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跟天斗

    “玄天机现在在哪里?”叶风盯着范小薇冷声道。.

    “我带你去。”玄霜点头。

    “恩。”叶风上了玄霜的车。

    车子驶进了城市郊外,来到了一处紫竹林。

    “我们队长就在这里面等你,我就不进去了。”

    两人下了车,范小薇说道。

    叶风站在这片紫竹林的外面,望着那些挺拔的紫竹,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一阵清风拂过,竹间呈波浪形摇摆起来,一片片紫色的叶子犹如漫天的花雨般飘落。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有人却选择居住在这里,可想他的心智如何了得。

    叶风停留片刻。然后走了进去,跟外面的炙热不同,里面清风婉转,异常清爽,令人心旷神怡。

    置身在这篇竹林中,感受最多的却是幽静跟安逸,仿佛与世无争。

    一缕缕木香在林间游荡,吸入肺腑,极为舒畅。

    走在平坦的鹅卵石小道上,耳畔不时响起一声鸟鸣,连叶风都不得不承认,在这里,他觉得自己的内心极为沉淀跟安宁,似乎经过山泉的洗涤一般。

    不时,悠悠萧音袭来。音声回旋婉转,萧声渐响,萧声清丽,忽高忽低,忽高忽响,低到极处之极,几个盘旋之后,又在低沉下来,虽极低极细,每个音节扔清晰可闻。渐渐低音中偶又珠玉跳跃,清脆短促,此伏彼起,繁音渐增,先如鸣泉飞溅,继而如群芳增艳……

    音符在林间缭绕,犹如有人诉哭,沉浸进去,似乎感受到吹箫人那悲愤的愤怒!

    叶风沿着萧声走去,来到了紫竹林的中心。

    在一处凉亭,一白衣男子坐在木椅上面,萧声自他而起。

    白衣男子面如冠玉,长发披肩,眼瞳漆黑,犹如星辰。

    但他的脸上却浮现着一缕病态的苍白之色。

    他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子,就连叶风看了,都忍不住有些嫉妒起来。

    他的帅不仅仅体现在他的外貌上面,更多的却是他身上的那股古风气质。

    看起来非常羸弱,恰恰就是这种柔弱非常招女人喜欢。

    他就好像从画中走出来的男子一般,充满了一种不真实的灵气。

    清风。竹林,雀鸟,古风男子,萧音……

    这种地方很怪异,怪异的有些不真实。却又真实存在。

    几乎就是第一时间,叶风就能感受出来,这个男人不简单!

    萧音结束,男人放下了手中的长萧。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男人的声音非常有磁性。是那种女人听了都会双腿发软的那种。

    “我们未曾相识,算友吗?”叶风走在了亭子里面对着男人说道。

    “叶兄有所不知,在我心中,你已经是我的朋友了,我相信我们会成为朋友的。”

    男人说道。

    叶风眼中闪烁一丝异色。从这男人的话中,他就得知,这个男人调查过自己。

    不过叶风没点破,而是问道:“你就是玄天机?”

    “正是,请坐。”

    叶风坐在了玄天机的对面。

    玄天机开始泡茶了起来。没一会儿,茶香袭来。

    闻着这茶香,叶风的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道:“好茶。”

    “哦?莫非叶兄还懂茶?”玄天机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你这茶是上好的猴毛尖吧。产自武当百年红茶树,取最嫩的茶叶用手工制作而成,这种茶叶没有经过蒸炒,很大程度的保留了茶叶本身所具有的茶性,所以泡出来香味浓郁,菲人心扉。这种茶叶每年的量产非常稀少,所以名贵无比,被人称作软金子,就算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

    叶风侃侃而谈。

    “没错,叶兄果然是懂茶之人。你尝尝我的茶艺如何?”玄天机给叶风端来了一杯茶。

    叶风喝下,随后闭上了眼睛,没多久又睁开了眼睛。

    “入口极苦,在茶液流入胃部的时候,却极为暖胃。随后芳香四溢,苦尽甘来,令人回味无穷。”叶风缓缓说着。

    “没错,这就是猴毛尖的独特之处,都说人生如茶。果然如茶。”玄天机意有所指。

    叶风笑道:“你请我来不会仅仅是为了喝茶吧?”

    “叶风果然是爽快人。”玄天机笑了一声,之后道:“我是来跟你做个交易的。”

    “什么交易?”叶风问道。

    “叶兄,三个月前,杜博士在实验室遇害身亡,虽然你杀光了在场所有的人,但是你始终不知道幕后人是谁对吧?”玄天机不急不慢的对叶风说道。

    叶风的眉头紧皱了起来,琴儿的事情是他的伤疤跟禁忌!

    而这个人却明目张胆的跟他谈论这个问道,那么,他到底想说什么。

    叶风没有理他,玄天机继续说道:“其实我想说的是,我知道杜博士身亡的真相!”

    这句话,叶风的脸色骤变,目光顿时凌厉起来,他盯着玄天机冷声道:“是谁!”

    玄天机淡然的摇了摇头:“这是交易,自然是需要兑换的筹码。”

    “你想要什么?”叶风冷声道。

    “我要zlz!只要你给我zlz的成品。我现在就告诉你杜博士的去世真相!”玄天机笑着道。

    叶风的脸色阴沉,如果别人说这话,他断然不信,但这个男人说的话,他有些相信。

    他有在陈峰那里了解过玄天机。

    这个男人先天残疾。身体羸弱,却以谋略取长,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是玄武的队长。

    这人头脑极其聪明,不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最起码也能运筹帷幄。足智多谋。

    往往这种人收集情报的能力非常厉害。

    所以他说的这些话可信度是非常高的。

    但这里面有没有陷阱,叶风就不敢保证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叶风冷声道。

    玄天机笑了笑,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几张照片出来,放在了叶风的面前。

    叶风接过这几张照片,脸色剧变。

    “这些能说明什么?”叶风问道。

    这些人是杀死杜博士的凶手,他们的手上都有一处鲨鱼的纹身,你知道这个纹身是什么标志吗?”玄天机笑道。

    “我调查过,但什么都没有查到。”叶风摇头。

    “你没调查到是正常的,在国际上面,一般有实力的组织都不是以这个图案为图腾的。”玄天机道。

    “难道你知道?”叶风冷声道。

    “如果我不知道的话,我自然不会叫你来了,为了让你相信我,我决定先给你透露一些消息,这种鲨鱼的图腾代表的意思是海洋霸主,这是一个栖息在海洋之上的势力。“玄天机道。

    “什么意思?”叶风放下了茶杯。目光紧盯着他。

    “我只能说到这里,你如果想要接下来的情报,就得拿zlz来交换。”玄天机笑眯眯的说着,如沐春风。

    叶风看了一眼玄天机,然后沉声道:”我大概能猜到你为什么需要zlz。实话告诉你,zlz不是好东西,他拥有着神奇的力量不假,但同样也充满了无限的危险,就连是我。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更别说你了,以你的身体的承受能力,一旦你注入zlz,你绝对会死掉的!“

    玄天机的目光望着被竹叶切割成一块块的阳光。在阳光的照射下,他那苍白的脸色才看起来多了一些健康的光泽。

    “叶先生,我问你,你信命吗?”玄天机望着叶风,问了这么一个很奇怪的话题。

    “不信。”叶风摇头。

    “我信!”

    玄天机的表情变得怪异起来。嘴角付出了一丝诡异的幅度:“在我出生的时候,我就是一个残废,命中注定我这一辈子只能待在轮椅上面,甚至都很有可能活不过三十岁!所以说,这就是我的命,被上天所注定好的宿命!”

    叶风望着玄天机,沉吟了片刻,接着道:“我以前有一个手下很像你,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他的一点影子。”

    “你说的是江离吧。”玄天机笑道。

    叶风目光一凝,他没想到玄天机连这个都知道,这个人究竟有多可怕啊!

    “你信命,但是你不服命!”叶风目光泛出异光,对他说道。

    玄天机的目光顿时变得阴沉起来:”没错,我不服命,老天注定我是一个残废,那我偏不做残废,老天要我死,我偏不死!我玄天机,这一辈子,就要跟这个天斗个你死我活!”

    叶风看着玄天机,若有所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