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托在怀中

    “小子,你竟敢暗算老夫,老夫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老者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嚎叫,两片躯体合二为一,再次凝成了一个尺许长的半透明小人。

    透明小人嘴唇一动,吐出一朵冰寒的雪莲花向王敬飞来,周围迅速结出一遍白茫茫的冰霜,王敬的灵魂不觉打了个寒颤。

    这等元婴高人施展的法术,根本不是王敬的身体和法术能够抵挡的。放出的飞剑还没接触到雪莲花就冻成冰块,掉落地上碎成一堆粉末。离体三丈远身上就结满冰霜,法力也冰冻得运转不灵。

    心念一动之下,王敬手中的碎魂弓射出一道筷子粗的绿色豪光,将透明小人射了一个对穿,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透明小人本就到了强弩之末,受了碎魂弓的攻击,再也无法维持人形状态,化成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圆球,向王敬急速飞来。

    “小子,你逼着老夫冒险夺舍你。”黑色圆球发出恶狠狠的声音,同时操控雪莲花冰冻王敬的身体,好进行夺舍。

    雪莲花靠近王敬身体,冰寒之气让他全身不能动弹,在绝望之际,王敬神念一动,火凤凰从金海内一飞而出,化作一个五尺大小的红艳火团,快速将雪莲花包裹在其中。

    “上界仙火?还是有灵性的仙火?不对,这正是我跨界来寻找的神魔心焰啊。”透明小人惊怒交加的喊道,满面惊恐之状。

    只见黑色圆球化成一个拳头大小的淡淡人影,怒喝一声“嗤”,双手翻飞,向雪莲花方向打出无数黑色符文,雪莲花遽然膨胀到丈许大小,冰寒之气更盛,隐隐有突破火焰的束缚之势。

    王敬不敢怠慢,立即用神念向传达火凤凰殊死吞噬的命令,同时激发身上剩余的全部符篆攻击老者,紧接着将剩余法力凝成风刃,不停向透明小人攻击,阻止老者的任何施法。可惜风刃轻松穿过透明小人,根本造成不了一点伤害。

    倒是夹杂其中的天雷地火符篆起到了很大作用,符篆激发出的雷电之力再次让透明小人变小了三分之一。老者身体变小之后越发拼命起来,操控雪莲花疯狂旋转,周围温度再次下降,天上飘起了鹅毛大雪。王敬无奈之下,只有继续向火凤凰传达生死相搏的命令。

    冰火相接,里面爆炸声不断,每次爆炸,火焰的体积就会变小一分,几个呼吸间,火焰变成了一个尺许大小的凤凰,凤凰张嘴一吸,将冰寒之气大减的雪莲花轻松的吸入腹中。火凤凰像吃饱了的宝宝,非常开心,围着王敬飞了几圈,就钻入金海之中,表达了要沉睡的信息。

    “啊,好涨!”拳头大的小人钻入王敬的神念之海,让王敬头痛欲裂,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

    “你这炼气期的小子,神念之海宽广出奇,不但有阴冥之气,还有罕见的金色愿力,这次夺舍成功率又降低几分了,真是气煞老夫。”

    钻入王敬神念之海的透明小人一边吞噬着王敬的神念,一边郁闷的"shen yin"着。王敬神念化作的小人主场作战,和黑衣老者化作的小人拼死撕咬搏斗。本来黑衣老者的元神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撕咬战斗中占据绝对优势。

    可惜王敬神念之海不但有阴冥之力腐蚀着透明小人,还有金色愿力净化着透明小人,二者作用之下,黑衣老者化作的小人越来越小,撕咬越来越没用力量。王敬元神趁机反攻,渐渐占据了上风,最后将入侵的透明小人全部吞噬了。透明小人消失后,王敬的神念之海中多出了无数信息,一时将他撑得头昏脑涨,只得让分元神带着这些混乱的信息,急匆匆进入天魔戒指中慢慢消化。

    透明小人消失的时候,能够散发黑光的钵盂从数丈高的空中掉落下来,砸在地上的石块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滴溜溜的滚了很远却没有丝毫破损。随着黑袍老者的被攻击直到消失,远处狰狞的恶僧也变得呆傻起来,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也许黑袍老者在全力应对甄媚儿和王敬的攻击时,已经没有精力操控恶僧傀儡。

    王敬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想起一年来的滴滴点点,两人之间早就超出了师傅徒弟的关系。每次遇上对手,都是让王敬自己先战斗,磨练他的战斗意识,却总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让他化险为夷。

    王敬双手一拍,将暗淡无光的护罩化作一只金色小碗收在储物袋里。顾不得探查周围未知的危险,立即奔到甄媚儿的身边,将她小心翼翼的托在怀中。王敬感觉甄媚儿的身体柔软还有温度,连忙右手放在她鼻子前一探,发现还有气息尚存,才破泪为笑。

    王敬连忙取出玉液琼浆给她喂了几口,同时用手贴着她的丹田,为其注入法力续命。

    活着就好,哪怕此生修为不能寸进,哪怕甄媚儿永远如此沉睡,他都将守护在她身边。王敬打定主意之后,心情稍定,又取出回灵丹和灵酒,想给甄媚儿恢复一些法力。灵丹不能塞进她紧闭的牙缝,灵酒也流了一地,

    王敬也不能用强掰开她的牙齿,想想此时她肯定忍受着无比的痛苦才把牙齿咬得如此之紧。无奈之下,王敬只好自己含着回灵丹,喝下一口灵酒,让灵酒融化灵丹之后,用嘴对嘴的度给甄媚儿。

    感受着她冰冷柔软的嘴唇,王敬兴不起一点邪念,心中只想她快点醒来,快点醒来。嘴对嘴的喂食,灵酒也流失了大半,如此喂了三次,王敬又担心她现在身体太弱,虚不受补,只好暂时停了下来。

    回头四顾,那个恶僧还在痴傻的站立着,周围又弥漫了不少雾气。为了甄媚儿的安全,王敬得先清理掉周围的潜在危险。从天魔戒指中取出一张柔软的兽皮铺在地上,轻轻放下甄媚儿,然后在她身上拍下一张金光防护光罩。接着将从范建荣那里得到的田螺遮掩阵布置下来,隔绝外面雾气,形成一个三十丈大小的空间。这种阵法虽然覆盖面积不大,却也胜在容易布置,一般筑基期高手也要攻击小半个时辰才能破除,遇到袭击,足够他回来救护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