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人走远了

    王敬快速离开斗法地点百多里,然后找了个偏僻的峡谷,在山壁上隐蔽处开凿出个十几丈大小的临时密室,用巨石封了入口。如果不是有心人近距离探查,是发现不了此处山洞的。

    在山洞之内,王敬又重新布置了田螺遮掩阵,掩盖了自身的气息,这才开始服用丹药灵酒恢复起法力和神念。

    第次和魔道修士斗法,虽然是偷袭,可在他精心设计之下,手段尽出,也算是有惊无险的将他们斩杀了,以后碰见寻常魔修,就算是正面对战,心中再无恐惧之感。法力和神念恢复之后,王敬从天魔戒指中掏出所有收缴的储物袋,大大小小的储物袋总共二十八只,正魔两道都有。看来这两个实力强劲的筑基期魔修,不但碰到正道修士不放过,连魔道修士也照杀不误,如今这些东西都便宜了王敬。

    二十几个储物袋倒出的物品堆积如山,灵石足有两万多,其中有五六百灵气充盈的中品灵石,各种属性的都有。下品灵器十八件,中品灵器九件,刀枪剑戟都有。上品灵器三件,其中还包括黑色棍棒和黑色小钟,另外把是正道的飞剑,剑身纤巧,有红色火光流动不停,散发出灼热的温度,如果红杏用来制造火热的幻境将会事半功倍,可以为礼品送给她了。

    各种玉简足有五十几个,修炼法诀、炼丹、炼器、制符、种植秘籍不而足,王敬匆匆看过遍,觉得收获不小,以后有空会继续钻研。将这些玉简收进天魔戒指后,王敬接着整理各种矿石,居然在其中发现了幽冥晶石,炫光金、养魂玉等珍稀物品,每样虽然不多,也足够他重新炼制套幽冥飞针,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刻画禁制的水平。

    各种灵药不少,药龄参差不齐,从数年到数百年的都有,大都是炼制筑基期修士所需的丹药主材,其中也有些辅助材料,不过不是很齐全,需要回西凉城坊市重新采购配置番。

    此次收获最大的是得到了数以千记的妖兽材料,筋骨、血肉、内丹都有,粗略估计总价值在五万以上,王敬以后炼制饲灵丸又可以节省大量灵石了。天魔戒指中因为很久没有补充能量,灵药的生长速度已经大为降低,现在只比外界快倍左右,而且增长速度还在持续下降,这次得了大量级二级妖兽的血肉和材料,正好大肆补充番。和珍稀灵药增长的药龄相比,妖兽血肉真是太低廉了,随便拿出几十种增长三十年的灵药,就可以换回不少妖兽血肉。因为死亡的妖兽血肉除了食用之外,就是驭兽宗弟子收购些高档的炼制饲灵丸,很多猎妖小队都是取了妖兽身上值钱的部位,血肉都当垃圾丢了,谁也没想到天魔戒指可以吸收妖兽血肉补充能量。

    查验完毕,分门别类的堆放进进天魔戒指之中,王敬又在山洞中呆了两个月,利用天魔戒指的时间法则,将所有玉简都琢磨了不下十遍,此时他的炼丹炼器制符能力提升了大截,禁制水平也是水涨船高,勉强可以刻画下品灵器的符文禁制,利用紫炎金制了三把三十八层禁制的下品灵器飞剑。假以时日,刻画中品灵器也不在话下。

    王敬在野外历经生死,不知不觉间三年没有回西凉城了,不论战事如何,都动摇不论他对宗门朋友的想念。如今实力大涨,身家丰厚,炼丹、炼器的材料都不配套,是该回西凉城看看朋友,补给下缺少的材料。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王敬用云灵印秘术隐藏身形,贴近地面缓缓飞行。遇上妖兽或者落单的魔道修士,他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力解决掉,接着隐藏身形销声匿迹;如果碰到数量多的妖兽和修士,自己就绕道而行。

    半月之后,王敬激动的站在了西凉城的城门口。验过资格令牌之后,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快步跑进了西凉城,直奔曾经落脚的院落而去。

    “张兄,此人不是三年前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走失了吗?怎么是过几年又回来了?看其修为也到了筑基中期,莫非碰上什么机缘,躲在什么隐蔽地方修炼去了?”

    个獐头鼠目的门卫两眼放光的盯着王敬的背影,对身边起查探过王敬资格令牌的修士说道。

    “庞海,机缘是靠人争取的,像你这样只敢在城门口当守卫过安稳日子,怎么能感受到野外生存的艰难。”庞海身边的个筑基中期修士若有所思的望着王敬离开,神情冷漠的说道,看来他对身边的哪位同事早就不满了。

    “切,说我贪图安逸,你自己总共不也是只在野外呆过半年吗?还是只剩半条命让人家扛着回来的。这几年战事胶着,不知道战死了多少筑基期修士,听说金丹期修士也陨落了几位,连火云宗刘艳长老也受了重伤,如今还是昏迷之中。”

    “师姐受了重伤?”王敬觉得两个守卫神态有异,人走远了,神念直锁定二人,想探探他们的心声,没想到直关系要好刘艳师姐居然重伤昏迷,这叫他如何不担心。

    王敬急匆匆赶回从前居住的院落,发现院门紧闭,而且门上开启了禁制。王敬用自己的资格令牌试了试,发现令牌发出的光芒如冰雪消融,不起半点波动。王敬心中牵挂大师姐,自然顾不得什么礼仪,直接向禁制全力轰击了拳头,结果禁制荡漾了下,回复如初,看来这禁制不是筑基期修士短时间内可以破开的。

    “何人胆敢破我禁制,莫非欺侮我云霞峰无人?”就在王敬准备用飞剑再砸的时候,里面传出个气冲冲的娇喝声音,来者正是多年不见的红杏师姐。

    “师姐,是我,怎么我的资格令牌失效了?”王敬听到禁制里的声音,立即激动的大叫起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