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饥不择食

    王敬问明万家寨的方向,告辞众人,就带着甄媚儿往黄冈城修士坊市方向飞去。在坊市之中,王敬寻了几个店铺,低价出手了这几个月来,自己半路上炼制的数十件中下品的法器飞剑,换到几千灵石。

    转手他将这些灵石又花光了,添置了数百打空白符纸和丹砂,几百张成品火属性符篆,购买了大量的低阶炼器材料,常用的炼丹辅助材料,几乎将那些店铺的存货清空。

    买好修仙物品,王敬带着美丽性感的甄媚儿,就急匆匆的离开坊市,往万掌柜的万家寨赶去。

    万家寨离黄冈城只有三百多里,两个时辰不到,王敬就寻到了万掌柜的家里。万掌柜正躺在床上,脸色铁青,盖着厚厚的两床棉被,浑身还不停的哆嗦着,嘴里含糊不清的念着“绮雯,绮雯。”床榻一侧,站着一名三十多岁的布钗女子,姿容秀丽,满面泪痕,让人心碎不已。

    王敬和众人打了声招呼,取出一颗火红的灵丹,用清水化开,小心的喂进他的口中。接着把手掌贴在万掌柜额头,注入一道温热的法力,帮他炼化灵丹药力。片刻之后,万掌柜身上的冰寒之气稍微减轻了一些,脸上也好看了很多。

    “王兄弟?是你来了?”片刻之后,王掌柜缓缓睁开双眼,见是曾经熟悉的身影,连忙挣扎着要起身。

    “正是小弟,万大哥就不必多虑,把你知道的事情尽量给我说详细一点,我也好准备充分展开营救。”王敬摇手示意,微笑着说道。

    万掌柜得到王敬的灵气滋养,脸色慢慢变得红润,体力也回复了一些,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比黑熊告诉的更加详细。

    原来掠夺村民的是一个面目和善的五十多岁的老和尚,因修炼功法走火入魔,需要吸收人的灵魂才能缓解疼苦,吸收灵魂时就变得青面獠牙。他掠夺的村民大多是元阴元阳之身,在山洞里囤积了不少,一旦心魔发作就吞噬一个,他的洞口堆满了吸收灵魂后的躯体。

    黄冈城隐世不出的两位筑基前辈,联手之下将恶僧击成重伤。他们自身也被恶僧施展妖术困住心神,靠着秘术逃回黄冈城,修为大降,从此再也没有修士敢出手了。

    多延迟一刻万绮雯就多一分危险,不论恶僧如今恢复得如何,他看着万掌柜曾经收留指导的份上,也必须冒险一试。王敬没做休息,和甄媚儿商量了几句,就驾起飞剑腾空而起,向着恶鬼谷方向疾驰而去。

    恶鬼谷离万家寨只有三十多里,飞剑的速度片刻就到达了。谷中雾气一遍,看不清里面状况。二人在谷口落下飞剑,在身上贴上一张轻身符篆和一张柔水光罩,手拿一叠符篆,就缓缓的向谷中走去。

    谷中雾气有毒,弥漫着腥臭之味,草木枯黄,不见一丝生机,神识在雾气限制之下,只能离身百丈左右,而且越是深入,雾气对神念的限制作用越大,最后只能探查到周围三丈的距离。目光可视距离更短,深入四五里后,只能看见雾中的一丈距离,在此被人偷袭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侧头看看身边的甄媚儿,发现她俏脸一片平静,媚眼中波澜不惊。见王敬望来,报以一个甜甜的微笑,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的压力。

    见识过甄媚儿的手段,王敬心中大定,运转法力,将手心的汗水蒸干,接着尝试云灵印的祭炼。

    上次和筑基期高人一战,云灵印耗尽祭炼的云雾,一路上没有合适的雾气供他恢复,此时施展起来很觉吃力。在云灵印秘术的缓缓激发之下,周身雾气开始一丝丝的进入他的筋脉,汇聚到金海。

    随着法力运转,金海中的雾气又飘逸在周身的雾气之中,扑捉更多的雾气进入身体。如此呼吸吐纳,进入金海祭炼过的雾气越来越多,能够释放在空中的雾气也越多,每一丝雾气都带着他的神念,他的神念探查范围也从三丈渐渐变成了三十丈,最后达到百丈。

    云灵印秘术恢复到此时,王敬心中大定,他不但能感知百丈内的细微灵气波动,就是潜伏的老鼠都能发现,不再怕恶僧躲在云雾中偷袭了。

    王敬担心万绮雯的安危,就驾起飞剑向山谷中加速飞去,甄媚儿一脸淡然的紧跟其后。

    飞行十余里后,山谷变得狭窄起来,雾气浓郁得伸手不见五指,谷中没有鸟兽活动的痕迹,也没有风,看不见天上的星星和月亮,静谧得可怕。

    “嘎嘎,居然有两个炼气期的小辈来送死,这下我的修为又可以增长一截了。凡人的精气还是太少,吸收起来杂质太多,还要花费大量时间来炼化,如果不是饥不择食,本座就是看也懒得看一眼。”

    就在王敬紧张的放出神识,借助云灵印秘术探查周围的时候,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突然在前方两百丈之外响起,声音刺耳至极,让王敬气血一阵翻腾。此人能在如此浓雾中先于王敬发现来人,神念自然是远在王敬之上,只怕已经恢复到了筑基十层的修为了。

    “小心,此人已经恢复到了金丹修为,我的灵魂也感到他非常危险。如果事不可为,不如现在回去,尽量保住小命要紧。”甄媚儿轻声在王敬耳边传声道。

    “如果他是你都感到危险的金丹,我此时想逃也没有机会了,不如硬着头皮上去,碰碰运气,希望他是装腔作势吓唬我们。”

    王敬嘿嘿一笑,不但没有回头,反而立即跳下飞剑。连人都没看到,听几句声音就吓得屁滚尿流,以后还怎么与天证道?甄媚儿暗暗叹息了一下,取出了已经祭炼成功的碎魂弓在手,紧紧的跟了下去。

    王敬手握符篆,缓缓前行一百二十多丈之后,才发现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大汉,笔直的站在一块丈许大小的岩石上他身上披着红色袈裟,袈裟多处破损,还有几处烟熏火燎的痕迹,露出半个肩膀,肌肉凸起,发出金色光泽。他深陷的眼窝中,露出绿色凶光,长期未见天日,脸色惨白,犹如一具僵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