液琼浆?闻起来味道倒不错,就是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尝尝就知道了,包你满意。”

    刘艳往酒杯中倒了几滴,端起玉杯,伸出丁香红舌,将玉液琼浆舔入红唇。那浆液立即化作一股热流滑入腹中,法力和元神同时得到了滋养,舒服得她只想"shen yin"。

    “这瓶玉液琼浆果然名不虚传,算是你送我的了,欠我的灵石你也不用还了。”闭目回味了片刻,刘艳对王敬眉开眼笑的说道。

    “师姐特容易满足了,你看看这个是什么?”王敬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两寸高的玉瓶,对着刘艳晃动着。

    “不会是什么灵丹妙药吧?”刘艳一把抢到手中,倒出一颗龙眼大小的红色丹药在玉掌中,散发出星月神话茶的味道,却比星月神话茶的味道更加浓烈。

    “这个不是传说中的星月神花丹吧?你怎么一下有三颗?有了这个能增加元神之力,降低心魔的妙药,我结丹是十拿九稳了。”刘艳双手紧紧捧着丹药,生怕它凭空飞走一样,两眼放光,激动得娇躯发抖。

    “师姐,上次我说过要送你一份大礼,玉液琼浆不过是满足你的口腹之欲罢了,对炼气期修士用大用,对你修为和神念增长可以忽略不计。这个星月神花丹才是送你的真正大礼,师姐喜欢吗?”

    王敬很是享受刘艳大美女的激动,如果来个投怀送抱的话,自己到底是拒绝呢还是接受呢?

    “这种丹药一旦传出,师弟恐怕有杀身之祸,师弟一定要保密。师弟乃是天降福星,师姐结丹后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看到这种能大幅增强结丹成功率的珍稀丹药,刘艳俏脸飞霞,美目盈水,好好的把王敬夸赞的一番。

    等王敬饮下灵酒之后,她向王敬指点了一些筑基的经验,以及筑基后的注意事项。直到旁晚时分,才把他赶了出来,声言所欠灵石一笔勾销,自己马上要冲击金丹期了,暂时不要来打扰。

    好友一一在闭关修炼,自己因为神念之海上空的阴影影响,没有消除而不能修炼,王敬觉得心里有点空虚失落,归家的思绪越来越强烈。

    他又花费了两百贡献点,从藏经阁里复制了一份灵酒的炼制玉简,此灵酒名为醉神,主料为普通灵谷,辅以醉神果、迷幻果等十几种二十年年份的灵果就可以,制作方法简单,酝酿三年即成。

    这些材料宗门内都能买到,因为材料普通,年份也不长,王敬花费五百灵石就购买了一大批,按照玉简方法炼制好,然后放进天魔戒指中,置于魔灵天果之旁,期望它能像灵药一样进行时间加速。

    王敬一边等待灵酒的酝酿,一边钻研炼丹炼器的玉简,偶尔去宗门坊市购买些炼器材料练手,倒卖些用不着的法器,兑换大量的火晶石和灵石。虽然不能修炼,日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

    范建秋和高文雄二人从宗门莫名其妙的消失,开始闹得沸沸扬扬,执法长老调查了几天没有结果,过一段时间就慢慢平息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二人一样。这期间,范建荣到云霞峰跑了三次,专找王敬对质,都被王敬揣着明白装糊涂,暂时应付了过去。至于范建荣相信了几分不重要,重要的是王敬暂时洗脱了残害同门的嫌疑。

    修仙界的冷漠让王敬一阵无语,假如哪一天自己被人成功暗算,估计后果也和范建秋的消失一样吧。禁地中得罪了驭兽宗的金丹修士,只怕离开了宗门庇护,也可能会遭到报复,唯有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最好的自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