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公作美

    “我心中只有媚儿一人,得媚儿一人为妻,已经是前世修来的福分,绝对不会有其他念想。”王敬一把坐了起来,指天发誓道。锦被滑落一边也毫不知觉。

    “你对你大师姐,对你师父如何交代?”甄媚儿白了他一眼,酸溜溜的问道。

    “对她们只有朋友之情,师徒之情,感激之情,其他的都如白开水一样纯洁,媚儿别多想了。”王敬双手向天,连忙分辩道。女人都容易吃醋,哪怕是最亲近的姐妹也不能乱说,不过心中对师父和大师姐等美女默哀了。

    “男人三妻四妾我能接受,不如你把她们都娶了。至于秦筱贞,顾静芳等红颜知己,要得到我的认可才能进门。”甄媚儿完全以一副大老婆的姿态,开始对王敬立规矩了。

    “这些你都问过无数遍了,无需质疑我的感情。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有机会都找回来给你做丫鬟吧。我送聘礼给你之前,偶尔想想也是正常的。现在将唯一的定情物送给了你,我心里只想媚儿你一人就够了。”王敬双手合十,对甄媚儿虔诚的跪拜着,口中却是笑嘻嘻的说道。

    “哼,油腔滑调,不知道骗了多少个女人。是不是留恋那个骚狐狸的味道,现在舍不得起床?赶紧洗赶紧穿好衣服,我还有话找你谈。”

    甄媚儿说完之后,就自觉的转过身去,留给王敬自由活动的空间。其实修士的灵感比眼睛观察得都仔细,如果有心要看,转不转身都一个样。

    王敬跳下床,沐浴更衣,看着那个绝色的胡仙儿变成一只没有生息的狐狸,心中不由暗暗叹息了一下。都说红粉骷髅,没想到妖兽化成人也这么美。他将妖狐尸体收进了天魔戒指,感觉那个大床也是一件上品灵器,粉色纱幔有隐匿和隔绝声音的效果,留做以后野外生存之用肯定很舒适。

    收拾好一切,王敬关闭了茶亭法阵,青山绿水又在眼前,两个时辰的变化,仿佛自己过了一生一世。

    王敬在窗前摆好座椅,倒了两杯玉液琼浆,为甄媚儿递过一杯,温声道:“夫人,请喝点玉液琼浆压压惊。”

    “现在还没正式成亲,喊夫人还早。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喊我媚儿或者媚儿都可以。”甄媚儿喝了一口玉液琼浆,品味其中的甘醇和灵气,看着眉开眼笑的王敬,轻声说道。

    “媚儿?你不是我师父的妹妹,甄媚儿吗?怎么可以喊媚儿?是了,你怕我喜欢师父,故意考验我的吧。”王敬一边品味自己酿造的灵酒,一边得意的笑着说道。

    “自作聪明。这个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秘密。”

    “哦,名字也是秘密?我洗耳恭听。”王敬放下酒杯,耸了耸肩膀,故作严肃的盯着甄媚儿的眼睛,满含笑意的说道。

    “我就是你的师父甄媚,化名甄媚儿,陪你外出历练是假,考验你的本性是真。”甄媚儿说完,站起来一抹脸,一张比甄媚儿还要美艳百倍的绝色脸孔,突然出现在眼前,比以前看到的甄媚也更加漂亮。

    本以为甄媚和甄媚儿展现的面貌是世间绝色,没想到她的真实面貌,比以前显露的更加美貌万倍。世间居然有如此绝色,看得王敬彻彻底底的发呆了起来,心口犹如巨锤在撞,砰砰响过不停。

    “我身居单一火灵根,天生神念强大,又有修仙家族照顾,得了上古传承,修炼起来顺风顺水。我五岁修炼,十二岁筑基,三十岁结成金丹,五十岁修炼到金丹后期。“

    说完,一股金丹后期的灵压释放出来,压得王敬差点真的趴下。幸亏那种威压不是针对王敬而发,而且是一发即收,也让王敬惊出一身冷汗。哎,怎么稀里糊涂就摸上了师父的胸,万一当时她发怒,那后果真的不敢想象。不过那冰凉滑腻的手感还真的不错,反正已经下了聘礼,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如今六十有五,已经在金丹大圆满境界停留了十五年。当初给你双修功法,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你能通过我的考验,结成双修伴侣,突破瓶颈结成元婴。”甄媚儿娓娓道来,声音悦耳动听,话里充满了傲然与自信。

    “原来你就是师父本人啊,怪不得我总觉得,你身上有种熟悉的味道。在你化名师姑甄媚儿之后,我还以为是你们有血缘的关系才有这种感觉,没想到竟然是同一人,真是太好了。”心中暗道,这下可以无憾了,本来心中还牵挂着师父,只是在美女面前强装笑脸,口是心非。

    “你现在叫我媚儿,等正式成亲之后,你才有资格叫我媚儿。”

    “记住了,媚儿。”王敬嘿嘿一笑,无视甄媚儿飞来的白眼。甄媚可是师父,喊师父媚儿,有一种征服的成就感,虽然是天公作美,非本人努力所致。

    “……”甄媚儿。

    “媚儿,听说你收了不止一个男弟子,怎么偏偏喜欢我?”王敬看着眼前美艳不可方物的甄媚儿,激动的搓着双手,受宠若惊的说道。

    “我选弟子,首重神念和资质,再重机缘和努力。这些都满足之后,我再从中挑选面貌最英俊,心性最好的。比你修为高的不少,有你运气好的还暂时没发现。经过收集的消息,你除了好色点外,本性还是善良,综合起来比较优秀,所以我就选中和你一起游历。”甄媚儿看着王敬手足无措的样子,似笑非笑的解释道。

    “明明我可以靠实力吃饭,偏偏在你眼中却是个靠脸吃饭的。唉,想不到长得帅也是一种错,它掩盖了我光芒万丈的才华。”王敬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气。

    “我喜欢胖子,你要不要把脸先打肿了再来显摆?”甄媚儿斜着眼睛,白了王敬一眼。

    “哦,那打肿还是免了。媚儿别急,等我宝宝出生的时候,我自然就会长胖的。”王敬嘿嘿的笑着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