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气血翻腾

    远处一个黑点急速向此地赶来,很快黑点变成了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大汉,满脸横肉,眼露凶光,气息竟然是筑基初期境界,只是因为赶路的原因,气息有些不稳。

    他从一把寒光闪烁的飞剑上跳了下来,顺手将飞剑抄到手中,眉头一挑,就开始大声喝骂起来:“小子,听闻你早上才出门,本以为你要一路游山玩水的慢慢闲逛,没想到你一路狂奔,竟然连续飞行了五个时辰,让老子耗费了不少灵石才赶到此处。”

    “哦,这位师叔,你我素昧平生,找在下有什么急事?”王敬一见来者不善,连忙站立起来,一边假装疑惑的询问,一边偷偷把幽冥飞针释放了出来。

    “老子范建荣,是云露峰看守药园的刘萍的同乡。听她说,我弟弟范建秋在春月楼与你有点冲突,结果当日我弟弟就失踪了,凶手不是你又是何人!小子快快交出储物袋,我留你个全尸。”范建荣牛眼一瞪,不容分辨的吼道,同时放出筑基期灵压,向王敬扑面而来。

    “果然是贱人,大老远跑来打扰爷爷赏风赏月赏花香。”王敬嘴角微翘,不屑的讽刺道。

    此时他双元神合一,神念堪比筑基期七层,范建荣放来的灵压虽然铺天盖地的,到他身上却如泥牛入海,不起半点浪花。

    “咦,你小子才炼气期修为,竟然挡住了我的灵压,怪不得能让我弟弟失手。”范建荣看到自己全力释放的灵压,王敬不屑一顾的样子,满脸横肉一凝,惊讶的说道。

    “失手?这么说,你知道你弟弟经常干这种杀人夺宝的事情?”

    “是又如何?弱肉强食是修仙界不成文规定,你不知道那说明太嫩。”

    “哈哈,贱人的弟弟还是贱人,技不如人还出来学人打劫,死了活该。”王敬一边放出神念反击,一边哈哈笑道。心中对那种弱肉强食的法则反感至极,却又无可奈何,还是打起精神,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

    “小子,怪只怪你得罪了你不该得罪的人,今日你死定了。”

    “是你还是胡琏?”

    “当然是胡琏。筑基以下皆蝼蚁,没我弟弟的事情,你还入不得我的法眼。”范建荣一捂胸前白须,不假思索的说道。

    “你这老头别倚老卖老,你睁开狗眼看看,我修为几层,你弟弟几层,还能让你你弟弟在宗门内无声无息的消失。你这是骂宗门的巡查长老太白痴,还是骂弟弟太白痴。”

    王敬见老者说话如此无理,知道无法善了,不如光棍得骂个痛快。

    “小子,你虽然只有炼气十层,但是能从血色禁地中活着出来,一定有诡异手段,不排除我弟弟被你出其不意的下毒手暗算。“

    ”与我弟弟有仇的低阶弟子不多,谁都知道,动了我弟弟就没有好下场,那些知道我底细的小子,肯定不敢打我弟弟的注意。我经过多方打听,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你身上。“

    ”只是你一直在宗门里呆着,找不到出手机会,今日不灭杀你难消我心头只恨。小子废话少说,看剑受死吧!。”

    甄媚儿释放的气息只有炼气期十层,范建荣直接无视了她的存在,大喝一声就要祭出飞剑。

    就在此时,他的耳中忽然传来一声毋庸置疑的声音:“不能用攻击法器,其他手段勿论,你如果想逃走,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就在他要还口之时,一种强大的威压让他深陷冰窟,寸步难行,动动手指也不可以。

    强大威压随着话音消失时就消失了,范建荣额头冷汗涔涔,连忙收回手中飞剑,走也不敢,留也不安,正在两下为难。环顾四周,除了王敬嬉皮笑脸的望着他,另外一个绝色美女正在看远处的风景。

    人家一直是炼气十层的灵气波动,难道这里还有另外隐藏的高人,想对这小子不利?想假他筑基期的手去灭杀这炼气十层的小子?

    王敬见这老小子前后神色不对,虽然将幽冥飞针潜行到他身边丈许距离,也不敢轻易动手。他还从没正面对上过筑基期高人,就是偷袭心中也没底。万一被人家负伤而逃,那么他欺师灭祖的罪名肯定是少不了的。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把云灵印秘术施展到了极致,将甄媚儿和老者一起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云雾之中。

    “哼,杀鸡焉用宰牛刀,老夫的鬼妖之嚎就能灭杀你,给你留个全身也算你的造化。”

    “啊啊啊-------”一阵凄厉刺耳的声音化作飓风向王敬刮来,离他最近的两枚正面潜行的幽冥飞针,承受不住音功的压力,忽然“"bo bo"”两声爆裂开来。悬在他头顶丈许高的那根幽冥飞针,也震得飘飞数丈远。云灵印释放的云雾也在不停翻腾,变得稀薄了很多,仿佛受了重创。

    王敬还来不及心痛飞针,云灵印秘术受了干扰,法力反噬,胸中一阵气血翻涌。鬼妖之嚎化作无孔不入的神念攻击,正在强行攻击王敬的神念之海,在他的神念之海上刮起了一股龙卷风。

    王敬因上次使用碎魂弓之后,神念之海上空笼罩着的一层灰色阴影,竟然自发挡住了大部分神念攻击。就算小部分突破阴影光罩的阻挡,也只是让王敬气血翻腾,耳膜胀痛,运转法力调节一下就迅速恢复好了。

    想不到这种鬼妖之嚎能够越级攻击,如果不是神念比对方强得太多,今天还真的着了他的道。只是这种法术施展起来,形象太过难看,只能让傀儡使用。

    王敬迅速在身上拍上一张柔水光罩符篆,一个蓝汪汪的光罩就护着全身,可惜这声音穿过柔水光罩丝毫不受影响。如果不是他释放的白色云雾有减缓音波攻击效果,只怕他已经躺在地上了。王敬一抬手,取出厚厚一叠火球符篆,激发其中十几张,化作漫天碗口大的火球向范建荣攻击。看似气势汹汹的火球竟然被鬼妖之嚎一个个吹灭,就连夹在其中的一张天雷地火符篆也只是多闪了一下金色雷丝,就和其他火球符一样化作了飞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