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作怪的手

    四人来到厅堂的时候,甄媚儿身前茶几上的香茶已经没了热气,显然已经在此等候多时。见王敬几人进来,连忙起身柔声问道:“二位长老好,张道友好。你们已经交流好了吗?”

    “让仙子久等了,王道友真是福泽深厚之人,我们在一起沾了不少福气。”大长老高兴得直摸胡须。

    “这次交流彼此都收益良多,让夫人久等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王敬微微一笑,牵着甄媚的手,招出飞剑,飞向大翅金鹏停留的地方。

    大翅金鹏的拉风造型吸引了张家上下弟子的围观,王敬打出几道法诀,大翅金鹏自行飞到院子中间丈许高处,体型化作十丈大小,周身禁制开启,留下一个丈许宽一人多高的门洞,从洞口伸出十几级巨型台阶,一直延伸到地面上。

    王敬携手甄媚儿,缓缓走进金鹏体内,在入口处挥挥手,就反手关闭了禁制。激发大厅凹槽处的中品灵石,大翅金鹏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升空,在院子上空盘旋了一圈之后就果断的向东方飞去。

    “夫君这次有破费了不少吧。”甄媚儿抿嘴吃吃笑道。

    “了却心头事,赢得平常心,值得。而且还意外获得了一种上古符篆的炼制玉简,真是不虚此行。遗憾的就是少看了夫人几天,心里非常牵挂,不知道夫人神识恢复了多少?”王敬左手搂着甄媚儿柔软的腰肢,右手端着一杯香气四溢的灵酒,看着月光石照映下的如花笑脸,不由关切的问道。

    “在不惜回魂丹的滋养下,现在双元神合一后的神念恢复到了筑基五期。可惜现在已经没有了回魂丹,要想恢复到巅峰状态,如果没有更高级的灵药,只怕要二三十年之久。”提起自己的神念,甄媚儿不禁轻声一叹。刚得到分神秘术时,自己为是否降低修为而彷徨,现在修炼成功了分神秘术,却又为恢复神念而忧愁。

    “我回宗门就收集有助于恢复神念的养神丹灵药,尽快帮助夫人恢复到巅峰状态。”王敬轻轻给甄媚儿喂了一口灵酒,目光坚定的说道。

    “养神丹的事情要看机缘,你还是把精力放在提升自己的修为上来。你没有修炼到金丹后期,我不想在宗门公开我们的关系,否则只会为你带来无尽烦恼,说不定还有杀身之祸。“

    ”不过我一旦恢复到金丹巅峰状态,就要闭关冲击元婴期了。回到宗门我就闭关恢复神念,在金丹期没有自保之力我不会出关,只怕我们聚少离多,夫君耐不住寂寞。”甄媚儿玉手勾在王敬的脖子上,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颊,悠悠的叹息道。

    “夫人放心,虽然我长得是帅了点,身边也有不少美女相伴,那只是信口开开玩笑,当不得真的。我们是明媒正娶的,拜过天地父母的真正夫妻,就算有美女投怀送抱也只能当小三。”王敬嘿嘿一笑,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敢!我若知道你勾三搭四,会让你恨不能忘记双修之术。”甄媚儿马上杀气腾腾的拉着王敬的耳朵,横眉咬牙的喝骂道,眼中却满是柔情蜜意。

    “不敢,不敢,这种事情要做,怎么也得金丹元婴之后。”

    “什么?以后打得过我的时候就想着三妻四妾?”甄媚儿玉手又轻轻的拉了一下王敬的耳朵,嗔怪的问道。

    “哎呦,夫人手下留情,疼死夫君了。作为男人,不对,作为男修士,修为不如双修伴侣那确实抬不起头来。我好歹也给自己一点修炼的动力吧。”王敬的耳朵在甄媚儿温柔玉手的摩挲之下,全身舒泰,却要装作受罪的样子,让甄媚儿忍俊不禁。

    “就你会做怪。不过你要是有本事保住自己的小"qing ren",我也不反对,男人吗?厉害点总比窝囊点好。”甄媚儿松开自己的玉手,白了王敬一眼。

    “你说话可得算数哦,别到时反悔。”

    “切,有什么反悔的,你如果真的花心了,还有机会进阶元婴期吗?进阶不了元婴期,你就算偷偷摸摸养了几个美女,还不是在我面前乖乖的,不然就把你打得趴下,收了你的"qing ren"当奴婢。”甄媚儿嘴角一翘,不屑的说道。

    “你将来还想欺负我,那我现在就罚你香我一下。”王敬拉着甄媚儿的玉手,将嘴唇靠近她的俏脸。

    甄媚儿欲拒还休,玉脸绯红,几番搂抱之下,情不自禁的亲了上去。

    二人这一路飞行丝毫不耗费法力,能坐在飞行器内打情骂俏,真比修炼枯坐有情趣得多,真想此行永无终点。

    大翅金鹏平缓的飞行了一日一夜,王敬和甄媚儿在大厅中搂搂抱抱,喝些香醇的灵酒,说些情意绵绵的悄悄话,不时把甄媚儿逗得俏脸绯红,娇羞之下更添妩媚,让王敬笑口常开,意气风发。

    就在二人相互逗笑之时,大翅金鹏忽然浑身一震,其速度慢如蜗牛,很快就停滞不前,仿佛陷入了泥淖之中。

    二人往观察镜中一看,发现四周的景色黑漆漆的一片,仿佛撞进了别人布置的禁制之中,神念放出金鹏之外也大受限制。

    “不好,我们中了埋伏。”王敬一惊,连忙放开正在甄媚儿身上作怪的手,一下子跳了起来。

    “不是埋伏,是我们无意中撞进了冤魂涧,这里有明显的阴魂之气而无法力波动。”

    甄媚儿神念探查了一番,认真的说道。

    “冤魂涧?我怎么没听说过?”听说不是中了埋伏,王敬不觉放松了精神,面色讪讪的说道。

    “几十年前我历练时经过这里,感应到了熟悉的阴魂气息,所以才如此肯定。”

    甄媚儿站起来,一边抚平褶皱的衣服,一边接着说道:“相传冤魂涧里有无数冤死的修士,是因为其中一个修士盗取了宗门至宝,后被宗门打修士追杀至此,将所有与盗宝修士有关的修士全部集中到此处处死,死后无人收尸,怨气冲天。这里阴气太甚,凡人不敢走近百里,否则阴寒入体而亡,还会祸及家人。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为了低级修士也望而却步的阴魂之地。只有少数鬼修来此祭炼法宝炼体,或者少量高阶修士为炼制增进神念之类的灵丹,偶尔来此稍稍逗留采些阴魂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