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没有王法

    ”不管怎么说,你也是越级战斗并获完胜的第一人了,你的蜘蛛粉嘟嘟的,好可爱哦。”甄媚儿指着爬在王敬身上的修罗蜘蛛,咯咯的笑着说道。

    “师姑过奖,侥幸而已,何足挂齿。刚才你怎么知道我有麻烦,而你却丝毫不惧?”王敬没有回答甄媚儿的话,反而问出心中的更多疑惑。

    “我是你师姑啊,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再说出了事情,不都是男人在前面顶着吗?你都没被打趴下,我怕什么。”甄媚儿斜了王敬一眼,笑意盈盈的说道。

    “哦,原来如此。你说说这天边飞来的是什么怪物?这次莫非是找你麻烦的?”王敬看着天边越飞越近的两个黑点,憨笑着说道。

    “这麻烦依然是你的,和我无关,今天你出门看错了黄历,等下就知道什么叫祸不单行。”甄媚儿望着快速飞来的两人,神色不变的笑道。

    “莫非麻烦只喜欢找帅哥,不喜欢找美女?”王敬摸摸被汗水和灰尘蒙蔽的脸颊,无奈的说道。

    “切,你现在的狼狈模样很帅吗?这两人其中的任何一个单打独斗你也不是对手,何况是两人联手对付你,只怕你今天凶多吉少了。说吧,送我什么东西,能让师姑我勉为其难的出手?”甄媚儿笑靥如花的说道。

    “你想要什么?以身相许可以吗?”王敬摸了摸头,无奈的问道。

    “你的小命值什么?把你身上能拿得出手的最好的东西给我吧。”甄媚儿不停的眨巴着眼睛,满脸笑意,她有心了解这个小家伙的底细,便拼命压榨其手段。

    “师姑,我身上最值钱的当然是我自己,有心以身相许,师姑又不接受。我娘亲给了个手镯给我,非常的漂亮,如果戴在你的手上更是锦上添花。不过那手镯是给她未来儿媳准备的,你如果确定要,我就给你吧。”

    王敬毫不犹豫的从怀中取出蓝玉手镯,在阳光下散发着安宁和谐的润泽,随着手指的抖动,蓝光流转,分外美丽,甄媚儿一见就移开不了目光。

    “来,我帮你戴上。”王敬看到甄媚儿眼中的火热,微微一笑的说道。

    甄媚儿情不自禁的伸出纤细白嫩的左手,并拢修长的五指,稍稍用力就把蓝玉手镯套在了手腕上,喜不自禁的晃动了几下,还真是合适。

    她习惯性的用神念一探,发现上面竟然有王敬的神念附着在上面,用手轻轻一拂,就将王敬的神念尽数消除干净。

    “咦,这竟然是罕见的储物手镯,空间好大啊,还有灵药,灵兽、炼器,炼丹的各种材料分仓,居然有九格。里面还有手镯的祭炼口诀,莫非是上古修士的传承?”甄媚儿不停的用神念探查着,发现蓝玉手镯的内部空间特别大,俏脸上的兴奋之色越来越浓,最后竟然兴奋得自言自语的。

    限制于材料原因,现在元婴金丹修士一般都使用的是储物袋。只有极个别运气好的修士,从上古修士的洞府中得到过储物手镯,那空间也是比寻常金丹修士储物袋的两三倍大小。一旦出现,都被元婴后期修士强行收购了,哪里能轮到炼气期修士拥有?

    这储物手镯不但空间大,而且做工如此漂亮,甄媚儿一见就心中惊喜不已,哪里还管是谁赠送的,戴在手腕上就不舍得脱下来了。毕竟储物手镯稀有,存取物品比储物袋更加方便,斗法时更占优势。

    “师姑对我娘亲的礼物还满意吧,我想她看到你也一定非常惊喜的。”王敬见自己大方的出手果然震惊了甄媚儿,不禁得意的笑着说道。

    “你娘亲难道得到了上古传承?那怎么不把上古大能的本领传授给你,反而让你拜入火云宗?”甄媚儿用白嫩嫩的右手,不停抚摸着晶莹剔透的手镯,又惊又喜的问道。

    “什么上古大能的传承,一对小娃儿死到临头还妖言惑众,莫非想骗道爷我入你们的陷阱不成?”就在王敬张口准备回答的时候,两个筑基期的修士从天而降,带起的狂风飞沙走石,灌了王敬一嘴。

    来人一个年约五十多岁,青衣道袍,贼眉鼠眼,下巴一把稀疏的山羊胡子,修为有筑基二层;另外一个四十许,一袭白衣,五官端正,修为有筑基十层,面上带着自命不凡的笑意。不过当他看到甄媚儿的绝色面容时,立即被迷得目瞪口呆,,鼻血喷了一地也不自知。

    “丕丕,两个老家伙想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劫?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王敬刚刚经历一场大战,虽然时间短暂,法力和体力却损耗了小半,云灵印秘术被破,法力遭到反噬,气血还没理顺,竟然有来了两筑基修士寻仇。没能提前布置八方驱狼阵,几乎是难逃一死,就光棍的叫骂起来了,能拖得一刻法力和神念就多恢复一分,多一分逃命希望。

    “师弟,我和这位仙子谈谈心,那个小子就交给你了,别把牛师叔交代的事情办砸了。”白衣修士看着甄媚儿,头也不回的吩咐身边的老者。

    筑基期十层的修士比筑基二层的还要年轻很多,修仙界是以修为论辈分的。

    “师兄就放心去谈心吧,这个小辈我是手到擒来。”老者眼中掠过一丝妒忌和惊艳,对白衣修士恭谨的说道。

    对上筑基期二层还有一线生机,如果那个筑基期十层的修士出手,只怕十死无生,看到那个白衣修士带着笑意走向甄媚儿,心中不由一紧,算计着如何速战速决,再和神秘的甄媚儿一起对付那个筑基期十层的修士。

    “小子,你在血色禁地中,截杀了我们驭兽宗那么多弟子,早就死有余辜。只是你一直躲在宗门内不出,我们也不能上火云宗寻仇,这才让你逍遥了那么久。今天你自己出来送死,不枉我们在火云宗外等候那么久,小子纳命来!”

    “老家伙,休要血口喷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截杀了驭兽宗弟子?明明是你们驭兽宗弟子打劫我火云宗弟子,我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何况五宗联盟规定,禁地中的恩怨不带出禁地,你这么大年纪不会是老糊涂了,需要别人提醒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