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泉流雪域

    “你一坐就是两个多时辰,人家腿都站酸了。快点走,去热闹城镇看看,找点好东西孝敬师姑。”甄媚儿狡黠的眨了眨丹凤眼,咯咯的娇笑道。

    “我这一打坐,怎么一下就过去了两个时辰?以前打坐恢复法力的时候要保持警惕,经常都是半睡半醒状态的,这次竟然进入深度冥想状态了,真是不可思议。”

    王敬这才想起,身上能维持两个时辰的金光符篆光罩消失了,时间过得如此飞快。

    “太虚幻镜非常强劲,对它笼罩范围内的一切事物都有幻觉作用。如果我不取消太虚幻镜形成的幻景,你就算在里面呆上一年,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甄媚儿抚摸着皓腕上的玉镯,自信的说道。

    飞行了数百里,一路上还是荒无人烟,王敬有些法力不济,协商停下来歇歇脚。二人坐在山顶,生起一堆篝火,吃些灵果,饮点灵酒,海阔天空的谈论起来。

    甄媚儿虽然看起来年龄不大,见识非常广博,对王敬心中的很多疑问,都能用几句话简洁明了的解答,而且一针见血,让他心中充满真诚的敬佩之意。看着甄媚儿在篝火映照下的勾魂笑脸,王敬心中小鹿直撞,不想点其他圣神的事情,就对不住眼前颠倒众生的妖孽美女了。

    甄媚儿将王敬的祖宗八代都问了个清楚明白,对他的乡村淳朴生活也极是向往,踏入修仙之路以来,每日都是拼命修炼。现在反观,倒是凡人的生活更加的悠闲自在。

    经此彻夜长谈,两人的关系更加密切了,为了方便在外面行走,甄媚儿主动提出二人姐弟相称,王敬以后就喊她媚儿姐。王敬得此大赦,更是眉开眼笑,媚儿姐长媚儿姐短的叫个不停,问起问题更是越来越刁钻。诸如何年何月何处出生,闺蜜几个,是否漂亮,有无双修道侣。

    甄媚儿对王敬提出的问题,是有选择性的回答,对涉及她的身世则是三缄其口,或者左顾而言他。对修炼上的问题,或者修仙界的逸闻趣事,则是有问必答。

    听着软语,闻着温香,喝着灵酒,修仙见识还在蹭蹭的往上涨。王敬真恨不得让甄媚儿用太虚幻镜将他们照一下,让时间就静止在这旖旎的光景中。

    二人在路上飞飞停停,除掉了不少一级低阶妖兽,灭杀了几只为祸民间的凶兽,获得了大量善男信女的顶礼膜拜,王敬神念之海上的阴影越发淡了,仿佛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幕。

    一日,王敬带着甄媚儿来到巫峡渡口,看到渡口旁有一茶亭。茶亭白纱帷幕,迎风飘荡,茶香四溢,带着淡淡的灵气,还有一股幽幽的花香,沁人心脾。

    “好茶,师姐是否愿意共饮一壶茶再走?”王敬看着茶亭中冷冷清清,只有一个妖娆的粉衣女子,独自在专心致志的烹茶。

    “你是品茶还是品人?”甄媚儿斜了王敬一眼,娇媚的说道。

    “茶香人美,相得益彰。如果是媚儿烹茶,更胜仙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品尝到。”王敬一边向茶亭走去,一边哈哈的笑着。

    “想得美。”甄媚儿娇哼一声,扭着小蛮腰跟着走了过来。

    “小女子胡仙儿,恭迎两位仙师,请里面坐,请问是喝泉流雪域,还是七里飘香?”美貌女子年约双十,生得是如花似玉,眼中媚意横生,俏脸白里透红,盈盈笑意,万种风情。只见她优雅的掀起粉色罗裙一角,对着王敬二人热情的问着。

    “各有什么特色?”王敬欣赏着那美女的别样风情,微微的笑着问道。

    “泉流雪域,采用天山百年雪莲炼制,用乌江龙泉浸泡,经过九蒸九晒,紫檀木炭火烧水,小女子亲自冲泡而成。其色洁白,闻之清香,品之清冽,入腹温热,回味无穷。”

    “七里飘香,采用巫山雨前茶,配以火龙果仁,入口浓香,舒筋活血。老人可以滋阴壮阳,年轻人可以强身健体。”美女女子娓娓道来,声音如黄鹂婉转娇啼,听得王敬是分外舒畅。

    亭中只有两桌四椅,都是临窗而设,面对奔腾的巫峡江水,欣赏着两边的青山,仿佛人间仙境。王敬坐到靠窗的位置,大方的说道:“既然两种灵茶味道各有千秋,那就两种各上一壶吧。”

    “此茶非世俗之物,金银不换,每壶需十块下品灵石,还请仙师付了茶钱,妾身好为你们泡茶。”

    “希望你的灵茶能像你一样美不胜收。如果敢有欺骗,定拆了你这茶亭。”王敬从储物袋里掏出二十块灵石,塞到美女手中,手指顺便划过玉手,感到温润滑腻,先收回了一点利息。

    那女子收了灵石,咯咯娇笑着道谢,对王敬的调谐装作毫不知情。

    “一双眼睛还乱看,当心掉到人家的茶壶里去了。”甄媚儿不满的说道。

    “茶壶太小,装不下,如果能掉进那美女的怀里就更好。”王敬嘿嘿一笑道。

    “是师姑美,还是她美?”甄媚儿玉手扶着双腮,白了他一眼,娇声问道。

    “媚儿和她比,就如泉流雪域和七里飘香,各有千秋,品过才知道。”

    “想死啊你,莫非你还想同时品尝我和那个卖茶女?”甄媚儿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王敬一脚,飞了一个白眼骂道。

    “如果是你情我愿,又有何不可,我绝不会强人所难。”王敬白挨了一脚,装作很委屈的说道。

    王敬和甄媚儿相处日久,早把她师姑的身份忘到九霄云外,一路上斗嘴从不吃亏,两人的关系也因不断斗嘴而更加亲密。

    等了约莫半个时辰,胡仙儿捧着玉盘,玉盘上面放着一壶清冽的白茶,一壶浓烈的红茶,扭着"qiao tun",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小心的把两壶茶,四个玉杯放在桌上。

    “好茶要耐心烹煮,二位久等了,请品尝。”胡仙儿把桌上的四个玉杯,分别斟好了两杯泉流雪域和七里飘香。

    “有劳仙子了,这是茶钱,请收好。”王敬掏出一把灵石,塞在胡仙儿的手中,哈哈的笑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