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道深沟

    王敬连忙取出金光符篆贴在身上,一边大声分辨道。

    “小子你有种,不但灭杀了我们牛有德长老的孙子,居然还灭杀了牛长老的一缕分魂,害得他冲击金丹后期功亏一篑,修为反而降落到金丹初期。如果不是急着稳固修为,他老人家会亲手杀上火云宗的。”

    “老家伙有这种造孽的徒子徒孙,死有余辜,没走火入魔死掉,都是上天网开一面。今日还敢让你们来截杀我,也不怕天打雷劈。”

    “小子徒逞口牙之利,老夫让你生不如死。”

    “老家伙徒逞匹夫之勇,尽管放马过来。”

    山羊胡子老者气得喷出一口老血,恨声取出一把黑色飞剑,瞬间化作一条火红的游龙,带着炽热的光芒向王敬飞来。王敬赶紧施展流星赶月步法,向左一侧闪,堪堪躲过飞剑攻击,身上衣服已被火剑带走一片,缺口处凉飕飕的。这一剑只惊得王敬头皮发麻,暗道今日小爷要归位了,这么好的师姑再也不能陪伴,真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啊。

    “小子,光躲是没有用的,下一剑就让你魂飞魄散。”老者一击不中,心中惊讶,面上不耐,操控飞剑再次向王敬斩来。

    “老匹夫,就会胡吹大气,你又老又蠢,连飞剑都拿不稳,还怎么杀人?赶紧回家自切**吧。”

    王敬一边跳跃躲闪,一边洒出几十个低级傀儡。这些傀儡对付炼气期修士还可以以量取胜,对付筑基期修士不堪一击,王敬自然不是拿他们出来战斗的,而是用分元神操控傀儡,按方位布置八方驱狼阵。

    那个年轻修士对老者非常有信心,竟然不顾这边的战斗,却降落到甄媚儿身边,和她攀谈起来。甄媚儿的绝色让他意乱神迷,热情的找着借口,对她大献殷勤,忽略了身边的威胁。甄媚儿也不知和他说了什么,竟然逗弄得那个修士眉开眼笑,连连点头哈腰。

    王敬借助低阶符篆,把来袭的飞剑稍微打偏一点点,又险之又险的躲过了第二次攻击。为了分散老者的注意力,他在躲闪的同时,把老者祖宗八代骂的体无完肤,气得老者七窍生烟。

    第二次又没斩中王敬,那修士的老脸被打得啪啪响,顾不得碾压那些不上眼的低级傀儡,操控飞剑对着王敬紧紧追杀。飞剑呼啸火光闪闪,符篆爆炸响声不绝,却没有对王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王敬这边亡命奔逃,甄媚儿那边巧笑嫣然,同人不同命,王敬很郁闷,却也庆幸,毕竟筑基十层的修士没有出手。他一边躲闪飞剑追杀,一边控制傀儡快速布置阵法。上次准备充分,用中品灵石布置的八方驱狼阵,灭杀了两只二级顶阶的妖兽蜘蛛,不知道这次匆忙间布置的阵法,能发将这个老家伙击退。

    “小子,你竟然懂阵法?在本座手下逃命还有闲心布置阵法?只要杀了你,这一切不过是徒劳罢了。”老者数十次攻击,次次落空,一张老脸变成了猪肝色,对着狼狈躲闪的王敬咬牙切齿的说道。

    “老杂毛,你现在追得小爷上蹿下跳,等下小爷让你哭爹叫娘。”王敬一下没完全避开,手臂被灵器飞剑切开一道寸许长的伤口,疼得破口大骂。

    “有种你别跑,看老夫怎么收拾你。”

    “有种你别追,看小爷用阵法怎么困杀你。”

    随着一个个阵盘的点亮,一个方圆百丈的阵法光罩渐渐升起。为了增强阵法威力,王敬连稀有的中品冰灵石和中品雷灵石都用上了,勉强凑成了一个半数用中品灵石布置的阵法。

    王敬掏出主阵盘,注入法力,念动咒语,一道冰冻箭对着飞近面门的飞剑撞去,把飞剑撞开了十几丈。王敬趁机操控阵法,把飞剑隔离起来,被后续赶来的傀儡收进了腰间的储物袋中。

    “老匹夫,刚才追得小爷上蹿下跳,现在该小爷打你屁屁了吧。”王敬收起阵盘,抡起拳头,哈哈笑着向老者冲了过去。

    王敬强筋健骨诀修炼到第二层大圆满境界,可以硬抗上品法器,身体强度比筑基法修要强大许多,对付没有灵器在上的筑基期修士,最好直接用拳头揍。

    老者还没从失去飞剑的惊讶中反应过来,王敬施展流星赶月已经到了身前,一记右勾拳打在老者脸上,将老者打了个飞天而去,地上掉落三颗带血的黄牙。

    “小子你狠,老夫的手段还没施展出来,等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老者从地上爬起来,带着漏风的声音含糊不清的说道。

    “对付你这种老匹夫还有更狠的。”王敬嘿嘿一笑,一个箭步上去,飞起一脚,将老者踢了个狗啃屎,在惯性下,滑出了丈许远,将地面勒出一道深沟。

    王敬一招得手后,心中郁闷之气一泄而空,正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一只丈许高的白额吊睛虎突然出现在眼前,差点和他撞了个正着。那老虎散发出二级初阶气息,对着王敬一声长啸,震得他耳膜生疼,大阵一阵摇晃。

    一时打得痛快,竟然忘记对方是驭兽宗修士,王敬暗呼晦气。

    “小子,让你见识一下驭兽宗修士的拿手好戏,你慢慢品味吧。”老者放出老虎妖兽之后,对着王敬得意的哈哈大笑,眼中尽是杀意,恨不得立即将王敬撕成粉碎。

    “老匹夫,比小爷高了一个大境界,居然还需要找帮手,你活到狗身上去了。”

    王敬躲闪不及,被老虎一爪拍飞几丈远,滚在地上,弄得灰头土脸、他一边吐着嘴里的鲜血,一边对着老者恨恨的骂道。

    “老夫游骑兵,纵横修仙界数十年,第一次被炼气期小鬼逼出灵兽,你死有荣焉。”游骑兵嘿嘿一笑,操控白额吊睛虎继续向王敬扑来。

    此时阵法已经布置完毕,炼气期低阶的傀儡的攻击,对筑基期修士来说如隔靴抓痒,还容易被损毁。王敬分元神赶紧收了傀儡,和主元神合并归一,神念立即提升到筑基期七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