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2第761章第788

    伊府老太爷一听伊正廷没反对,直觉是高兴的,倒是没有深究伊正廷话里面的意思,只是微不可见的点点头,伊正廷和顾云烟马走了,回去收拾院子了。()

    伊府老太爷根本还没想到在对清漪的时候没得好过,清漪的性格老太爷不清楚,伊正廷可是了解一些的,清漪要是那么容易妥协不是清漪了。

    不过刘贵妾倒是听见了,不过这老女人也是有些信心的,大房是在府里的最后一块绊脚石,刘贵妾认为自己连四品官家嫡女正妻齐芷柔都搬倒了,老祖宗也搬倒了,不相信大房这几个不行了?

    刘贵妾看着这夫妻滚蛋了之后和老太爷说道:“老爷,不要担心你忘了我们在大房里面还有那位做帮手了?不要担心那些东西一次全拿不过来,我们徐徐图之,一点点的蚕食掉。”

    “虽然清漪那个小蹄子学了点本事,但是在咱们两个面前也是个孩子,咱们还怕她不成,咱们有时间和大房斗,回头大房的产业全拿来之后将他们扫地出门,咱们两人可以躺在金山银山过下半辈子了,老爷你说那样日子多美是不是?”

    老太爷也被刘贵妾说的幻想着自己躺在金山银山,左手一伸抓住一根金条,右手一伸抓到一块宝石,满屋子里面金光闪闪,各式各样的金银珠宝堆成一座小山,天天吃着山珍海味珍馐佳肴,银钱怎么花也花不完,刘山花还给他捶着腿,自己拿着前朝的古董茶壶喝着茶,旁边还有不少伺候的打着扇子??????

    这对恶心的夫妻在那里幻想的口水直流,一边幻想还一边交流,好在是没有别人听见,伺候的人都知道这两个人经常整不好那啥一下,所以离得远些,要是被人听见了,只能说两个字:“有病!”或者说五个字:“真病的不轻!”

    伊正廷和顾云烟这边匆匆忙忙的赶快回去打扫院子,这处院子是离大房的喜福苑最近的一处,原先是给伊府里面的嫡次女住的院子。

    虽然不伊兰住的仙女阁,但是起伊府老太爷说的那个年久失修的院子强了不是一星半点,之前伊正廷简单的收拾过这处院子。

    伊正廷也想着现在府里情况未明,还是让自己儿女离自己近一点较好,要不伊正廷肯定会把仙女阁给争取回来的。

    这倒不是只顾着清漪不记得伊英博了,因为伊英博的院子是早年老祖宗定下来给嫡孙的院子,一直没动,老太爷和刘贵妾为了这件事给大房做了不知道多少筏子,二房给大房穿了不少小鞋都没能奏效。

    不过后来伊英杰住的院子几经翻修扩大,伊英博的大了几倍,伊英杰住的院子以前是给嫡次子住的,现在看起来还真伊英博的院子大了好几倍,也奢华了不少,当然银子肯定也是大房出的。

    所以这一次主要是争取清漪的住所,顾云烟和伊正廷说:“相公你看孩子们快要回来了,能收拾的时间不多了,真是对不住孩子啊。”

    伊正廷安慰道:“烟儿不要难过了,我相信我们的儿女会理解我们的,再说前几天宁儿的护卫不是过来送信说是很多家具宁儿都从千机门带回来了吗?咱们这两天将喜福苑的房子整理两处,让孩子们先住进来,回头等他们的东西到了在好好收拾,挑个好日子让孩子们先住进去,你看这样好不好?”

    顾云烟也想到了这一点,心里没那么难过了道:“相公说的在理,咱们先将院子里面全面的粉刷一新,家具摆设什么宁儿的闺房里面的先不放,将厅里面的先放好,等着宁儿自己带回来的东西再放进去,再说孩子三年没回家了,和咱们一起住几天也不为过,这么办吧。”

    这对夫妻开始给自家的孩子收拾院子,清漪这边已经是整装待发了,院子里都安排好了,千机老人直接接管,像千机老人说的要看管好清漪的小鸟巢,也许哪天小鸟累了倦了还回来在住一段时间呢。

    箱笼也都收拾好了,大部分已经运到了山下了,人员也安排好了这次和清漪下去的一共是60人,还有护卫40人是一百人,不过这四十人给清漪安全送到之后还回到千机门,清漪安顿好了以后在安排他们。

    告别的话已经说得太多了,伊英博和伊世浩的行装也运下山了,这两人每人有七八个箱笼,清漪少了很多。

    清漪没有让千机老人举行什么欢送的仪式,因为离别本来很难受了,所以清漪决定悄悄的下去,好像她出去办差了一样,过不长时间回来的,千机老人也同意了。

    这是清漪在千机门住的最后的一晚了,清漪站在三楼的阳台,看着满天的繁星点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离愁,在清漪的心里这里也是自己的家,是自己崛起的根源,有种特殊的感情寄托在这里。

    清漪此时回想起自己刚山的时候,那样傻傻的懵懵懂懂的,从无到有的一步步的转变,每学到一点知识的开心和没进步一点的快乐,在眼前一幕幕的走过,也许是人得成长,是一种经历一辈子的回忆。

    清漪现在已经不是当初可以任人宰割的羔羊了,是蓄势待发的猛虎,不过也要看对谁了,谁不长眼和谁pk一下,要看狭路相逢到底谁胜了。

    水嬷嬷轻轻的给清漪披一个披肩道:“大小姐夜里凉了还是早点歇了吧,明天还要早起下山呢,老奴也明白大小姐是舍不得的,不过以后大小姐又不是不回来了,只要有时间回来住段时间不成了。”

    清漪想想也是,自己怎么也跟着钻牛角尖了呢?又不是不回来了,只要自己活着一天是千机门的大小姐,这个身份是不变的,所以自己在这里纠结什么呢?

    所以清漪说:“很晚了水嬷嬷也早点歇了吧,到了伊府之后有的忙呢。”清漪说完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大床,没过一会睡着了。

    千机老人这一夜确是睡不着的,老人家活了一辈子收了这么一个贴心的小女娃当徒儿,这几年是千机老人过的最开心的几年了,清漪从山开始笑料不断,给千机老人带来了无数的欢声笑语。

    千机老人脑海里也是一幕幕的片段闪过,不过千机老人想起清漪的玲珑玉佩笑容高深莫测了起来,其实千机老人知道,但是没说有些事情不用说的很清楚,反正这时历代千机门掌门人才知道的秘密。

    所以当清漪问起的时候,千机老人含糊过去了,不过也没有撒谎,至于真的有什么造化的问题要看清漪的缘分了,所以千机老人在这个问题和特殊的用途方面选择了保密。

    这也是为了清漪好,有很多事情不知道往往要知道了要好的很多,千机老人也是为了保护清漪可以快乐无忧无虑的成长,不过对于清漪的家庭很难快乐和无忧了。

    千机老人虽然不怎么担心清漪会吃大亏,毕竟自己小徒儿看起来娇娇弱弱其实骨子里却是个刚强的,心机手段一点不差是不喜欢用而已,发作起来也是很厉害的,将自己院子里面收拾的妥帖的很,从来没用自己操心过。

    不过千机老人是心疼清漪,这么小小的年纪背负这么多,没有个安生的日子过多可怜啊,父母也是个善良的,自己是个方外之人也不好轻易插手百姓的家事。

    所以千机老人决定清漪下山以后,把清漪的摘星阁安排的妥当之后下山看看情况,看看清漪适应的怎么样,不行的话再给些人马过去,千机老人想了第n种的方便方法,总之是不能让清漪吃一点的亏。

    这一晚即使在祈祷黎明晚些再来也拗不过大自然的规律,月亮落下太阳照常升起,清漪也早早的起床了,一番洗漱穿衣吃早饭过后,几个嬷嬷将这些常用的物品收进最后几个箱笼大功告成了。

    清漪在摘星阁的里里外外都转了一圈,看看自己住了三年的地方,在安排一下自己离开以后的事情,还有是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

    都检查过后清漪也准备好了,箱笼已经都运下去了,准备启程了伊英博和伊世浩也过来了,清漪回头看了摘星阁一眼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的向着山门走去。

    清漪山的时候是千机老人带山的,不过清漪现在的武功自己下去问题倒也不大,不过对外宣称清漪的武功只是普通了不能这么做了,所以还是千机老人将清漪带下来了。

    几位长老将伊英博和伊世浩也带下来了,平常几位长老是极少数的时候会出山门的,这次为了送清漪竟然集体的出动了。

    到了山下自是一番话别,清漪没哭可是眼圈红红红的,没有再说别的坐了千机老人特意给清漪定做的大马车,这马车里面别有乾坤,可躺着坐着卧着一应俱全,伊英博和伊世浩坐在后面的马车。

    一行人拉着大批的东西准备出发了,清漪说:“出发!”这样清漪结束了三年的学习之旅,开启了另外的一段人生。

    清漪坐在马车行驶的马车里面,悄悄的掀开了帘子的一角,看见千机老人的身影越来越远,一直到看不见才撂下了,清漪的眼泪也不在隐藏了,清漪将头埋在薄被里面哭了个够。

    半个时辰之后清漪对外面说:“谁在外面我要净面。”

    玉竹说:“大小姐,奴婢在外面。”说完叫停车子一下,玉竹了马车,看见大小姐眼睛红红肿肿的也很聪明的什么也没说没问,将帕子打湿给清漪净过面后下去了。

    其实刚才清漪放声大哭的时候他们十二人都听得见,不过没有人去劝,都想着自己主子发泄出来才好,要不老是憋在心里发不出来会做下毛病的。

    本来离开了千机门他们也不好受,所以清漪的哭声也算是代替他们发泄了吧。

    水嬷嬷问玉竹说:“玉竹,大小姐怎么样?”

    玉竹说:“我看着大小姐哭过之后很平静,是眼睛肿的厉害,应该是好多了。”

    若嬷嬷在一旁听见了松了一口气道:“咱们大小姐也是个可怜的,小小的年纪远离家门,好不容易适应了千机门的生活,这会子又要回家,难为她小小年纪过着这样的生活,我一直担心要是哭不出来麻烦了,现在看来可以放心些了。”

    水嬷嬷点点头道:“只要大小姐好是我们的福气了,不过咱们也得警醒点,过两天要到了伊府了,那边的情况这两年也是知道一些的,不论对方生出什么样的幺蛾子,咱们只管好自己的主子好。”

    嬷嬷说:“对,还是用我们在千机门的态度,只要别人不找我们麻烦,我们不用管,但是想伤害咱们主子那可不行了,至少要先过了咱们这几关。”

    善嬷嬷说:“到了伊府之后不论什么情况都要我们自己开火,做饭的家伙事我全带着呢,若姐姐这段时间肯定要辛苦些了,不但是大小姐的饮食,连我们的都要检查了,没准也会拿我们开刀,不得不妨。”

    若嬷嬷说:“嗯,几位姐妹在这点放心吧,我会每天将咱们院子里面的所有吃食都好好检验的,在有是姐姐那里可能要麻烦些,到了以后咱们不能和他们伊府那边的人员用洗衣房,咱们必须自己有才行,这样避免在主子的衣物做章,让人防不胜防。”

    嬷嬷说:“若妹子说的有理,你不提这茬我还差点忘了,这很重要,古往今来大宅门的那点阴私事皆是,稍不注意会着了人家的道的,这点我进了府里安顿好了马办。”

    水嬷嬷将风雨同舟也叫进来,大家商议一番,心里都有了数进入府里办起事情来有章程了,十二人在一起合计了一番,水嬷嬷将重点的问题在交代一下,往后在配合方便多了。

    水嬷嬷说:“金风你们那边尤其要注意,我估摸着伊府这边会打咱们大小姐的东西的主意,虽然金贵的都在大小姐那里,但是这次咱们带的这些箱笼里面的东西市面也不是常见的,所以你先派人过去勘察一下,打探一下我们大小姐将要住在哪个院子,从伊府的正门进去路线是什么样子的,咱们都清楚了不怕别人乱带路了。”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