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仗着人百多?

    <content>

    满意的收起倾山壶,柳清欢看了看下方留下的巨大的坑洞,相信没了那让草木不生的黑色石头后,这里用不了多久便会被绿意覆盖。

    正准备招呼灰驴重新路,不想那胆小怕事的家伙一头扎过来,窜到了他的身后。

    柳清欢一怔,脸色微变地抬起头,见天边出现了一艘云舟的影子,风驰电掣,没过几息便靠近了。

    柳清欢不动声色地往下落了落,让开道,敏感地察觉到四道神识隐晦地从他身拂过去。

    招回太南仙剑悬在身侧,又顺手拍了拍灰驴,这样的路遇他之前便经过几次,一般而言大家各行其事,只要不刻意招惹,都相安无事。

    所以他也没太在意,只是用神识注意着,准备继续路。

    而那舟原本都已过去了,突然一转弯,又绕了回来。

    柳清欢脚下一顿,十分不悦地看过去。

    从舟飞出两人,一下来对着下方那个黑幽幽的坑洞指指点点,其一副风流侠士打扮的白衣修士道:“痕迹都是新的,以前这里并没有这么大的洞。”

    另一人接口道:“看去东西不小,残留的土灵气很浓厚,还夹杂着纯净的木灵气。”

    “至少也是件品灵宝。”

    “我看也是。”

    “你看这范围,是不是太大了点……”

    柳清欢几乎气笑了,这两人的修为也跟他差不多而已,却如此目无人,失礼至此,莫非依仗的是他们人多?

    而在对方从云舟出来时,他的神识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云舟内部,里面还有两个人,一个元婴后期,一个大约是元婴期大圆满。

    不过那两人既然做出无视他,他自然也懒得搭理,低头看向灰驴。

    灰驴无辜地眨巴了下眼,瞅着他腰间的灵兽袋,明显感觉到了一丝隐晦的暗流,想要躲懒。

    柳清欢挑了下眉,竖起一根指头。

    灰驴耳朵一竖,不为所动。

    柳清欢磨了磨牙,又加了一根,并且坚决地摇了摇。

    灰驴朝他喷了下鼻息。

    一人一驴正在这儿打官司,听那边唧唧歪歪了半天的声音终于消失了,白衣修士喊道:“喂,跟你说话呢,聋了不成?”

    柳清欢回过头去,慢悠悠地开口道:“见过无礼的,但没见过这么无礼的,我有何义务要答你的话。”

    “你!”白衣修士啪的一合手的扇子,脸阴沉下来。

    他的同伴拉了拉他,扯出一抹笑拱手道:“道友莫怪,我俩只是震惊这里竟会出现这么大个洞,所以一时看住了。我等追踪仙宝到此,一时失了踪迹,所以便停下来打听一下,道友可曾看到什么异常?”

    柳清欢有些意外:“仙宝跑到这方来了?不是说仙宝又失踪了吗?”

    白衣修士发出一声嗤笑:“那都多久前的事了,后来仙宝又出现了几次,最新消息是有人在擎苍仙城外的山域内发现了仙宝的踪迹。”

    柳清欢打量着这一行人,摇着头道:“我如今才知道,原来连元婴修士都在肖想……不过我却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

    说着,他准备转身离去。

    白衣修士身形一闪,挡住他的去路,黑着脸道:“元婴怎么了!仙宝又没刻谁的名字,自然是有缘者得之。至于你,还想走?把从下面那坑得到的宝物交出来!”

    柳清欢笑了,道:“这是准备强抢了?”又看向另一人:“仗得人多?”

    那人故作姿态地耸耸肩,从腰间摘下一只发出幽幽灵光的短箫:“这怎么能算强抢呢,最多能算是弱肉强食罢了。我看道友也是聪明人,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所以不如你自己将储物空间打开来,我们随便选两样东西行了。”

    柳清欢望了一眼不远处的云舟,那里面的两人没出来,大概是认为两个打一个十拿九妥吧。而外面的两人则分站两方,堵了他的去路。

    “打开储物空间让你们选,两样够了?”他慢条斯理地说道,竖起三根手指,朝灰驴摇了摇,又朝太南仙剑点了点:“次你临阵脱逃一事我还没找你算账,最近你可越来越懒怠,一点儿找不到当年的威势了,话说剑也能老不成?”

    太南仙剑蓦地竖得笔直,转了转剑身。

    那两人见他对一把剑说话,神色都为之一凛,白衣修士怒喝道:“废话什么!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先打得你服了,再强开打开你的储物空间!”

    说着,身形一跃,手折扇从蛟龙出海,霎时打将过来。

    而另一人也同时发动,短箫往嘴边一横,吹出一声尖利的啸音,直刺人心魂!

    柳清欢冷漠的一笑,又有人想与他拼神识,真是不自量力!

    他站在原地一动未动,也不管转眼到了身侧的白衣修士,伸手一拍,打散那声啸音,随后神识之鞭无声无息的甩了出去。

    那人只觉气息一窒,头痛如裂,竟差点抓不稳短箫,又见眼前灰影一闪,快得他都躲闪不开,面便挨了重重一脚,一时红黄白黑炸开了锅!

    与此同时,一声惨叫戛然而止,脸犹带着一丝狠厉的白衣修士在滔天的剑威身形凝固,从头到脚出现一道血线,随后身体分成两半,坠落向下方的山岭。

    太南仙剑怒气冲冲地一抖,一剑斩杀一人后,便又冲向跌飞出去的另一人,带出一串犹带着热度的血滴。

    不远处的云舟一阵摇晃,两个一直没露面的修士冲出来,脸震惊无,正好看到柳清欢伸出手,捏碎白衣修士元婴的场景!

    转眼间,前一刻还不可一世的两人便纷纷惨死,太南仙剑被柳清欢指着说了一顿,所以很是不服气地连斩两人。

    “住手!”

    可惜这一声还是喊迟了,太南仙剑一搅,便将另一人想要遁逃的元婴搅碎,犹不解气地又砍了破碎的尸体几下。

    “叶师弟!”

    新出现的两人有一位女修,此时目眦欲裂地喊了一声,想冲过去,被身边的老者一把拉住,忌惮地看着沾染一身血光的太南仙剑。

    更让他俩忌惮的是,一直如无事人站在一旁的柳清欢。他们虽然呆在云舟里面没露面,但也一直留意着外面的情形,这人竟有如此雷霆手段,杀元婴修士如杀鸡一样,快得让他们都没来得及救人!

    老者心升起一种可怕的预感,他们不会是看走了眼,对方难道是隐藏了修为的化神修士?!</content>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