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并给你

    一切杂务处理妥当,王敬才准备去师父那里辞行,来了火云宗几年时间,居然还只去过两次。一次是被大师姐刘艳带去过的,一次是去禁地试炼前,厚着脸皮去讨护身符的。

    他的修炼,都是云霞峰的几位师姐答疑解惑的,除了比其他师姐多了一个双休玉简,王敬基本已经被师父忘记了。当然王敬是不会忘记师父的,火云宗第一美女,见一眼就是福气,他还能拜在其门下,那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王敬踩着飞剑来到云霞峰峰顶的时候,门外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弟子站在两侧,十七八岁年纪,美目间充满青春气息,一身碧绿紧身劲装,勾勒得身材亭亭玉立凹凸有致。见王敬跳下飞剑,走上前来,连忙拱手示意。

    左侧的那位女弟子笑盈盈的说道:“敢问这位师兄是来找师父的吗?小妹叶倩彤,是师父新收的护法弟子。你运气真好,师父刚出关你就来了,好多师姐想来拜访师父,等了几个月都没能如愿。”

    “在下王敬,叶师妹有礼了,我是云霞峰上界招收的唯一男弟子,明天要外出历练,今日特来向师父辞行,还请师妹通报一下。”王敬不动声色的递过去两张低阶火球符,微笑着说道。

    “师兄请稍候,我去去就来。”叶倩彤收起符篆,抿嘴一笑,转身就进去了。

    王敬和剩下的那个女弟子闲聊几句,知道她叫叶倩文,是妹妹,她和叶倩彤是一个小家族的双胞胎姐妹。两人有幸通过了宗门最近一届的试炼测试,被云霞峰老祖甄媚收入门下,作为门下的轮值弟子。由于叶倩彤姐妹长相可爱,都是资质上佳的金水双灵根,颇得甄媚的喜爱。经常有空就指点几句,让她们很快就从炼气五层进入到了炼气八层。依照这种恐怖的修炼速度,要不了几年就会进入筑基期了。

    “王师兄,甄峰主有请。”一炷香时间叶倩彤就返回了,眼波荡漾着笑意,欢快的对王敬说道。看她的样子,估计又得了峰主不少好处,王敬道了声谢谢,就跟在叶倩彤身后向里面走去。

    一路上的灵花灵草生机勃勃,打理得井然有序,散发着醉人的芬芳。王敬是第三次来此,对这些观赏性的东西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片刻之后,王敬来到云霞宫大厅,甄媚端坐在大厅正上方的蒲团之上,玉手优雅的端起一只碧绿的玉杯,红唇微微张开一丝缝隙,轻轻品尝着云霞峰的独有灵茶。

    她一身红色宫装,将胸部修饰得波涛汹涌,腰部细小,肤如凝脂,眉目如画,眼里荡漾着一潭春水,摄入心魂。头上挽了云鬓,斜插着一支金色凤钗,凤钗上挂着的几串金色宝珠,颗颗浑圆饱满,发出柔和的光芒,让她的周围产生一层如梦似幻的光影,王敬一时间看得呆了,竟忘了行礼。

    叶倩彤见王敬呆了不动,连忙轻轻的拉了他的手袖,悄声说道:“峰主在看你。”

    “王敬,王敬拜见师父,师父的魅力无限,徒儿无法抵挡,一时失礼,还请师父责罚。”王敬回过神来,连忙拱手行礼,说话也不利索起来。

    “呵呵,这半年为师的云蒸霞蔚幻术又进了一步,你神魂未能进步,有点失神自然难免。说吧,来此为何事?”甄媚微微一笑,品了一口香茶,慢悠悠的说道。其声音悦耳甜腻,让人全身舒泰,兴不起撒谎的勇气。

    “弟子在血色禁地中受伤之后,虽然有师父赠送的几颗养神丹滋养,神念恢复到从前了,可是神识之海上的阴影无法驱除。受阴影制约,神念变强了反而感觉头脑昏昏沉沉,浑身乏力,修炼极易走火入魔。“

    ”弟子这大半年来无法修炼,修为没有寸进。思前想后,觉得应该外出猎妖,在战斗中寻求进阶机缘,请师父成全。”王敬尴尬一笑,把自己这将近一年的遭遇,如实告诉了甄媚。就连与红杏一起灭杀了范建秋和高文雄的事情,也毫不隐瞒,末了说出了自己的心愿。

    “云霞峰低阶弟子受欺凌的事情不是一两天,等你修为高了神识强大了自然可以肆意蹂躏他们。我不刻意制止此类事情发生,也是想激发你们修炼的动力。如果是被人设陷阱暗算,你当然不能留手,就算事情暴露,我也会一力承当下来,此事你不用放在心上。”甄媚满意的点头说道,眼中露出赞赏之意。

    “那师父是同意我外出历练了?”王敬见师父不追究杀害同门的事情,心中大乐,连忙问起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我查阅过宗门不少典籍,没有具体的解决方法,有本奇物志上倒有片言只语的记载,怕是遇上了鬼道功法的诅咒,需要从鬼道功法入手来消除隐患。“

    ”奇物志包罗万象,各种炼器、炼丹的天材地宝均有图签和说明,我将那奇物志的玉简复制了一份,外面的机缘很多,说不定能碰上一两件。另外也给你准备了一把上品法器锁阳镇魂盘,能抵御和吸收神魂类攻击,外出历练时,说不定能在危机时刻救你一命。本想托人送给你的,既然你来了,现在就一并给你吧。”

    甄媚一招手,一枚白色玉简和一只巴掌大小的金色圆盘凭空出现,缓缓的向王敬面前飞来。

    “多谢师父赐宝!”王敬大喜的伸手接过玉简和圆盘,没有查看就收进腰间的储物袋中,连忙恭声道谢。王敬很想把醉神灵酒给师父一壶,想想美人醉卧,玉体横陈的模样心头就一阵火热。可是不好解释醉神灵酒百年陈酿的来历,心中只好想想作罢。

    “我有一妹妹,名为甄灵儿,修为与你相当,也想外出历练,你们一起行走也有个照应。她生性活波调皮,受了她的欺侮就忍忍,她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即使有些小矛盾稍微教训一下便可,出手不得过重。”就在王敬心中忐忑灵酒的事情之时,甄媚又抛出了一个无法拒绝的任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