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胸口一荡

    “原来就是你这个贼秃驴在偷人啊,长得也太丑陋了,还是早点自杀消失吧,免得污了我们的眼睛。”王敬嘿嘿一笑的说道。感受到他身上筑基期以上的阴寒压力,不由又多加了几道柔水光罩,把最后的一枚阴冥飞针也偷偷的释放了出来。

    “小辈急着找死,本座这就收了你!”恶僧飞身向前扑出,露出身后的黑乎乎的洞口。

    恶僧转眼就冲到了王敬身前二十丈距离,正好撞上了王敬埋伏在此的飞针,王敬一催法力,飞针就闪电般往恶僧眼里扎去。恶僧神念感到危险,本能的一侧头颅,堪堪让过眼睛,飞针扎在他的眼眶边的骨头之上,如冰雪见烈日般快速消融起来,转眼化作一阵青烟消失不见。

    这飞针对付炼气期修士无往不利,对上筑基期以上的修士就是一个摆设,起不了丝毫作用,看来以后和筑基期修士对上,要准备另外的手段了。

    王敬大惊之下,连忙全力施展云灵印,将云灵印秘术的迟滞效果作用到恶僧身上。可惜云灵印祭炼太短,除了阻止神念探查有点效果之外,对付筑基期的恶僧作用微乎其微。转眼间恶僧连破王敬三道防御护罩,手掌狠狠的拍在他的胸前。

    预想的身躯破裂鲜血四溅的场景没有出现,恶僧微微一愣,就被数十个火球围住,遭受剧烈的火系攻击,让他趁机将王敬结果掉的动作也打断了。

    王敬被恶僧一掌拍飞十几丈远,如破麻袋一样狠狠的摔在地上,如果不是他身居天魔之体,强筋健骨诀修炼有成,此时只怕是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了。

    王敬临危之际,将数十个火球符就在身前激发,将恶僧困在其中,连绵不绝的爆炸声结束之后,恶僧还是站在原地,满脸惊讶之色。区区一个炼气十层的小辈竟然在他全力一击之下逃生,还让他不知不觉的受损不轻。如今他僧袍破碎,头发焦黑,身上散发着烤肉的焦糊之味,显然也是在猝不及防之下吃了个大亏。

    “老秃驴,烤肉的滋味如何?要不要再来烤一次?”王敬嘴角带血,挣扎着爬起来,取出一枚回灵丹就着灵酒吞服下去,一边快速修复身体,一边强作镇定的笑着说道。此时他胸部骨骼碎裂,正在天魔不灭之体的作用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转眼回复两三成。

    “小辈,如果不是我的修为刚刚回复到筑基期,如何让你死里逃生,别高兴太早,你们两个既然进入这里,都受死吧。”

    恶僧一拍腰间储物袋,取出一根八尺长的金灿灿的驱魔法杖,微微注入法力,法杖就激发无数丈许大小的风刃,向王敬和甄媚儿急速卷来。

    甄媚儿见风刃飞来,脸色依然是挂着淡淡的微笑,仿佛心中对此不屑一顾的样子。她一挥玉手,在王敬身前布下了一个蓝汪汪的冰墙,接着给自己贴上一道金色符篆,发出一道明亮的光罩,自己挡在冰墙之前。风刃看似强大危险,碰到光罩后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反观王敬就狼狈得多了,尽管有了甄媚儿的冰墙挡住了正面的大部分风刃,还有侧面的不少风刃向他袭来。王敬施展飘渺步,上蹿下跳的躲过了大量风刃,还是有数道风刃冲破了护身光罩,攻击到了他的身上,将他的手臂大腿切割得皮开肉绽。幸亏他筋骨强健,动作敏捷,要是普通修士早就缺胳膊少腿了。

    风刃看似凶猛,短期来对王敬的伤害还不至于要命。

    法杖发动风刃的间隙,王敬连忙发动符篆反击,厚厚的一叠火球符被他瞬间激发,化作数十个红色火球,向恶僧激射而去。虽然这些火球没有击中恶僧,却也缓解了他的第二次风刃激发。.

    王敬一看火球符篆凑效,就将储物袋中的符篆全部取出,数十张数十张的一次激发,连绵不断的向恶僧攻击。或许是恶僧法力没有真正恢复到筑基期,其阴寒功法受火系法术克制原因,虽然炼气期修士制作的火球符释放的单个火球威力不大,但是面对漫天火球,筑基期的恶僧也是手忙脚乱。他手中法杖激发的风刃抵消了大量的火球,也有偶尔漏网的火球攻击到他的身上,烧得他焦头烂额,打得他郁闷无比。

    眼看风刃越来越小,王敬手中的符篆也即将耗尽,这种僵持马上就要结束了。王敬趁恶僧躲避火球的时候,急忙脚尖一点,向恶僧快速靠近,同时双手连挥,给自己补上两个柔水光罩,不忘用最后的火球符篆开路。

    恶僧本来元气不饱满,大意之下被王敬抢先出手攻击吃了个大亏,行动不甚方便,眨眼就被王敬欺近到身前丈许。恶僧一咬牙,将法杖倾力激发,对着王敬发出一道暗青色的尺许大小的风刃。王敬只来得及将一面金灿灿的盾牌挡在身前,风刃嗖的一声,就将盾牌一切两半,风刃速度不减,一下切开王敬两层柔水光罩的防护,并将他炼体有成的左胸切开一道两三寸的伤口,深可见骨,鲜血一下就激射而出。

    王敬遭受重创,不退反进,飞起左脚,向恶僧心口飞起一脚。如果这下踢中,恶僧不死也要丢半条命。恶僧退闪不及,咬牙将法杖往胸口一荡,结果被王敬一脚踢飞十几丈,深深的插进了浓雾笼罩的山岩之中,神念法力暂时无法将其招呼回来。

    王敬拼死一脚之后,左脚小腿筋骨已经粉碎,身子一歪,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疼得冷汗淋漓。在极短的时间内激发了数百张火球符篆,让他的神念和法力大损,如今伤势严重,已经没了再战之力。

    恶僧见此,满脸狰狞之色,一拍腰间的储物袋,取出一个散发阴寒之气的黑色钵盂。恶僧将钵盂祭炼到空中,双手如车轮翻飞,对着钵盂打出数十道法诀。钵盂发出一道黑色光芒,从里面冒出一股黑气,眨眼变成一个黑袍老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