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黑衣少女

    王敬修炼到筑基中期,神念直逼金丹中期修士,控制数千只一级初阶的紫玉黄蜂在山野中四散搜索,常常有令人意外的惊喜。不论是地表生长的灵药,还是浅埋的灵药,都逃不过紫玉黄蜂的灵敏嗅觉,然后根据王敬的命令将这些灵药悉数采回,有的珍贵灵药则是连根拔起,顺手种于天魔戒指之中。

    借助于数千紫玉黄蜂的视觉,大量裸露于地表的矿石都被王敬一一采集。二级以下的一些低阶妖兽如果出现,直接就被修罗蜘蛛的丝网套住,很快的吸收得皮包骨,然后将皮和骨头收集起来,等回了西凉城再卖给药店和炼器店,数量多了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如此走走停停,一路扫荡,行进千里之时,王敬收获了上万株百年灵药,数千块各种灵矿,来到了一座高约百丈的巨峰之下。

    这座巨峰是王敬小队执行任务的山峰之一,山峰上面埋有观察大阵,需要手持资格令牌的弟子用法术激发,才能将附近百里之地的动静传回西凉城。王敬摸了摸资格令牌,发现封印的信息还在,正好顺便完成一次任务,也算不虚此行,完成了这个任务后,正好找个借口回城修养几年。

    王敬脚踏飞剑临近烟雾缭绕的峰顶,此处此时人迹罕至,灵气也较西凉城充沛,可惜不安全,不能作为长久的修炼之地。峰顶一块五丈方圆的巨石符阵,阵文暗淡,显然很久没人来激发过了。王敬掏出资格令牌,对着巨石中间的黑色符文念念有词。片刻之后,符文逐渐亮起,

    附近百里如水影幕一般传到了西凉城中,引起一阵惊叹。

    就在符文快要全部亮起时,突然巨石之后的土地爆裂开来,跳出一高一矮两个黑袍修士,招呼也不打一声,直接用两只黑色的骷髅头幻化成两座巨山砸了过来。

    “哈哈哈,想不到我们兄弟藏在这里半个月,就袭击了两波修士,收获又可以增加几分了,可惜这次是一个刚刚踏入筑基中期的修士,身上肯定没什么油水可捞。”

    矮个的黑袍修士,桀桀的怪笑道。

    “小心点,此人硬接我们重力剑一击,肉身强大修为不弱。”高个修士皱眉提醒道。

    “肉身强大又如何,谁人不知我们黑影双雄是以神念强大笑傲同阶修士的,只要我催命钟一响,管教他像面条一样,乖乖的软软的趴下来。”矮个修士拍拍储物袋,取出一个黑色的小钟,不屑的说道。

    小钟在他法力注入下,迎风而长,转眼化作一个直径丈许的巨大黑钟,钟面无数符文流转,散发古朴气息。

    两个修士气息均是不弱,矮个修士有筑基中期修为,高个修士赫然踏入筑基后期,两人面目八分相似,不是兄弟,也是堂兄弟等近亲,配合相当默契。

    矮个修士刚把巨钟寄到天空,高个修士掏出一根丈许长的黑色长棍,猛地向黑钟敲去。“打!”随着高个修士的一声暴喝,黑钟发出一道道强烈的音波,把空间激荡得轰隆巨响,将王敬云灵印秘术祭出的浓雾瞬间击溃,风卷残云般的一扫而空,暴露出王敬的本体。

    王敬有点目瞪口呆起来,如此打法,是他修炼云灵印秘术以来的第一次失败。云灵印以隔绝神念见长,黑钟也是以音波攻击伤害神魂为主,结果云灵印云雾如冰雪般消融,损耗了王敬部分神念。本来也在巨大的音爆下气血翻腾,法力运行不畅,全身血脉爆裂般疼痛。饶是他有金丹中期神念,奈何斗法经验不足,首次交锋吃了个暗亏。

    “嘿嘿,能在我们兄弟二人的丧魂钟的合击之下逃生的还从来没出现过,小子功法古怪,竟然侥幸抗下一击,下次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还不等王敬喘息,高个修士的黑色棍棒又向空中的巨钟猛地撞击而去,如果被此钟再次攻击,在没有云灵印秘术的阻挡之下,多半要身受重伤甚至殒命的。

    王敬一咬牙,左手激发土遁符,右手激发刘艳赠送的幻梦铃,铃声清脆悦耳,两个黑袍修士不察之下,稍微缓了一下手劲。结果一阵黄光闪动,土遁符激发成功,瞬间消失不见。随后响起的巨大钟鸣音波攻击在王敬先前所立之处,刮起三丈石屑。一瞬间飞沙走石,遮天蔽日,响彻百里。

    “可恶,竟然被这小子逃脱了。”矮个修士收回黑钟,惺惺的说道。

    “哼,下次遇见就是他的死期。没想到这小子神念如此强大,在承受了丧魂钟全力一击之后,还能清醒如初。如果不是有音攻类小铃铛灵器突然偷袭,就算他有土遁符也来不及逃脱。”高个修士收回黑棍,脸色冰寒的说道。

    “难道就这样让他逃走?”矮个修士不甘心的问道。

    “在我们丧门双煞手下焉能留下活口,他体内已经被丧魂钟种下黑风劲,三日之内还会有效,他带伤而退,想必不能逃得太远,我们按黑风劲的气息追下去。”

    高个修士嘿嘿一笑,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晶莹小镜子,咬破手指,滴出一点鲜血在镜子上面,片刻之后,鲜血消失,却显示一缕黑气在飘动。

    “好了,这小子正往东方逃窜,马上要逃出窜追影镜子的探查范围,我们稍微休息一下赶快追。”高个修士一收镜子,冷笑着对矮个修士说道。

    “大哥英明神武,量这小子也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二人合力激发两次丧魂钟,法力和神念大耗,脸色由黑转白。服用丹药休整片刻之后,驾起飞剑往王敬逃跑的方向追去。

    王敬被土遁符稀里糊涂的裹着逃出五六十里,钻出地面时正在一片密林之中。正准备继续逃跑的时候,发现附近有人在斗法。悄悄拨开草林一看,发现三个炼器宗弟子在围攻两名黑衣少女。

    三个炼器宗弟子中,一个筑基初期,一个筑基中期,一个筑基后期,正色眯眯的出口轻薄着对面的两个少女,手上飞剑不紧不慢的攻击着。对面黑衣少女一个筑基初期,一个筑基中期巅峰,身材凹凸有致,曲线玲珑,冰肌雪肤,眉目如画,美得让人砰然心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