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不需多言

    说到得意处,王敬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举起一杯香醇的灵酒,一饮而尽。

    ”夫君所言极是,以后我们夫妻一心向道,多存善念,要想度过那双倍天劫只怕也希望非常之大。“闻听王敬所言,甄媚儿点首称是,抿了一口灵酒,苍白的俏脸上尽是柔情蜜意。

    二人也没闭关,就在大厅里说说笑笑,交流下修炼心得。大都是王敬在问,甄媚儿在答。一个问得细致,一个答得尽心,彼此都收益良多,夫妻感情也日益融洽。

    大翅金鹏缓缓的飞过王敬以前猎杀雷鸣巨蛙的湖畔,又飞行了三日才到张家大院附近。金闪闪的大翅金鹏飞行器拉风无比,王敬刚刚降落在附近一个平摊的小山坡上,张家就飞出了几个筑基期的修士出来,向王敬所在之地飞来。

    “何方高人莅临张家村,老朽不胜欢迎,还请二位去张家大厅一坐。”张家大长老远远降落飞剑,双手一拱,客气的对王敬说道。

    “哈哈,大长老、二长老别来无恙。在下王敬,特来感谢张家当年的救命和传道之恩。”王敬向大长老行了一礼,又和他身边的二长老和张君打了声招呼。

    “王道友果然吉人天相,短短几年就从炼气三层到了筑基初期,所遇机缘不浅啊。认识王道友真是人生幸事,不但了了我的心愿,张家也收益匪浅。”大长老对王敬招手,客气的笑道。

    “我是得宗门之助才勉强进阶筑基期,张兄却在家族之内进阶了筑基期,资质更是百年难得一见,将来前途不可限量,以后张家一定会在你的手中发扬光大。”王敬微微一扫视,发现张君如今也是筑基初期,而且其气息绵长,据说其进阶已经是两年之前了。

    “还是多谢王兄帮忙炼制的符篆,凭借此符篆的威力,我张家占据了附近一座微型灵石矿脉,在家族不计灵石的资助下,在下勉强筑基成功。王道友何不把身边这位仙子现在介绍给我们?”张君谦虚了一番,望望王敬身边绝世独立的美女,不禁眼光火热的说道。

    “这是我的双修伴侣甄媚儿,这位是张家的大长老,擅长制符,这位是二长老擅长炼器,这风流倜傥的年轻道友,就是我常常和你提起的救命恩人张君。”

    “甄道友好!”

    “大长老好,二长老好,张道友好。”

    王敬为他们一一互相介绍,甄媚儿也以平辈的身份一一见礼,举止优雅得体,并没自持曾是金丹期修为而高人一等,让王敬不禁刮目相看。

    一些人回到张家大厅,分宾主落在,早有丫鬟送上灵茶。

    “这是横岗山的雨前云雾茶,虽比不得宗门特制灵茶,也胜在香味清新,甘甜爽口,请二位道友品尝一二。”大长老端起灵茶,微笑着说道。

    “味道还是像当年一样香醇,还真是让人回味无穷。”王敬喝了一口灵茶,闭目品尝了一下,悠悠的感叹道。甄媚儿微微一笑,轻轻抿了一口,没有发表意见,一双妙目一直含情脉脉的停留在王敬身上。

    “不知道王道友这次故地重游所为何事?”大长老探询着问道。

    “我功法特殊,需要存善念才可以进阶,这次就是外出寻机缘来了,还好顺利进阶到了筑基期,正准备回宗门复命。如今我对制符和炼器也小有成就,想起当年张家对在下的提携之恩,特来和二位长老交流一下制符和炼器,抛砖引玉,也许可以让二位产生一点感悟。”

    王敬放下茶杯,双目注视着大长老,满怀自信的说道。

    “王道友是宗门杰出弟子,机缘深厚,既然承蒙指导,我们一定会受益匪浅,不知道制符和炼器如何交流?”大长老制符成痴,听此好事自然大喜过望,恨不得立即开始。

    “因在下外出太久,思念宗门之情日益强烈,还有任务要上缴宗门,不能耽误太久。在下准备制符和炼器各交流三天,第七天我要和张君道友交流一下修炼心得,不知如此安排可否?”王敬微微一笑的说道。

    “如此甚好,不知王道友贤伉俪是一起交流,还是暂时分开?”大长老轻声问道。

    “内子身体暂时需要调养,麻烦大长老安排一间静室让其休息几天就可以。”王敬在大翅金鹏上就和甄媚儿商量好了,此时自然不需多言。

    “君儿,你亲自带甄媚儿道友去上宾房休息,我这去和王道友交流制符的心得。”大长老立刻眉开眼笑的对张君说道。

    “王道友,老朽是否也可以观看你们制符?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你了。”二长老搓着双手难为情的说道。本来修仙界对秘术是非常看重的,一般朋友是不能学习的,不过他们都是一家人,这个不情之请还是忍不住提了出来。

    “二长老有此心,就一起探讨吧,制符炼器道理相同,许多事情解释起来复杂,做起来却相对简单。”王敬哈哈一笑,大方的说道。既然已经主动来传授制符炼器,就没有厚此薄彼之说了。

    大长老带着王敬二人来到自己的书房,顺手将书房禁制全开,不从里面开启禁制,化液以下的修士是闯不进来,几人可以安心在里面畅所欲言了。

    “大长老,你最近几年除了天雷地火符篆,其他符篆可有进展?”王敬问道。

    “没有。没有道友的雷电法力,我这几年来连天雷地火符篆也制作不出来,能制作的还是普通的火球符篆。”大长老老脸一红,如实的说道。

    “据我所知,现在流行的制符之术是上古制符之术的简化版,不断威力大减,而且成功率也大减,所能称道的就是数量。一个炼气后期的弟子一天都可以制作十几张。这好像是有人故意为之。”

    “符篆的威力小了,对高阶修士就没什么伤害了。说来惭愧,我曾经用天雷地火符篆和筑基中期修士相斗,其攻击威力和瘙痒差不多,就是同时激发数十张低阶火球符也只是气势上看得过去,人家吹口气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更别提伤害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