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喜欢那个

    撕拉撕拉的响声四起,血红光罩岌岌可危,王敬对着天空持续乱闪的雷电祭出天魔炎雷刃,将天雷之力引向自己。可能天雷感觉王敬身上的魔气更加邪恶,天雷竟然顺着天魔雷炎刃的路径将王敬困扰在一起。

    王敬一咬舌头,激发早就准备好的金色铠甲,体内搵含的血气丹力量猛然爆发,周身显出一道黑色光罩。“轰隆”一声,天雷击破黑色光罩,砸碎金色铠甲的时候,雷电之力也消耗殆尽,劫云就此散去。

    雷电之力消失,王敬浑身焦黑,强忍麻木和痛楚,向万炼神鼎打出最后几道收丹法诀。火凤凰闪动翅膀颤巍巍的飞回了金海,这连续两天的蕴养灵丹也是超负荷工作,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万炼神鼎的禁制打开,从里面飞出数颗龙眼大小的丹药,颗颗饱满浑圆,表面洁白晶莹,散发着清冽的芳香,吸一口浑身舒泰,令人精神大振。王敬一招手,早就准备好的玉瓶纷纷飞上天空,接着天上飞舞的回魂丹,大概数了一下,这次出丹数量竟然有九颗,远远超出王敬的预料。

    王敬收好丹鼎,将其余八个玉瓶贴上禁制符篆,抓取剩余的一个玉瓶,兴冲冲的往甄媚儿床前跑去。

    挥手撤去金刚光罩,王敬看着甄媚儿沉睡的样子,心中一阵踌躇,不知道甄媚儿醒了之后,是否会真心接受自己,以前送手镯都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这种想法一闪而过,王敬从玉瓶中倒出一颗回魂丹含入嘴中,吞服一口灵酒,嘴对嘴小心的喂了下去,这次没有浪费一滴。

    王敬右掌贴纸的甄媚儿的百会穴,将灵力慢慢输入她的体内,帮她吸收回魂丹的药力。一炷香之后,甄媚儿紧皱的黛眉渐渐舒展,牙关慢慢放松,脸上荡起了红晕。王敬心中一喜,马上加大灵气的输入速度,片刻后,甄媚儿艰难的睁开了双眼,发现王敬那满面焦黑头发蓬乱的样子,吓得一声尖叫。

    王敬听到甄媚儿的声音,反而大喜起来,手上持续输入灵气,嘴里却是傻呵呵的笑着。

    感受到王敬的善意,甄媚儿轻轻的扭了一下玉首,目光渐渐由迷茫变得清澈起来。

    “我们这是在哪里?”甄媚儿轻声问道。

    “恶鬼谷中。”

    “我们已经死了吗?”

    “没有,这是我们来救万绮雯的那个恶鬼谷,不是阴间。”王敬嘿嘿一笑道。

    “你现在的状态像个恶鬼,吓得我一跳。我昏睡多久了?”甄媚儿娇嗔的说道。

    “半个多月了。”

    “啊,这么快?我还以为自己再也醒不过来了。”甄媚儿眨了眨眼,惊喜的说道。

    “嘿,你也不看看是谁动手,将你从阎王那里把你抢回来的。”

    “瞎说。你给我喂了什么丹药?怎么感到清凉清凉的,还有一点点香甜?”

    “传说中的回魂丹,我自己动手炼制的。为了炼制这回魂丹,老天看不过眼,竟然用雷劈我。”王敬装作委屈的样子,哈哈的笑着说道。

    “你修理一下自己的边幅,刚才差点把我吓到了,还以为你是阴间恶鬼,我还想睡一下。”甄媚儿虚弱的说完,脸色露出淡淡的笑容,疲乏的闭上了双眼,开始运作法力尽快回复修为。

    “安心睡吧,有我在,包你安全无虞。”王敬低声笑着说道。

    醒来就好,还有那么多回魂丹,一定会把她损耗的神念慢慢恢复回来。王敬心中大喜,把甄媚儿摆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就走到田螺遮掩大阵之外,施展几个柔水诀,将自己从上到下冲洗了几遍,然后换身干净的衣服,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红色灵果,“呱唧呱唧”的大口啃了起来。

    炼制回魂丹两天来,为了不影响炼丹的持续性,他渴了饿了都是用灵酒补充能量,今天甄媚儿醒来,万事大吉,自然该犒劳自己一下了。

    甄媚儿已经醒来,王敬自然不好再嘴对嘴喂她灵丹了,心中有点淡淡的遗憾。那半个多月的时间,自己只想着她醒来,却没有感受到她樱唇的味道,是柔软的还是香甜的?

    后面的两天,甄媚儿每天自己服用灵丹灵酒,拒绝了王敬喂食的好意,只是接受王敬帮她炼化灵气和药力的肢体接触。第三天,甄媚儿自己坐了起来。她自己炼化回魂丹和灵酒之后,在山谷里走了几步,感受着外面清新的空气,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挂在俏脸上,让人更加珍惜生命。

    王敬在甄媚儿的建议下撤去田螺遮掩大阵,在山谷中寻来一些枯枝野草,燃起一堆熊熊篝火。二人并肩而坐,烧烤着他神念飞针猎杀的山鸡,散发着醉人的香味。在烤山鸡的时候,王敬把甄媚儿昏迷之后的事情大概的讲叙了一下。

    “师父,给。”王敬将烤好的一直山鸡连木枝一起递给甄媚儿,为以后是喊师父还是喊师姑而烦恼。

    “你还喊我师父?这半个多月我都不知道被你轻薄了多少次,何况我还收了你的聘礼,也算你未过门的媳妇。”甄媚儿接过香酥的山鸡,斜了王敬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以后不喊师父难道喊媚儿?天地良心,这段时间我喂你灵药都是想你早点恢复,你自己也不能吸收灵气恢复。”王敬搓着双手,尴尬的说道。

    “呆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除了师父和师姑,你就不会喊别的称呼?你以前不是媚儿媚儿的叫得挺顺口的吗?现在倒变成畏首畏尾的一个伪君子了?”甄媚儿飞了王敬一眼,风情万种的娇嗔笑道。

    “媚儿,小甜心,小媚儿,你喜欢那个?”预料中的暴风骤雨没有出现,王敬心中大喜,开起了玩笑,他早就想着有那么一天,没想到竟然来得如此之快。

    “小字去掉,甜心太腻歪,叫媚儿或者媚都可以。”甄媚儿轻轻咬了一口山鸡,侧头想了一想,羞涩的说道。

    “媚儿和媚都很好听,媚儿真适合你,师父真是千娇百媚,当时见面的时候我都差点不能自拔。”王敬嘿嘿一笑,幸福的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