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妩媚动人

    “没了。”王敬差点气得背过气去,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来。

    这师姑还真是把自己当成长辈了,路上少不了她的刁难,得想想办法,把这美女推到,然后变成随身伴侣就好。不知道这样错乱辈分,师父会不会扒了自己的皮?哦,走一步看一步。王敬心中闷骚的想着,跟随在甄灵儿的后面往山门外飞去。

    头顶蓝天如洗,红日高照,脚下青山叠翠,白水环流,身边绝色美女相伴,香风阵阵。出门片刻,这些美景就将王敬的郁闷一扫而空,王敬也开始享受这难得的悠闲美好时光。

    为了拉近彼此的距离,王敬不时提出修炼上的一些问题,甄灵儿都能一一作答,而且还非常的详尽,有时还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常常让王敬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对甄灵儿的身份更加确信起来,也只有金丹老祖,才能培养这样知识广博的妹妹。

    修炼方面的事情解答完毕,王敬陆续提出炼丹,炼器,阵法,禁制上面的一些疑惑,甄灵儿照样能够对答如流,让其收益匪浅。

    而且此女外表柔媚可爱,体内法力更是惊人,领着王敬狂飞了五个时辰竟然面不改色,气不常喘气。为了保持和她的距离,王敬已经偷偷把金海内存储的魔气,偷偷转换成了灵气供飞剑驱使之用,中间还偷偷的喝了几口灵酒,来快速补偿耗尽的法力。

    “师姑,天色将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们今天就在荒山野岭里找个地方住一晚上吧。我法力已经无以为继,不能继续赶路了,如果师姑觉得我是累赘,就独自继续飞吧。”

    临近一个小山顶部,王敬摸了一把额头的虚汗,难为情的对甄灵儿低声说道。

    “哦,你终于肯开口求饶了,说明你有自知之明啊。算了,我这做长辈的,怎么可以丢下你这晚辈不管呢。你莫非想找个借口,回头在我姐姐哪里打我的小报告吧?”甄灵儿无限风情的横了王敬一眼,咯咯的娇笑着打趣道。

    “这样连飞五个时辰,行程超过五百里,弟子要不是有灵酒灵石补充部分法力,早就飞不动了。师姑和我同为炼气十层的修为,怎么还游刃有余的样子?弟子感觉非常奇怪啊。”在一块平整光滑的石头上坐下之后,王敬满心疑惑的问道。

    “你这个晚辈才炼气十层也能坚持到此,我这长辈的修为还高你那么一点点,难道还要表现得弱不禁风你才满意?”甄灵儿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弟子一路之上使用了灵石和灵酒补偿消耗的法力,而师姑却什么都没进补过,所以才有此一问,师姑莫怪。”

    “这个是秘密,就不告诉你。我们结伴而行,你老是喊我师姑,都把我叫老了,以后在宗门之外,就叫我灵儿吧。”甄灵儿调皮一笑。

    “灵儿?”王敬疑惑的问道。

    “怎么?不乐意?叫甄灵儿也可以。”甄灵儿秀美一挑,万种风情的说道。

    “灵儿你好美啊,真想娶回家做媳妇。”没了辈分的束缚,王敬看着近在眼前的绝色,由衷的叹道。

    “你赶紧恢复法力吧,一会有人来找你麻烦来了。”看着王敬花痴的样子,甄灵儿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认真的说道。

    “哦,麻烦来了有师姑顶着,我做晚辈的自然不怕。”王敬口头回复了一句,敏锐的神念注意到甄灵儿神色的变化,知道真的有危险即将降临,也就闭口了。

    只见他一招手,一只白玉酒壶就滴溜溜的落在了手中,扒开瓶塞,仰口灌了几下,收好瓶子,手中抓住两颗中品灵石,盘膝而坐,快速的回复其法力起来。

    “你喝的是什么?味道很好闻的,给我也来一壶。”甄灵儿翘着鼻子,不停的嗅着空气中的酒香,眼巴巴的对王敬说道。

    “这是我亲自酿造的玉液琼浆,灵儿那么可爱,就送你一壶吧。”王敬从戒指中取出一壶灵酒,抛给对面的甄灵儿,呵呵的笑着说道。

    “嗯,味道不错,甜甜的,香香的,甜而不腻,香而不郁,恰到好处。酒中灵气充沛,喝一口神清气爽,还有加速恢复法力和神念的功效,哪里是你一个炼气期弟子能够酿造的?”甄灵儿品尝了一点,赞不绝口的问道。

    “英雄不问出处,好酒亦同此理吧。难道觉得一碗灵米好吃,就得追究是哪块灵田种的?”

    “不愿说就算了,总之,这酒不得随便在外人面前显露。”

    “灵儿你是内人,不要把自己当外人。”王敬的嘿嘿笑道。

    “谁是你内人,这话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那么别扭。”

    “这有什么别扭的,灵儿内人,以后这种灵酒想喝就喝,敞开了对你供应。”

    “你小子没安好心吧,是不是想来个酒后乱性?生米煮成熟饭?”甄灵儿一边小口小口的品着灵酒,一边斜着眼睛盯着王敬,似笑非笑的说道。她的俏脸在灵酒滋养下,变得白里透红,更加妩媚动人。

    “灵儿内人,这种酒对你来说,就是喝着感受美好生活的,要想你喝醉的酒,世上还没酿造出来。”王敬盯着甄灵儿的凹凸有致的娇躯,倾国倾城的脸蛋,勾死人不偿命的眼神,不自然的说道。心中却是盘算,上次喝的那种把自己醉得一塌糊涂的灵酒,不知道能否醉倒她。

    “有本事就赶紧酿造出来,我等着品尝。”

    “哦,酒不醉人人自醉,我现在已经是醉了。”感受到危险越来越近了,王敬赶紧喝下两口灵酒。

    没有稀释的灵酒入口,立即化作汹涌的灵气游走在四肢百骸,手中的两颗灵石也传来温润的两道灵气,和灵酒的灵气快速的汇合于丹田,接着化作丝丝魔气,滋润着干涸的金海。

    一炷香之后,在灵石和灵酒双层作用下,王敬体内灵气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金海之内的魔气也恢复了二三成。不过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危险,他暂时也顾不得将灵气转换成魔气,毕竟转换还得花费一定时间,也许危机关头,这点转换时间就足够让他置于死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