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炼化茶毒

    []就胡仙儿翻身坐上王敬的身体时,一张粉色丝网忽然凭空撒出,向她当头罩了过来。胡仙儿匆忙逃避,却被王敬迷迷糊糊的抱紧了白腻的大腿,一时抽不出身来。就是这短暂的一耽误,胡仙儿就被牢牢的套在网央,俏脸因惊讶而变得惨白。

    胡仙儿脚并用,奋力挣扎,却无法阻止粉色网口迅速收缩。修罗蜘蛛的网上,散发着粉色毒雾,毒雾沾染到胡仙儿的身上,燃起一片嘶嘶的响声,发出难闻的恶臭。

    王敬睁眼看时,只见胡仙儿已经被成功暗算,她的头和双、大部分身体都被粉色丝网包裹着,雪白的皮肤多处脱落,身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想从网口出逃脱。

    胡仙儿本身有四级顶阶,本身攻击力不大,靠着媚术勾引过路的修士,不断的增长修为。这次用灵茶迷昏了甄媚儿和王敬,本想大大的采补一番,为了体验极乐境界,自己将一身法力大部分封印,短时间自然无法挣脱出去。

    生死之间,胡仙儿挣扎异常激烈,粉色丝网正在一根根的断裂,要不了多久,就可以从脱困。一旦脱困,以王敬和甄媚儿现在的身体状况,只怕挥间就被灭得渣都不剩。

    就在甄媚儿美目紧张的圆睁之际,数十只拳头大小的紫玉黄蜂飞了出来,对着正骑在王敬身上的胡仙儿,裸露在外的一双大腿,纷纷发出黑色风刃。这些黄蜂是禁地万仅存的,了妖兽毒蜘蛛的毒,身体产生了变异,连发出的风刃带着浓浓的毒气。

    这些黑色风刃单体威力不大,但是瞬息间数百道,同时切割在胡仙儿的大腿上,切出了数十条浅浅的伤口。伤口钻入毒气之后,立即化脓变黑,发出让人头晕目眩的恶臭,让其经脉变得更加僵硬,法力无法正常运转。

    第二元神一边指挥修罗蜘蛛和紫玉黄蜂作战,一边从天魔戒指取出一瓶紫玉蜂皇浆,迅速的喂到王敬口,化解他身上的毒性,并双元神合一,及时控制渐渐恢复知觉的身体。

    “刺啦”一声巨响,修罗蜘蛛的粉色丝网再次破裂,修罗蜘蛛遭到法力反噬,身体萎靡的昏倒在一边。没有修罗蜘蛛的控制,胡仙人两下撕开身上的粉色丝网,带下一块块腐烂的黑色皮毛。

    “那妖孽要恢复法力了,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快阻止她!”甄媚儿浑身滚烫,酸软无力的叫喊道,听到王敬耳犹如一级春药,差点流出鼻血。

    幸好双元神合一,元神重新控制了身体,紫玉蜂皇浆也在仓促间解除了部分毒性,加上他的天魔不灭之体本身抗毒性能力强,法力封印了,体力还在。就在胡仙儿动解除自己封印之际,王敬抱着她的身体一滚,将她狠狠的压在身下。左抓住她施法的玉,右握拳,照着她的脑袋就是一顿猛砸。

    “嘭嘭嘭”,一拳紧接着一拳,打得胡仙儿眼冒金星,刚刚聚起的一成法力又被打散。虽然胡仙儿仅存的法力足以灭杀王敬无数次,可惜近身肉搏之下,她没有动用法力的会,身体强度远不如修炼了强筋健骨诀第二层的王敬。

    数十拳之后,绝代妖狐竟然被王敬打得头破血流,昏死了过去,化成一只伤痕累累的白色狐狸。

    第二元神受茶毒的影响,也是昏昏欲睡,经过一场激烈的肉搏战之后,感觉浑身酸软。勉强收了修罗蜘蛛和紫玉黄蜂之后,他眼前一黑,一头倒在甄媚儿身边,沾满胡仙儿脑浆的右,正好压在甄媚儿饱满的玉峰之上。

    “小子你找死!”甄媚儿气得大喊,发出的声音却软糯至极,有种诱人犯罪的催情作用。

    王敬半睡半醒之间,感觉的柔滑,轻轻的揉捏了一下,受冰暖茶爱的催情作用,竟美美的昏睡了过去。

    “色狼,快拿走你的。”甄媚儿又羞又急,大呼小叫,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双抓住王敬的掌,想奋力移开。费了半天劲,结果还是以失败告终,反而让王敬上的红白之物,涂满了她白嫩的前胸,浑身无处不火辣。

    一个半时辰之后,甄媚儿积蓄了一丝法力,用法力清理经脉茶毒,越来越来快,不到片刻,就恢复了一成法力,身体得以自由活动。她羞怒的把王敬推到一边,站到茶亭间,背对着王敬,发出十几个柔水诀,将身体清理了数遍,迅速穿好衣服。

    “小子,今天让你占足了便宜,希望他日不要负我。”看着昏迷的王敬,甄媚儿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她扯一起锦被一角,盖住王敬光溜溜的下身,坐在大床边闭目驱毒。

    在沉睡的过程,王敬的身体一直在自动炼化茶毒,强化着他的肉身和经脉,并在他的血液生成一种新的茶毒抗体。下次遇到这种合成茶毒,只会当成美味品尝,根本不会再次毒,也算是劫后余生的福报。

    半个时辰之后,王敬悠悠醒来,茶毒炼化一空,经脉畅通,全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空气弥漫着醉人的处子之香。他微微睁开眼睛,发现甄媚儿在床前打坐,妖狐已经没了生息,连忙分出第二元神进入天魔戒指,继续参悟功法。

    “媚儿,这床很舒服,你怎么不多睡一会?”王敬双举过头顶,伸了伸懒腰,对着看过来的甄媚儿尴尬笑道。

    “看把你美得魂都没了。说吧,你看光了本仙子的身体,想死还是想活?”甄媚儿白了王敬一眼,声音冰冷的说道。

    “人生得意须尽欢,可惜一觉睡了过去。媚儿都收了我的聘礼,以后自然是要嫁给我的,就当是提前洞房花烛了吧。有媚儿如此美女做双修伴侣,我真的想再活五千年。”

    “哼,油腔滑调。看你本性还不坏,暂且不杀你,以观后效。不过你以后敢到处留情,别怪我让你做不成男人。”甄媚儿恶狠狠的说完,俏脸冰寒之意渐渐淡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