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太感人了

    ()  “掌柜的,我在野外和鬼物艰难战斗了八个月,八十多人的小队如今只剩下我和妹妹两人。妹妹了尸毒受伤严重,如今丹药和灵石都耗尽,身上没有灵石恢复法力和体力。妹妹性命危在旦夕,临去前很想尝尝妖兽肉脯的味道,坊市已经没有肉脯可买,迫不得已我才找到你这里来了。听说你这里的肉脯不但灵气充足,还能补充体力,只要能够达成妹妹的愿望,什么条件我都愿意答应。”说到这里,年轻修士哀伤得掉下了眼泪。带着尸毒后期的妹妹不离不弃,为了满足妹妹的个愿望竟然如此低声下气,此人也是有情有义至极。

    “兄弟别急,除了灵石,你在野外闯荡了那么久,有我挂在门口的几种灵药吗?或者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给我看看,是否值得交换两盒妖兽肉脯。”叶子勇看到年轻修士的表情和诉说早就动了恻隐之心,不过开门做生意的,有利可图就更好了。

    “我有株百年的醒神茶。”

    “什么?醒神茶?”王敬和叶子勇同时惊叫道,把年轻修士吓得跳。

    王敬急忙从后台走了出来,激动的说道:“道友请把醒神茶拿我看看,妖兽肉脯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年轻修士把个两尺来长的紫檀木盒子从储物袋里拿了出来,打开盒子,株尺八寸的植物就露了出来,大约百年药龄。通体墨绿如玉,散发着沁人心扉的清香,让人心神充满了安宁和快乐,和传闻的醒神茶的描述般无二。

    “可惜,此醒神茶药龄只有百年,而且根系被被斩断无法种植。”王敬露出满脸失望之色。好不容易看到了醒神茶却发现药龄不够,而且不能种植成长,真是郁闷无比。

    “这株只是醒神茶开枝散叶长出的幼苗,醒神茶主体有上千年药龄,可惜旁边有大量僵尸鬼在守护,我们无法靠近采集。妹妹就是用飞剑采摘这株幼苗才了僵尸鬼的尸毒。”说到这里,年轻修士的眼光暗淡了下来。此人筑基后期,长得表人才,帅得让人想打脸。可惜身衣服破旧,容颜憔悴,又没有灵丹恢复法力体力,消瘦得像是骷髅战士套了身衣服。

    “真的?道友快快服用些妖兽肉脯恢复下体力,等你恢复好后我有些话想请教你。”王敬从储物袋里取出个装满妖兽肉脯和玉露丸的玉盒,飞快地递到年轻修士,急促的连声催道。

    “可是我没灵石……”

    “免费送的。”

    “可是我妹妹还在……”

    “你赶紧吃些肉脯补充体力,然后把你妹妹起接过来,我这里有多余的两间房间。”王敬不耐烦的说道。

    “呜呜嗯嗯。”年轻修士很久没补充过能量了,抓取块香喷喷的肉脯就丢到嘴了,还没嚼几下就吞了下去,接着想往嘴里塞个玉露丸,可惜太急躁了没掌握食用方法,玉露丸化作团醉人的灵酒洒在玉盒里,他也顾不得形象,把玉盒角对着嘴巴往下倒,咕咚咚的全部喝了下去。

    青年砸吧着嘴把玉盒收藏了起来,连忙在大厅盘膝坐下炼化刚刚服用的肉脯和灵酒。片刻之后,年轻修士脸色恢复了部分红润,簌地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王敬拜了拜,感激的说道:“多谢道友赠食之恩,陈飞鸿没齿难忘,以后必将厚报。”

    “厚报就不必。在下王敬,这是我大哥叶子勇,兄弟赶紧将你妹妹接过来,我还有事要问你们。”

    “我妹妹如今尸毒满身,人见人怕,我们来此居住多有不便,也没有灵石支付住宿费用。”

    “你这人真是啰嗦,快去快回,也许我能医治你妹妹的尸毒。”王敬本想马上问问醒神茶的事情,可那不是句两句能说清的,那年轻修士心系妹妹也是性情人,不如先解决了他们的事情再来谈自己的事情。反正大师姐的魂毒也不是短时间能解决的,只是那修士如此啰嗦让他不禁心头起火了。

    “真的?那太谢谢了。”

    陈飞鸿急匆匆离开之后,叶子勇皱眉说道:“五弟,并非我势利,而是人心难测。如今你掌握上古禁术的事情传开了,肯定有人会找会接近你,不得不防。”

    “多谢大哥提醒,我观这陈飞鸿情真意切不是作假,又得到了醒神茶的消息,心难免激动,私自做主让他们住进来还请大哥包涵。”

    “相信兄弟眼光,当时我们也只有顿饭时间就在小雨的促合下结拜了,如今可谓生死与共。希望这个陈飞鸿不要让人失望,如果其打悲情牌接近我们图谋不轨,休怪我们下无情,哪怕拼着被执法队伍追杀也要将他击杀当场。”叶子勇斩钉切铁的说道。

    “那是小雨有眼光,慧眼识英雄。”正说着,叶雨和武陵春几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原来他们大早外出逛街去了,这憋了两个月,该外出适当放松下。

    “那是,六妹有窍玲珑心,眼睛自然的是能够看透现在和未来的慧眼。”王敬心情逐渐放松,不由和小雨开起玩笑来。

    “你们先回房间休息,等下为五弟护法吧。”叶子勇把刚才的事情对大家详细讲叙了遍,然后叮嘱道。

    “太感人了。”叶雨都泪珠如断了线往下掉。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等下护法的时候大家集精力,不要让任何意外发生。”武陵春俏脸整,真诚的对大家说道。

    “俺马强刚刚收购了些迅雷金,等着五弟给炼制同心戒指,定小心谨慎。”马强拍着胸部,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切,不给你炼制戒指你就可以放松了。”叶雨斜了他样,不满意的说道。

    “嘿嘿,哥心急了。大家不是说好了回来就让五弟炼制戒指吧,谁知道有人求助上门了。”马强右抓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个时辰之后,王敬正和叶子勇在柜台前探讨修炼上的事情,股恶臭充满了屋子,让人恶心呕吐。王敬连忙拼住呼吸,抬头看去,原来是陈飞鸿去而复返,怀里抱着个白布缠绕得密不通风的人形物体,大概就是他口所说的了尸毒危在旦夕的妹妹。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