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媚人曲线

    “徒儿谨遵师命!”师父的容貌这般美丽,她的妹妹应该也相差不远吧。携美同行,仗剑天下,惩奸除恶,劫富济贫,万种感恩纷纷而来,神念之海上的阴影指日可除。王敬心中暗自安慰着,口中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甄媚收回玉手,轻启红唇,关切的问道。

    “弟子回去和宗门内交好的朋友打个招呼,三日之后清晨离开,弟子今日来辞行,望师父恩准。”

    “你们二人行走在外,尽量不要招惹厉害修士,忍得一时之气,留的百年之身,有时间找回场子。”甄媚美目一闪,毋庸置疑的说道。

    “弟子遵命。”王敬听到刁蛮的师姑要跟去,担心她招惹是非,心下不满也不敢表露,只好暂时应承了下来。

    “去吧,我明日告诉宗门长老,说你在执行我安排的特殊任务,省得你向执事详细解说。你的宗门俸禄我先帮你领了,以后用得着的时候就来取了。”

    “谢师父,弟子这里有个储物袋,里面的灵药是孝敬师父的,还望师父笑纳。”宗门俸禄一年不过几颗丹药,几十块灵石,对王敬现在的身家来说已经不屑一顾,不过口头上的感谢还是要的。

    王敬从怀中掏出一个鼓鼓的储物袋,双手恭恭敬敬的递给甄媚。

    “哦,都是数百年的珍稀灵药,而且数量不少,正好对我冲击元婴境界有不少助力,就不和你客气了。你离开宗门后,我会宣布你所有的物品都交由我保管了,也是对那些不怀好意的弟子一个警告。”

    甄媚神念望储物袋里一扫,立即被里面的大量数百年的灵药惊呆了,稍后满意的对王敬点头说道,这也算是她变相的对王敬的照顾。

    王敬修为跌落到炼气九层,又艰难的修回炼气十层,因神魂原因暂时无法筑基,早就在宗门传开。筑基丹有价无市,放在身边不安全,会遭人拦路打劫的。尽管宗门分发的筑基丹早就送给张军了,但是他自己又炼制了二十多颗筑基丹,一旦遭人打劫,损失难以估算。

    既然筑基丹不能使用,甄媚宣布已经被顺手收走,那么关注王敬的修士就相对少了。有了这位金丹美女师父的关照,王敬领取离开宗门外出历练的任务异常顺利。

    王敬修为恢复之后,元神更加凝实,探测的距离更远,控制法力更加得心应手,每日绘制的符篆数量都在二十张以上。由于他法力深厚,质量更胜往昔。这次做好了长久的打算,身上自然带了数百张低阶火球符篆防身。天雷地火符这种成功率极低的符篆,他自然不会此时去尝试制作的,仅剩的三张留着保命时再用。

    王敬把蓝玉仙子的储物手镯请空之后,和珍稀灵药、矿石以及数件上品法器放进了天魔戒指,其他的普通灵药被他换成了大量的聚灵丹,灵石,火晶石,空白符篆和丹砂,以及数十件各种能够贮存灵药灵液的大容量容器法器。

    按照灵酒的酿制方法,把各种原料配置好后,用防止灵气散逸的符篆封印起来,放进天魔戒指中加速酝酿。灵酒的原料大多是禁地中所得的,几十年上百年的普通灵药,其中也有部分配料是勤务殿后门的交易场所购买来的。因为他喜欢气味芬芳,口感香甜的滋味,所以他酿制的灵酒都不是浓烈型的,男女通用。

    根据酿制的灵药年限不同,添加的紫玉蜂皇浆分量的不同,服用后提神醒脑效果,增强法力的功用也不尽相同。其中大部分灵酒可以作为平时的解渴之用,满足口腹之欲。寻常炼气期修士服用,不但可以强身健体,还可以快速恢复少量法力,凡人喝一小口,可以延年益寿百病不侵。这些原装灵酒稀释十倍之后,随便一壶拿到坊市出手,都能够换到十几块灵石。

    为了兑现对紫玉蜂皇的承诺,王敬又在自己房中炼制了几十炉饲灵丸。丹方是禁地中的战利品,原料是王敬购买的,耗费了不少强大妖兽的血肉,和多种数十年的辅助灵药。

    饲灵丸只能敞开供修罗蜘蛛、紫玉蜂皇等少量强劲的妖兽服用,其他的数十只紫玉黄蜂,每月才喂养一颗饲灵丸。王敬自己炼制灵物,或者直接将灵药妖兽血肉抛给他们食用,毕竟以王敬现在的身家,养那么多紫玉黄蜂还是有些吃力,能养活维持生命就不错了。

    第三日一早,王敬推开房门的时候,发现门卫站着十几位美女,都是平时相谈甚欢的师姐师妹,应该都是来送行的。王敬上去一一打招呼。在众位妹子之后,有个约莫二十的绝色陌生女子。黛眉修长,凤目含水,肤如凝脂,"shuang feng"插云,腰可盈握,**修长,一身红色劲装,勾勒出媚人曲线。谁说火云宗的云霞峰甄媚最美,她妹妹甄灵儿应该和她并列最美啊,王敬心中暗自嘀咕着。

    此女见王敬痴痴的看来,嘴角一翘的笑道:“师侄的红颜知己挺多的嘛,这送行比办喜事还热闹,怎么见了师姑也不过来见礼?”

    “你就是甄灵儿师姑?”王敬迟疑的问道,如此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还主动勾引,真的是师父的妹妹?此女和师父甄媚身材是一样的高挑火辣,眉目脸蛋有七分相似,少了分成熟稳重,多了分青春气息,绝美的脸上更是挂着被宠溺惯了的坏笑。

    “怎么不信?这火云宗还有比我们长得更像的吗?放心好了,如假包换,可以一起去你师父那里对质。”少女一声娇嗔,扬着手中的身份令牌,释放出炼气十层的气息。想起师父前几天所交代的话,让王敬不能不信。

    “弟子见过师姑,第一次见面有失礼之处,还请师姑见谅。”王敬脸上一躁,连忙上前恭谨的行礼说道。

    “和晚辈有什么好计较,以后在我身边手脚勤快点就是。你还有什么相好的需要告别,赶紧点,我马上要赶路。”甄灵儿鼻翼一皱,老气横秋的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