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不屑一顾

    “人鬼殊途,你本来就是孤魂野鬼,你的鬼话怎么能让人相信。”王敬一边急思对策,一边讥讽的说道。既然鬼王不敢击破这聚魂钵,那么暂时自己就是安全的了,只盼黎明早点到来,太阳早点出来。

    王敬手中还有一件上古法宝万炼神鼎,他为了以后着想并不想拿出来,这种炼丹法宝能够提升炼丹的成品率和丹药品质,自己以后还得靠炼丹来提升修为,万一释放了出处,被鬼王一剑劈碎,他哭都没地方哭。

    毕竟丹鼎带着火属性气息,鬼物最是厌恶,不像聚魂钵是鬼王的必得之物,每次攻击都留了分寸。丹鼎出手,必然会被鬼王毫不留情的砸碎。

    现在最后的压箱底就是一级妖兽修罗蜘蛛、尚处于柔弱阶段的神魔心焰,还有一把让其受过严重伤害的碎魂弓。

    想到碎魂弓,王敬心中一亮,这种上古大能炼制的法宝他已经使用过,耗费的神念可以自己控制,达到最低要求就可以激发,附着的神念没有上限。以前用此弓灭杀炼气期弟子都是秒杀,如今以自己金丹初期的神念应该发挥出更强大的威力,即使不能当场灭杀鬼王,也应该可以让其知难而退。

    想通此处,王敬狂灌几口灵酒,保持体内法力始终处于充盈状态,接着将主元神和分元神轮流送入天魔戒指中以十倍的速度回复元神之力。

    王敬这边刚刚沉寂,甄媚儿那边却关闭了大翅金鹏的禁制,让其暴露在阴魂之气之下,并撤除了笼罩在身上的红光禁制。此时她通过大厅上的观察镜,发现了王敬窘迫的躲在聚魂钵中,只怕他此时已经是重伤在身,再无战斗之力。想到自己说过的绝不独活的誓言,俏脸一阵灰暗,一起战斗着死去,总比鬼王各个击破分别虐杀要来得心安。

    甄媚儿虽然曾经是金丹后期修为,不过她现在法力只刚刚恢复到炼气十层,神念只恢复到筑基初期,很多金丹期大威力的手段不能施展出来。为今之计,只有自爆一些法宝,能灭杀鬼王最好,不能灭杀也让他多受些伤害,算是为自己夫妇二人提前报仇。

    甄媚儿走出金鹏之时,裙带迎风飘扬,露出雪白的小腿和凹凸有致的绝美身材,让暴怒的鬼王瞬间惊艳得忘了现在是战场,举起的巨剑也缓缓放了下来,脸色露出谄媚的微笑。

    甄媚儿得此良机,自然不会手软,右手玉指在头上一点,发髻上的一枚金凤就自行飞了出来,迎风而长,化作一只长逾十丈的巨型金凤,带着如梦似幻的色彩向鬼王飞去。同时她双手如雪花飞舞,一道道法诀打出,化作无数金色符文隐藏在虚空,几个呼吸间化作漫天花海,将鬼王笼罩在其中。

    花海中的花瓣一片片如雪花般飘来,粘在鬼王身上,散发着醉人的芬芳,让其情不自禁的呼吸急促起来。粘在鬼王身上的花瓣几个呼吸间就没入他的皮肤之下,接着又有无数花瓣翩翩飞来。随着无数花瓣的落下,鬼王感到身体渐渐沉重起来,手中的巨剑因握不住而掉落地上,发出“当啷”一声巨响,将鬼王拉出了幻境。

    鬼王当即一声冷哼,吹出一口阴森森鬼气,将所有花瓣吹得无影无踪。幻境一破,甄媚儿遭神念反噬,嘴角流出一抹嫣红。她强忍神念的疼痛,双手如穿花,巨型金凤一个瞬移,狠狠的撞击到了鬼王头颅之上。

    鬼王挣脱幻境心有余悸,刚刚移开数丈,金凤就对着眉心撞了下来,他只来得及狂啸一声,头上两只黑角猛然钻出两道黑色闪电,迎头抵挡金凤。巨型金凤在黑色闪电缠身之间,金光暗淡了几分。

    甄媚儿连忙喷出一口精血,双手法诀翻飞,金凤身上金光大放,黑色闪电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金凤只是稍微晃了一晃,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在了鬼王的黑色巨角之上,发出啪的一声巨响,黑色巨角应声而断,断裂的巨角化作一股青烟消散的空中,周围的阴魂之气又浓郁了几分。

    想是巨角断裂,鬼王遭受重创,暴怒下的鬼王一阵诡笑,周围阴魂之气翻腾,纷纷向甄媚儿涌去。接着鬼王伸手一招,将跌落地上的巨剑握在手中,向甄媚儿瞬移而去。

    甄媚儿此时法力低微,神念受损,自然放不出法术大招。只见他玉手一翻,一柄三尺长的寒光闪闪的银色弩弓出现在手中,对着鬼王一阵狂射。鬼王猝不及防,被三支尺许长的银色弩箭射中,庞大身体在空中翻飞不停,身形几个呼吸间宿小了小半。

    连番战斗之下,鬼王的境界也降落到了鬼王初期境界,不过有周围取之不尽的阴魂之气的补充,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如初。

    甄媚儿脸色惨白,连忙将散功凝成的灵丸服下,及时补充空亏的法力。接着伸手向鬼王一指,伸手的两条裙带化作两条巨蟒,向鬼王缠绕而去。鬼王张口血盆大口,猛地一吸,无数阴魂之气被他吞入腹中,打了一个饱嗝,气息又恢复到了鬼王中期。接着身形一闪,躲开巨蟒的纠缠,举起手中巨剑,朝继续飘落花瓣的巨型金凤斩去。

    金凤是甄媚儿的本命幻术法宝,以其现在的修为勉强调动十之一二的威力,刚才施展了几息落英缤纷幻术,本身神念大损,再控制金凤已经力不从心。只见巨剑斩在金凤之上,发出“咔嚓”一声脆响,金凤一分为二,迅速变成五寸大小的两截本体,从空中掉落下来。

    金凤已碎,落英缤纷秘术失效,漫天飞舞的花瓣立即消失不见,鬼王感觉身上一轻,得意的仰天狂笑起来,对趁机缠绕在身上的两条巨蟒不屑一顾。

    金凤碎裂的时候,甄媚儿与之心神相连,神念反噬之下,气血翻涌,控制不住,竟连吐数口鲜血,胸前洁白的衣衫上落红一片。甄媚儿俏脸变得苍白无比,精神也委顿下来,浑身酸软无力,连已经缠在鬼王身上的两条裙带法器,也无力控制其继续束缚鬼王的行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