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湿了全身

    炼气期修士的法术攻击在筑基高手面前竟然无效,王敬第一次碰到,心中难免发慌。想想范家荣那杀人的眼光,求饶也是浪费口水,不如拼死一搏,就是死也要让他付出代价。王敬心中发狠,几个念头飞快的转动起来,他不但是炼气十层的法修,神念堪比筑基七层修士,还是强筋健骨诀第二层的体修,要拼命也只有释放神念幻术,赤膊上阵轮拳头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就在鬼妖之嚎气息将近时,范建秋神念大耗,已经降落到炼气期强度,王敬立即施展云蒸霞蔚功法,在范建秋面前幻出无边血海。血海里鬼头无数,一个个纷纷跳向他,撕咬他。范建秋一时不察,变得手忙脚乱起来,每每击溃一个鬼头,又有更多的鬼头冲了过来,杀不胜杀。

    趁此机会,王敬左手持黑色鬼头盾牌,防御全开,顶着无数道的飓风,忍着神念的消耗,猛然向范建荣大步冲去,挥起右拳头就是一顿暴打。

    就在王敬拳头离体之时,范建荣身前亮起一道金色光罩,拳头打上去凹了一个坑,很快又恢复到原样。王敬再次激发十几张火球符,攻击在金色光罩上,光罩也是晃了几晃就安然无恙。

    王敬取下飞剑,快速注入法力,化作丈许大小的银色巨剑,不停的砍上去,光罩依然纹丝不动。

    既然这老家伙躲在乌龟壳里鬼叫鬼叫的,就让他永远不要出来好了。王敬一狠心,招出了伤势完全恢复了的修罗蜘蛛,心念一动,传授了困敌方法。小家伙遭受了鬼妖之嚎的攻击,一腔怒火正无处发泄,立即张口喷射出一团粉色丝网,逆风奋力将金色光罩连同范建荣一起包裹了进去。

    修罗蜘蛛的粉色丝网具有隔绝灵气的作用,范建荣吸收不了周围的灵气,号音立即中断,发生反噬,范建荣吐出一口鲜血,金色光罩也暗淡了下来。他掏出一颗核桃大的散发腥臭味的红色丹药,一口吞入腹中,脸色变得血红,筑基期气息立即狂暴起来。金光光罩一涨再涨,很快将粉色丝网绷紧,还有数出断裂。

    王敬现有的手段,除了天魔雷炎刃没有使用出来,其他的手段尽出了,不过为了隐藏自己修炼魔攻的痕迹,王敬不会轻易使出,除非他有把握杀人灭口。

    眼看范建荣就要撑爆蛛丝网脱困而出,王敬的拳头如雨点般飞快锤击在蛛网中的范家荣身上,打得他嚎叫不断,左手手臂也被打骨折了,左腰肋骨被打骨折了。筋断骨折,行动不便,法力不畅,气势越来越弱。他发出的刺耳嚎叫变成了痛苦的惨叫,毕竟筑基法修的身体和体修相差太远,何况现在又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范家荣生死攸关之间,再也顾不得那个虚无缥缈的高手威胁,口吐飞剑,几个呼吸就把蛛网斩开了一道缝隙,右手一挥,发出一道碗口粗的火龙,将王敬连人带盾一下击飞数丈远。

    火龙一击之下,鬼头盾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接着盾面出现大量如蛛网般的裂缝,碎成了几十块掉落地上。王敬不敢直面发狂的筑基高人怒火,咬咬牙,把最后两张天雷地火符篆掏了出来,注入法力激发后,施展诡异身法靠近范家荣,压进了尚套在他身上的破损蛛丝网中。紧接着一个倒头飞回,在身上连拍上四五张金刚符篆,然后口中大喊两个“爆,爆!”

    火光冲天,雷电交加,蛛丝网如冰雪消融。修罗蜘蛛好在危机关头,被王敬收进了天魔戒指之中,没有收到大的伤害。而范建荣就大大的不妙了,他的金光光罩也彻底破损,天雷地火符余威攻击到他身上,炸得他头发焦黄,根根直立,衣服焦黑破损,左臂不翼而飞,伤口处还有金色雷电在不时斯斯闪动。

    他的眼中红色渐渐褪去,暗淡无神,气息降低到了极点,而且身体在雷电的攻击之下,已经处于短暂麻木状态。

    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哪里去找,王敬气息暴涨,飞身而回,对着范建荣拳**加。以他强悍的天魔不灭之体,修炼的强筋健骨诀加持之下,什么双风灌耳,黑虎掏心,猴子偷桃,二龙争珠,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都施展了七八十遍,直到脚酸手软无力再打时方才停下。

    望着地上的一团肉泥,王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徒手搏杀了一个筑基期的高人。暂时没了危险,王敬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大喘气。脸色惨白如纸,冷汗湿了全身,法力和体力大量透支。

    此时他身周的云雾已经在战斗中消耗一空,又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收集云雾瘴气了。经此一战,王敬方才明白,炼气期修士在筑基期修士面前如蝼蚁。什么飞剑术,火球术,对筑基期高人如抓痒,如果不是关键时刻炼体术发挥大用,只拍再一个照面就会被灭杀了。

    王敬积蓄一丝法力,从天魔戒指中取出灵酒,咕噜咕噜连喝几大口,快速的恢复消耗的法力和体力。片刻之后,他把酒壶一收好,抬头一看,发现不远处的甄媚儿正朝着他点头微笑,刹那间的芳华惊艳至极,让他目乱神迷不能自拔。

    “没想到你本事和胆子都不小啊,连筑基期的高人也敢动手,宗门长辈也不畏惧。”甄媚儿见王敬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也不着恼,竟然咯咯的娇笑起来。

    “师姑过奖了,还不是有你做靠山吗?要不然我哪敢动手,只能坐以待毙了。要说胆子,我还真不是一般的小,可人家明明要杀我,却放弃筑基期最依仗的飞剑,搞什么鬼妖之嚎来蛊惑人心,这一点真想不通。”王敬收回甄媚儿身上的目光,晃了晃脑袋,疑惑的问道。

    “咯咯,也许是人家看你修为低,不屑于用飞剑对付你。毕竟人家高你一个境界,动用神念秘术攻击你,已经算是非常看得起你了。谁知道你是个异数,竟然在他得意之学鬼妖之嚎下还能保持清醒。结果阴沟里翻了船,被你用那个云蒸霞蔚幻术偷袭之后,神念大损,再加上不错的灵宠和符篆配合,强大的炼体术,给活活围殴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