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几位美女

    “走,随我们进大殿去,几位长老正在讨论本次向西凉城前线增派人手的问题,师侄也去旁听一二,你的晋级俸禄我稍后为你补上。”黄掌门略一点头,满意的说道。接着转身进入大殿,身后跟着王敬和刘艳二人。

    黄掌门将王敬领到几位长老面前,为王敬一一介绍,众人纷纷恭贺。其中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长老眯着眼睛看了一下王敬,满意的说道:“进阶时间不长,法力却异常凝厚,看来你在外面得了不少机缘,此次就随第一波队伍去增援吧。三天后出发,你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别堕了我们火云宗威风。”

    “谢谢师叔谬赞,除魔卫道,弟子定当奋勇争先。”王敬双拳一抱,应声说道。此人是火云峰的峰主方子舟,修为以达金丹后期,实力雄厚,在火云宗内颇有威望。能入此人法眼,不知是机缘还是灾难,走一步算一步,王敬自然不想在这里落了他的面子。

    大厅上一排坐着十几位金丹期长老,中间空着几个位置,想是为还没有到的长老所留。大厅两侧站着百多个筑基期弟子,按山峰所属分成几团站立着。多的四十几人,为火云峰弟子;少的只有五人,为云霞峰弟子,其中就有王敬熟悉的红杏、顾静芳、秦筱贞等女子,想不到他们也纷纷进阶成功,王敬感到由衷的高兴。

    会议持续了两个时辰,少不了讨价还价,争论四起。各峰峰主都不想自己的弟子参战,毕竟前线战损率很高,谁也不想本峰辛苦培养的弟子就那么轻易折损了。但是火云宗极弱多年,在数十个正派中排在末尾,仰人鼻息已久,只有听从另外几派商议结果安排人手。

    具体到宗门内的分配时,人多的山峰想按人头分配名额,人少的山峰想按比例分配名额。因为云霞峰峰主早就宣布闭关冲击元婴期,由进阶不久的刘艳暂代峰主,她看着眼前的几个弟子,苦笑不语,全部派出也只有六人,还不够人家一个零头。自己刚进阶金丹,还没有师父那样的影响力,争论没有意义,干脆和王敬偷偷传音聊天起来。

    讨论的结果是,第一批队伍中,各峰出一名金丹期长老带队,筑基期弟子除了云霞峰出战三人外,其余各峰派遣十人,具体人员由各峰峰主自行抽调。炼气期弟子在第一批暂时不出战,作为后备队员筹集增援物资。这种看似合理的安排,却调走了云霞峰三分之二的战力,而火云峰调走的不过三分之一。

    “师侄,请留步,领了俸禄再走不迟。”仪式结束后,黄天化笑呵呵的喊住王敬,快步走了过来。

    “这是五百块灵石,和一把下品灵器飞剑,师弟先将就着用用,前线可是发财的好地方,等去了那里再换好的武器吧。”黄天化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小的褐色储物袋,交到王敬手中,有点难为情的说道。毕竟人家刚晋级就派出执行九死一生的任务,还不给配备好的灵器,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可是,谁叫火云宗穷啊,地盘小,资源匮乏,还得每年向大宗门交保护费,宗门日子是越来越穷,弟子的俸禄自然越来越少。

    王敬咬破手指,例行公事的在掌门手中金蝶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金光闪烁过后,就在金蝶上烙印了“王敬”二字。

    完成了进阶仪式后,告别黄掌门,和等候在门外的刘艳、红杏几女回到了云霞峰。刘艳的洞府内,王敬品着香甜的灵茶,看着六位美女,讲叙着自己两年来的游历故事。

    王敬的春秋笔法将经历或删删减减,或添油加醋,让几女听到时而惊呼,时而热血沸腾,偶尔还为王敬的坚强掉下眼泪。当然,他不会把认出甄媚的真实身份说出来,更不会说自己已经和师父暗地里修炼了双修秘术,靠着双修秘术才进阶到筑基期的。

    “师弟,这次出战我带队,红杏和秦筱贞跟随,你已经被长老点将了,自然跑不了,我们云霞峰就我们四人吧。三天后出发对你来说太紧,这两天抓紧在宗门内购置一些高级点的灵丹、符篆,你从前炼制的那些低阶符篆,和筑基期修士作战作用不大了。”

    刘艳放下茶杯,环顾四周,缓缓的说道。

    “多谢师姐提醒,师弟今天刚回太累,先回去洗洗睡睡,明天就开始去办理。”王敬嘿嘿的笑着说道。

    “师弟明天何时去坊市,我陪你一起去。”很少发言的红杏美目盯着王敬,不容置疑的说道。看来分别数年,她心中有很多话要单独和王敬谈谈。

    王敬嘿嘿一笑道:“多谢师姐了,请带足灵石,说不定让你破费一下。”

    “这几年虽然做任务赚了不少灵石,修炼开销也大了,省的灵石不多,这里一千块先借给你用吧,记得付利息哦。”秦筱贞交出一个红色绣花小袋,交到王敬手中,咯咯的笑着说道。

    “那是一定,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虽然我没有灵石还给你们,但是你们以后的灵酒灵丹我包了。”

    王敬拍着胸部,大大咧咧的说完,手在腰间一抹,取出了五个尺许高的玉瓶,一一摆在桌子上,神秘的说道:“几位美女,请尝尝我在外面千辛万苦弄回的百年仙醇,味道不错的哦,不但可以美容养颜,还能滋阴润肺,提升修为。”

    “如此好事?我来尝尝。”红杏听王敬说得精彩,连忙开启其中一瓶,一股香浓的酒味飘逸出来,让人呼吸一口精神大振。

    红杏小心倒出一滴,用红润的香舌舔了进去,紧闭美目,一副极其享受的模样。良久才长吐一口香气,激动的说道:“师弟,这酒还有没有?我想再买几瓶。”

    “哦,这酒非常难得,送你们几瓶之后,自己也不多了,马上要外出战斗,你们总得给我留点后手吧。”王敬嘿嘿的笑着说道,物以稀为贵,他自然不会拿出大酒缸出来的,何况多年修炼,送的亲人朋友也不少,真的只剩一大缸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