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令人钦佩

    西门毒物冷哼了声,没有再次出价,会场立即冷清了。

    “三万五千百,还有人加价吗?”连问三遍,没有人加价,胡梦媛宣布醒神茶被三十四号道友拍得。

    因为醒神茶拍出了天价,中间有点稍微冷清,后面推出的都是十几件没什么特色的中品灵器,接着是几件残缺法宝,价格从三千灵石到五八千灵石不等,王敬没有碰到中意的物品也就没有出手。

    “下面参与竞拍的是件上古法宝,名为六道追魂鼓,此法宝年月悠久,表面有些损伤在所难免,因为没有操控法诀无法祭炼,此法宝只能发挥下品法器威能。不过因为是上古法宝,材料特殊,制工艺失传,可以为收藏爱好者的研究之用,底价千灵石,现在开拍。”胡梦媛取出面巴掌大小的黑色牛皮鼓,玉手在上面轻轻拍了几下,发出沉闷沙哑的声音,让人产生种烦躁之感。

    “千百灵石,老夫就当收个破烂。”会场沉闷半响没有人出价,会场中心个沧桑的声音响起。

    “千二百灵石。”王敬也试着出价了,他发现那个六道追魂鼓和他从恶僧那里得到的丹鼎工艺有点相仿,加上他学习了通宝诀可以操控般上古法宝,心中也期盼着这鼓不要破损得太厉害。

    “千三百灵石。”

    “千五百灵石。”

    稀稀落落的几次加价后这个小鼓达到了四千五百灵石,四千五百灵石已经足够买件比较好的中品灵器了,在座的基本都是筑基期以上修士,要这只能发出中品法器威力的小鼓确实是不划算。

    “五千灵石。”王敬咬咬牙再次出价,下提升了五百灵石,他想赌把,万那个小鼓真的能在他手中发挥用就赚大了。

    果然五千之后整个会场再无出价声音,王敬顺利拍下此物。拍卖会照常进行,片刻之后有拍卖工人员将王敬所拍之物送了过来,交了五千灵石,这才把小鼓收入天魔戒指中,让分元神先研究起来。

    后面王敬也出了几次手,花费了五六千灵石,拍下了几种比较珍稀年份却不长的灵药。

    压轴的是件极品飞剑,套极品盔甲,株五百年的朱明果。极品灵器金星飞剑拍出了五万灵石的天价,它可以在攻击时射出万点金星,扰乱对手视线,起到击必杀的效果。

    南明盔甲套装拍出了六万五千灵石,激发之后周围出现次火焰光罩,可以无视中品灵器的攻击,尤其难得的是对阴邪之物有克制用。朱明果效果更在醒神茶之上,也是炼制明心丹的主要灵药之,争抢得最为激烈,最后被个散发强大气息的虚影拍下,价格高达八万灵石。

    普通筑基期修士能有把中品飞剑就算不错的了,很多筑基后期修士还在使用中品灵器,身上套装都无法弄齐,更别谈购买极品灵器。王敬也算走了大运,在野外猎杀了两个实力强大且喜欢打劫的魔修,这才有远超同阶的身家,如今和这些参与拍卖的修士比,自己还是穷人个。

    拍卖会结束之后,大厅内的修士被随机传送到西凉城各条街道上,拍卖令牌自动消失,隐匿效果也消失不见,谁也不知道他们刚从拍卖会出来。王敬没有去多宝阁后院门口寻找叶子勇他们,径直去了几家大型商店,用剩下的灵石,购买了大量炼制饲灵丸和神魂丹的辅助灵药,数百打高级空白符纸和数十瓶高级丹砂,数千个尺许大小的玉盒,五百斤金晶,银髓,乌金,铷金等炼器材料,把灵石花费得干二净才返回居住的院落。

    “五哥,我在拍卖会上买了件中品灵器如烟披风,可以隐匿气息,你看看漂亮吗?”刚走进院落,只见叶雨身披件蓝盈盈的披风,披风上面符文流转,如梦如烟。说话中她激发披风,身形飞快从眼前消失了,如果不是他的神念远超同阶修士,只怕他还发现不了叶雨正鬼鬼祟祟的向他身边靠近。

    王敬不想暴露自己强大的神念,故意惊讶的说道:“哎呦,不会,有鬼怪把小雨抓走了,大哥二姐,你们快去追啊。”

    “谁拉我耳朵,哎呦,那个又老又丑的鬼魂附体了,三哥四哥救命。”

    “是我啊,看把你吓得,哼,刚才谁说我又老又丑的?”叶雨玉手拧着王敬的耳朵,调皮的笑道。

    “小妹谁说你又老又丑?我找他拼命去。哦,你的手好嫩好滑啊,摸着真舒服,不要松手。”王敬装模样的怪笑道,让叶雨闹了个大红脸,惹得叶子勇等人哈哈大笑。

    “五哥好坏,去死吧你。”叶雨不胜娇羞,飞快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五弟,拍卖会上有什么收获?”马三强大大咧咧的问道。

    “还不错,没有空手而归,你们呢?”王敬没有明说自己拍的何物。

    “稍微有些收获,里面东西都不错,不过价格高得离谱,本来自以为还有些身家,在拍卖会上就显得太寒酸了,都不好意思出口。”刘海略带兴奋的说道,看来他收获真的不错,可能买到了几株自己继续的炼丹灵药吧。

    “五弟,我们准备在此闭关到地下鬼城开启,然后进入鬼城探险寻宝,你如何打算?”叶子勇笑着问道。

    “你们修为那么高还如此勤奋,真是令人钦佩。哦,我也和你们样闭关吧,到时走的时候带上我,希望不会成为你们的累赘。”

    “五弟客气,如今天色已晚,我们就此告辞。”

    “不送。”

    叶子勇几人进入房间后,院子里冷清下来了,皎洁的月光如水般倾泻在院子里,让人多了份安静和思念。王敬仰望空中的明月,想念着家乡的父母兄弟,还有远在宗门闭关的甄媚儿,心中阵温柔的惆怅。从野外回来这几天,忙着些杂事,很少和红杏师姐聊天,也只看过大师姐眼,心中还真的有点愧疚。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