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一条生路

    只是这聚魂钵操控起来消耗的神念和法力也是恐怖,自从其被祭炼到空中之后,他口中的灵酒就没断过,否则支持聚魂钵施法的灵气就不够用。王敬可不敢把金海中的魔气全部转换为灵气来使用,那是保命的杀手锏,暂时还不到展现的时候。

    聚魂钵的控制除了需要大量法力,强大的神念更是其操控的关键,这一炷香时间,王敬的神念就从金丹初期顶峰降低到金丹初期,一旦跌落到筑基期,这聚魂钵就无法使用了。看着周围逐渐变淡的雾气,王敬反而心中发急起来,他可不相信这浓密的阴魂鬼气滋养不出高阶鬼物。可是这阴魂之气已经被自己吸收了那么多,法力和神念也是大耗,此时不出手等待何时?再晚一点自己可支持不住了,要回到大翅金鹏内部修养去了,那时禁制一开,拼着消耗中品灵石来给自己争取恢复法力和神念的时间。只要等到天色已亮,太阳出来,这些鬼物就好自动散去,自己的生命就变得安全,可惜这样就无法进入冤魂涧内寻找阴魂草炼制养魂丹了。

    “没想到一个人族筑基初期的小修士竟有这等古宝,简直就是给本王量身定做的,小子把你手中的古宝送给本王,本王放你们一马如何?”就在王敬暗暗心惊的时候,一个金属般刺耳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王敬定睛一看,三十丈之外,一个投生双角,眼如铜铃的五丈高怪物,张着血盆大口,正手持一把血迹斑斑的残缺巨剑,向王敬稳步走来,其身上披着残缺的翎甲,上面似铁片又似鸟的羽毛,散发着金丹期的强大威压。

    “金丹中期的鬼王!”王敬心中一凛,连忙暂停了聚魂钵吸收阴魂之气,取出了原本储物袋中的七八品的火球符篆。

    如果是一般筑基后期修士,只怕此时已经被鬼物的威压直接压得趴下,王敬的神念已经强化到金丹初期顶峰,虽然刚刚操控聚魂钵消耗了一部分,降低到金丹初期,现在也只是有点战栗而已,自然不会束手就擒的。

    “嘎嘎,好久没和人类修士动手,是五十年还是一百年?有点记不清了,人类修士的新鲜血液和灵魂真是好东西啊。想当年也是运气好,吞噬了一个受伤严重的金丹后期修士的精血和灵魂,我才得以进阶到鬼王初期。如今在此温养了百多年,刚刚突破到鬼王中期就有修士来送食物,真是天遂我愿啊。虽然你修为只有筑基初期,不过神魂很强大,体格也很强壮,精血和神魂的味道一定不错吧。”鬼王将巨剑横在胸前,嘎嘎怪笑道,发出金属刮擦的刺耳声音。

    “那我就替天行道,收了你这个为非作歹的鬼王。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快服刑,收!”

    王敬对着聚魂钵打出数道法诀,口吐一个收字,一道耀眼的青白霞光将巨大鬼王笼罩起来。青白光芒照射在鬼王身上,冒出无数青烟,鬼王身上动了一动,很快就镇定如初,脸上露出嘲讽之色。

    “嘎嘎,看你这聚魂钵黯淡无光,估计也是刚刚祭炼不久,威力不足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也只能收拾鬼将以下级别的鬼兵鬼卒了。刚才冒险一试,果然如此,那些青天白日光就像是给本王除尘洗垢一般,要是伤害再大百倍,本王还真是要有多远逃多远了。嘎嘎,如今这聚魂钵马上就要归本王所有了,很是期待它在本王手中发扬光大后的威力。”

    鬼王一个闪动,看似笨拙的巨大身体就到了王敬身前十丈,双手举起血迹斑斑的巨剑往王敬头上劈来。

    王敬大惊失色,身子向右侧一闪,移开三丈之远,左手激发一张八品火球符,击向鬼王的位置。

    火球符瞬间化作水缸大小的巨型火球,猛然撞击在鬼王胸口,鬼王双手劈剑尚未收回,身子来不及躲闪,被火球生生炸退五六步。鬼王身上的皮肉炸开一个拳头大的血洞,转眼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更本没受过攻击一般。

    以前仰仗的七八品符篆对付这种鬼王伤害微乎其微,聚魂钵发出的青白之光也无法造成大的伤害,中品飞剑也更是提都别提。为了保住自己和甄媚儿的小命,为今之计只好拿去全部压箱底手段了。

    只见王敬一翻手掌,数十只紫玉黄蜂铺天盖地的的向鬼王飞去,悍不畏死的在鬼王身边自爆起来。鬼王满脸不屑之色,挥舞手中巨剑,形成一道黑色光幕,将紫玉黄蜂的自爆攻击悉数抵挡在外。

    看着这些得之不易的紫玉黄蜂就这样做无谓的牺牲,心中肉痛无比,连忙将剩余未来得及自爆的数只紫玉黄蜂收进了天魔戒指之中,地上留下一层紫玉黄蜂的尸体,现场气息紊乱至极。

    “可笑,竟然放出一群苍蝇来保命,还是让本王早点结束你的生命吧,免得时间拖长了,精血丧失,神魂受损,味道就不那么鲜美了。”

    鬼王向前一大步,跨过五丈距离,向王敬横劈一剑,在剑光锁定之下,王敬竟然不能移动分毫,心中大急之下,神念操控聚魂钵化作房屋大小,将其笼罩在其中。巨剑斩击在聚魂钵上,发出阵阵轰鸣之声,刚刚收集阴魂之气恢复的一些威能全部激发出来,堪堪挡住此剑一击。

    鬼王得势不饶人,一击之下,再接着数击,聚魂钵刚刚收集的阴魂很快消耗殆尽,变得暗淡无光,而且上面裂纹密布,在鬼王一再攻击之下,裂纹逐渐扩展开来。要不是鬼王想得此上古法宝,投鼠忌器,只怕这法宝早就碎裂成渣了。

    “小子,快快拆开聚魂钵禁制,我放你一条生路,不然我将你抽魂炼魄,永世不得超生。”看到聚魂钵出现越来越多的裂纹,鬼王心中肉痛至极,攻击的速度早就降了下来,隔上三五息旁敲侧击两下,不敢用上全力,一边在外面用言语蛊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