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掌心相贴

    王敬把田螺遮掩阵的阵旗一晃,大阵裂开一个五尺宽的洞口,正好容他走出。王敬走出阵法之后,洞口又立即消失不见。将阵旗收入戒指之中后,取出一把备用飞剑,注入法力,远远的将站立不动的恶僧连刺三剑,然后在他脖子上一个回旋,将他头颅切割了下来,恶僧身体这才砰然倒下。

    王敬将掉落地上的钵盂装进天魔戒指之中,然后摘下恶僧腰间的储物袋放入怀中,对他的身体放出两个火球术,将他化作飞灰,这才大松了一口气。想必那个恶僧是黑袍老者控制的傀儡,黑袍老者陨落,恶僧失去控制也就不能行动了。

    王敬正准备离开时,一阵阴风吹过,恶僧的骨灰随风飘扬,一会就消失不见,原地留下两个碧绿的戒指。

    “咦,这戒指居然不怕灵火焚烧,定然不是凡物。”王敬将两个戒指捡起来,发现有微弱的灵气波动。因为恶僧的死亡,戒指上面的灵魂印记已经消失,稍稍费了点劲,就将戒指上残留的灵魂印记全部消磨掉了。

    探入神念一查,王敬乐得满脸开花。这两个戒指都是罕见的储物戒指,空间都有十几丈大小,一只戒指里面装满了各种炼器材料,一只戒指中装满了各种百年左右的灵药,其中一些灵药王敬闻所未闻,看到那些灵药用玉盒保存得如此郑重,就知道不是一般的灵药。

    有了这些炼器材料和灵药,王敬又可以放心的练手,将炼器和炼丹技术提高几个层次。所得成品,除了自己使用之外,还可以换得大量灵石,为天魔戒指中的灵药生长提高足够的灵气。

    欣喜之后,王敬将这两枚储物戒指放进了天魔戒指中,需要用的时候随时可以取出。他接着用玉液琼浆补充了自身法力,激发了两个盾牌傀儡在前面探路,自己也手持飞剑,缓缓向那个黑乎乎的洞口走去。

    站在洞口之前,神念一探,发现山洞只有几十丈深,里面堆满了吸干了的元阴元阳的男男女女。旁边一个小洞之中,还有一些微弱的气息,大概是还没来得及吸收的凡人吧,不知道万绮雯是否还在这些幸存的人群之中。

    小洞前没有门,禁制在黑袍老者消失的时候也自己破裂了,王敬的神念控制傀儡在里面游荡了一圈,没有感觉到危险,就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块月光石,将小山洞照得通明,自己也跟着进去了。

    小山洞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十几岁的男女,衣着普通,一个个都是昏迷不醒,想想也是恶僧抓捕过来的村民,被施法控制了神魂。

    王敬在这些年轻村民中仔细的搜寻着,发现一个红衣少女仰卧在青石板上,年龄约莫十一二岁,眉目间有点万掌柜的影子,脸色蜡黄,没成熟的胸部上还有微弱的气息。

    王敬心中一喜,连忙蹲下身子,用手掌贴在她的额头上,输入一股灵气,慢慢的滋润着她的四肢百骸。片刻后,小姑娘咦咛一声的醒了过来,看到王敬陌生的面孔,不由惊吓得哭了起来,微弱的声音惊慌的叫道:“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求求你放我回家吧!”

    “放心,我是来救你的。请问你是万绮雯吧,我是你父亲万掌柜的朋友,不要怕。”王敬将她托了起来,持续的在她背后输入灵气,和颜悦色的说道。

    “我就是万绮雯,我就是万绮雯,谢谢你来救我,我爹爹也来了吗?”小姑娘在灵气滋润下,冰冷的身体渐渐有了一丝热度,小脸也有苍白变得红润起来,感受到王敬善意的动作,想了想,带着惊喜连忙回答道。

    “你爹为了救你受伤了,我是他的朋友,受他之托来救你们,放心吧,现在安全了。这些人都是你的小伙伴吗?”王敬指着地上昏迷不醒的七人,温和的问道。

    “是的,我们村一共被抓来了三十多人,被他们害死了十几个了。”万绮雯低声哀伤的说道,可能又想起了那可怕的一幕,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别怕,他们罪有应得,现在都被我们灭杀了,你们安全了。”

    王敬一边轻声安慰着,一边取出一个装满灵酒的玉壶,扒开他们的嘴巴,逐一滴了一滴灵酒。

    片刻之后,地上五男六女就幽幽的醒来,发现自己劫后余生,激动得哭喊声响成一片。王敬向他们解释了几句,留下一些禁地中年份较低的灵果,让他们暂时服用恢复体力,自己先回田螺遮掩大阵中了。

    兽皮上,甄媚儿如一具洁白的浮雕,双目微戚,俏脸苍白,银牙紧咬,气息微弱。看着这曲线玲珑的身体横陈在眼前,王敬心里一阵疼痛。双手抓起甄媚儿的右手,掌心相贴,再次输入了大量灵气,帮助她运行了一个周天。

    甄媚儿仍然是一动不动,没有半点苏醒的征兆。王敬轻轻摩挲着她温软的玉手,放在脸庞贴了贴,心里渐渐平静了下来。

    静静的在甄媚儿身边坐了一个时辰,王敬再次输入灵气,助她运行一个周天,然后取出一件长袍,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温柔的看着眼前的美人,小心的拢着她散乱的发丝,王敬脸上慢慢的升起一丝会心的微笑。

    这眼前昏睡的师父真是太美了,王敬看着看着,感觉巨大的幸福和满足。虽然她早有意思,也已经在自己的花言巧语之下收了聘礼,看着她那么娇媚,有那么高的修为,能娶到她真是三生有幸。只怕今生今世,都会在他心中占据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只可惜自己修为太低,危险来临时,自己不但不能保护她,反而眼看着她为自己拼命,心中是五味杂陈,对提升修为越来越迫切了。

    无心打坐,天魔之体和灵酒也在逐渐的恢复着他的伤势和法力。服用过疗伤丹药和灵酒之后,王敬闲来无事,就坐下盘点这次的战斗收获。

    黑乎乎的钵盂不知道什么金属炼制的,散发着阴寒之气,钵盂外口上面还有一些细小的文字,是钵盂的操控口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