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两种丹方

    家还是那个低矮的茅棚,篱笆院子里,一个中年男人正从口袋里取出刚从山上打回的猎物,一个中年妇人正在一边分类整理,两个七八岁的男孩女孩在一旁嬉戏。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王敬看到这温馨的一幕,眼睛有些湿润,声音哽咽的喊道。

    “王敬?是敬儿回来了?”中年男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门口站着的一对璧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中年妇女看了一眼后,马上丢下手中正抓着的一只野兔,连忙跑了过来。紧紧的抓着王敬的手,眼里闪着泪花,激动的说道:“长高了,长结实了,眼睛更明亮了。”

    “母亲,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给你们带回的媳妇,她叫甄媚儿,你们满意吗?”王敬抓住母亲粗糙的手,嘿嘿的笑着,转头对甄媚儿说道:“这是我父亲,母亲,这两个是小弟小妹。”

    “见过父亲,见过母亲,小弟小妹好。”甄媚儿脸色红红,娇羞的轻声说道。

    “你祖坟冒青烟了,前世不知道敲烂了多少木鱼,才求得这样的漂亮媳妇,你可要珍惜啊。哎呀,别就站在门口,你们快快进屋坐。”王敬母亲松开抓住王敬的手,在身上擦了几下,想去扶甄媚儿,却又收了回来,难为情的说道:“手脏,别见怪,屋里坐。”转头对玩耍的那对男女宝宝喊道:“青山明月,你们两个给哥哥和姐姐倒茶。”

    屋子虽然矮小,却装满了王敬童年的回忆,茶水虽然不含灵气,却是父母亲自从山上采摘的,吃着母亲做的饭菜,说些儿时的趣事,心里一片温馨宁静。阔别多年,虽然不时能从张俊那里打听到家里的消息,心中还是十分挂念父母和弟弟妹妹。回家的感觉真好,坐在在茅屋之下,一家人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又岂是那些飞来飞去的仙人所能体味得到的。

    “敬儿,我不知道你回来,家里什么都没准备。今天你和媚儿睡我的房间,我和你父亲到隔壁烟尘家借住一晚上,明天我们请人再盖一间房子。”聊到半夜时分,看到甄媚儿困乏的神情,王敬母亲难为情的说道。

    “不用了,孩儿修仙几年,也学会了一些法术,你们看看在哪里盖房间好,选个位置,我马上给你们变出一栋宽敞明亮的大房屋。”王敬知道甄媚儿的困乏其实是体内灵气太强大的原因,不受神念压制的灵气反而对身体有害,不忍心看着她受苦,也就提前结束了谈话,反正以后有的时间相处。

    造房子的材料王敬早就准备充分了,在父亲母亲共同商议选好位置后,他操控飞剑铲平了一片山坡,从储物袋中取出大量建筑材料,堆成了一座小山。又从天魔戒指中取出数十个低阶傀儡,操控他们用巨型花岗岩打下坚实的地基,用飞剑或锯或刨,在木料和花岗岩上造出很多空洞,一切都做成坚固耐用的榫卯结构。

    高大结实的铜柱做支撑和脊梁,紫檀木做梁板和墙壁,透明的水晶玛瑙做成宽敞明亮的窗户。王敬双手如车轮般打出法诀,在每个构件上布下坚固耐久禁制,半个时辰之后,一座占地三百多平米的五层高楼,就在村子后面的鲤鱼山下耸立起来了。

    房屋造型飞檐走阁,古色古香,每层楼使用的照明都是修仙界的月光石,每间房都是宽敞明亮,每间房都布置了厚实的大床,舒适柔软的棉被,房中桌椅茶杯等用品一应俱全。

    因为此楼也是他和甄媚儿的修炼场所,他把四楼和五楼设置了禁止,只有他和甄媚儿两人能够通过。他们进去之后,外面的声音都被禁制屏蔽,任何意外动响都不会打扰他们的修炼了。

    山村的人淳朴好客,为了庆祝新楼落成,连续三天都是热情的宴请,王敬不厌其烦,又不好拒绝。和甄媚儿父母等人商量了一下,干脆在新房里办了一场世俗的婚礼。婚礼热闹非凡,宴请了所有的村民,每人都有丰厚的礼品,每家分得的油盐酱醋够他们用上十年,人人乐得笑口常开,也算是乡村数百年来的第一盛事。

    为了帮助甄媚儿早点分裂元神,王敬天天为她炼化回魂丹。自己在修炼之余,想起父母因操劳过度两鬓的白发,他决定在君易生的丹方玉简中找出一种适合凡人服用的灵丹,结果真的让他找到了两种丹方。

    其中一种是开灵丹,凡人服用后也可以吸收微量的天地灵气,增强体魄,另外一种是化灵丹,帮助凡人炼化灵气。这两种上古丹方所需灵药虽然常见,要求的年份却无不是千年以上。如今天地灵气匮乏,谁有了千年灵药不是炼制能增强修为的灵丹,花费在凡人身上也就是增加几年修为,简直就是浪费。所以开灵丹和化灵丹丹方就没有在修仙界流行起来,只有极少的高阶修士,为备受宠爱的没有灵根的后辈准备一二。

    对有天魔戒指存在,千年灵药已经不是非常难得了,为了父母,炼制开灵丹和化灵丹势在必行。王敬闭关钻研五天,已经把炼丹过程在神念之海中反复演练的千百遍,觉得万无一失之后,借助万炼神鼎的加成,成功炼制出了一瓶开灵丹,和两瓶化灵丹,稍微调息之后,带着灵丹兴冲冲的走出了房间。

    一楼的大厅里,父母、弟弟妹妹和甄媚正在吃晚饭,饭菜很丰盛,鸡鸭鱼肉搭配乡村时蔬,青红黄绿,色香味俱全,让尚未辟谷的王敬口水也流出来了。

    “敬儿快来吃饭。”王敬的母亲李氏连忙站起来,一边为他盛饭,一边慈爱的说道。

    “哥哥怎么好几天不下楼吃饭啊,害得我们天天等你很久,饭菜凉了才吃。”明月撅着嘴,气哼哼地说道。看来她为吃饭的事情没少受母亲的呵斥。

    “哥哥那么开心,不会是有什么喜事吧。”青山也放下手中的碗筷,嘿嘿的笑着说道。

    “喜事那是当然的,猜我炼制出了什么丹药?”王敬拿出三个玉瓶,显摆的放到甄媚的面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