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冥顽不灵

    见林家辉签字了,田飞象露出狡诈之色,他盯着林家辉,满脸狡黠之色:“林家辉,真没想到,你的软肋竟然会是你女儿,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最忌讳的就是感情用事,就凭这一点,你就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对于田飞象的话,林家辉嗤笑一声,随后冷笑道:“没有感情那还是人吗?像你这种人渣,迟早会下地狱的。 ..”

    “下地狱?那一幕你是看不到了。”田飞象说完后,又扔了一个瓶子在林家辉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林家辉冷声道。

    “你知道的,今天我不可能会让你活下去的,只要你吃了这瓶药,我保证会放了你女儿!”田飞象露出奸诈之色道。

    “你认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话吗?”林家辉脸色阴沉。

    “你认为你还有选择吗?”

    田飞象将子弹上膛,然后指向了林思帆。

    “爸。你别听他的,那药不能喝!”林思帆听到这人要杀害自己的爸爸,她的脸色大变,厉声说道。

    从小到大,她就失去了妈妈,而他爸爸林家辉却只看重自己的生意,根本就没有给她过多的父爱。

    除了物质上面的给予,她就从来没有体会到任何的关怀。

    所以,从小,她就特别的讨厌林家辉,甚至很多次她都认为,在她爸爸的眼里,自己根本就是多余的。

    于是,林思帆便变得叛逆起来,她故意任性,故意把自己打扮成古惑女的模样……而她之所以这么做,也只不过想引起她爸爸的注意。

    但即便是如此,她爸爸也没有过多的花精力在自己的身上。对于自己的这个爸爸,她充满了愤怒跟不理解,她不理解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这么冷漠,更不明白他为什么把事业看的比自己的女儿还重要。

    这次,她被绑架,她都从来没指望林家辉来救自己。

    但她没想到。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他还是出现了。

    “你喝了这瓶药,你女儿就能活,你如果不喝,信不信我立马打碎她的脑袋!”田飞象脸色狰狞说道,露出一丝变态的狰狞之色。

    “我喝!”林家辉打开了药瓶,目光凌厉无比,泛出冷芒的盯着田飞象道:“如果我女儿出了什么事情,就算化为厉鬼,我都不会饶过你的!”

    “这点你放心,我的目的是你,杀你女儿对我没有任何的好处,再说,就算我不用你女儿威胁你,我现在都有无数种方法弄死你!”田飞象冷笑连连。

    “爸,你千万不要喝,喝了你会死的!”林思帆满脸着急,流出了泪水,大声喝道。

    林家辉的目光望向了林思帆,目光变得轻柔起来,缓缓说道:“思帆,爸爸对不起你,我知道,这么多年。你一定都对我有很大的意见。爸爸为了自己的事业,一直都没能照顾你,更没能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思帆,你能原谅爸爸吗?”

    听着林家辉的话,林思帆哭的更凶了,她哽咽道:“爸,女儿也有错,为了气你,我也做了很多的错事。求求你不要喝,我还从来没有好好孝敬你呢!”

    林家辉的眼眶也变得红润起来:“思帆,我的好女儿,爸爸以后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爸,我不要你死,你死了谁照顾我啊!”林思帆哭的一塌糊涂。

    林家辉听后,也露出悲伤之色,他没有选择,为了救出林思帆,他只能这样做。

    对于林思帆,他充满了愧疚,她从小便失去了妈妈,而自己又一直疏忽对她的照顾,在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同样他才知道,事业再成功那也终究只是身外之物,真正值得自己去守护跟经营的只有家庭跟亲人。

    而这一切,他明白的太晚了!

    “行了,该说的都说完了,别浪费时间了。”田飞象冷声说道。

    林家辉冷声看了田飞象一眼,露出一丝决然之色。

    “不!”林思帆大声喊道。

    ……

    寺庙外面。

    叶风杀气腾腾的站在人群中心。在他的周围则躺满了尸体,而对面,也只剩下了最后的那两个戴着红色面具的男子。

    那两个男子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之色。

    “都一起下地狱吧。”

    叶风冷喝一声,然后他的身形骤然,赫然出现在那两个男子的面前。

    那两个男子脸色大变。手持武士道就要格挡,但他们发现叶风的速度太快了,他们还完全没有看到叶风是怎么动手的,死神匕首便割断了他们的脑袋。

    杀掉这两个人之后,他没有停留,迅速便一脚踹开了寺庙的破门。

    “等等!”

    见林家辉正准备仰头喝下那瓶毒药的时候。叶风立马喝道。

    林家辉神色一愣,动作也是随之一僵。

    见到叶风,林思帆刚开始也是一愣,但很快,她的双目就露出狂喜之色:“大叔,快救我爸。他们要逼我爸喝毒药!”

    在看到叶风那一刻,她内心立刻有了主心骨。

    “丫头,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出你们的!”叶风缓缓说道。

    田飞象见到叶风等人,脸色大变,冷声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还没死!”

    “死你麻痹,死太监,等下不弄死你,老子他妈不姓叶!”

    叶风指着田飞象冷声道。

    “给我杀了他们!”

    田飞象有种不妙的感觉,他感觉事情已经逐渐的脱离了他的控制。

    在这间破庙里面他还布置了十几个人,那些人见状。就要对叶风开枪。

    但是,子弹还没射出,叶风就率先动手。

    这一刻,众人只感觉到了一股疾风忽然吹起,然后叶风的身影就消失了,他的身形仿似鬼魅,快如闪电,令人只能看到一道道模糊不清的残影。

    咻咻咻!

    利刃隔断**的声音不断响起,一道道身影倒在地上,整个寺庙顿时弥漫了一层血腥味道。

    粘稠的鲜血在地上流淌,整个场面瞬间变成了修罗地狱。

    叶风的凶戾跟残暴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特别是田飞象,更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本来奸诈如狐的表情在这个时候充满了恐惧。

    “你到底是什么人!”田飞象死死的盯着叶风,声音沙哑道。

    “我么?你还资格知道我是什么人。”叶风露出戏谑之色,笑道。

    “给你一个选择,你想怎么死?”叶风沉声道。

    田飞象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一旦败了,他必死无疑。

    他的神色忽然闪烁一丝厉色,嘶哑道:“就算死,我也要拉她垫背!”

    说完,他的枪口立马指着林思帆就要按下扳机。

    林思帆瞳孔猛然一缩,露出恐惧之色。

    “思帆!不要!”林家辉大吼!

    “林小姐,小心!”萧琳立马举起了抢,但她也知道。根本来不及了。

    呲!

    叶风眼中闪烁冷芒,手中的匕首立马飞了出去。

    匕首在半空极速的划出了一道幅度,朝着田飞象飞了过去。

    田飞象还没来得及按下扳机,只看到一道红芒闪烁,便切断了他的整条手臂。

    啊!

    田飞象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只见他的那条手臂杨飞了起来,带起了一道血迹。

    他躺在地上,不断的打滚着,在他的伤口处,鲜血淋漓,流出了一地的鲜血。

    叶风走在了他的面前:“你还真是作死啊!”

    叶风拿起刀子就要结果他的性命,但萧琳却跑了过来道:“叶风。你想干什么?”

    叶风动作一顿:“当然是杀了他。”

    “谁允许你滥用私权的。”萧琳冷声道。

    “你的意思是你要保他?”叶风脸色怪异道。

    萧琳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虽然他罪不可赦,但他应该接受的是法律的制裁,谁都没有权利未经审判就夺走他的性命。”

    叶风冷笑道:“萧警官,如果法律公正的话我一定会赞同你的话。”

    “什么意思?你是在质疑我的话吗?”萧琳脸色难看道。

    “我不是这意思,但有些事情你我心知肚明,像田飞象这种有钱人,背后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后台,如果只是抓了他,你信不信他有一百种方法钻法律空子,甚至无罪释放都有可能,到那个时候。可就不是你萧警官能够控制的了。”

    听完叶风的话,萧琳也不由呆愕了片刻。

    她同样知道,现在的很多制度跟法律虽然比较完善,但仍有一些空子可钻,特别是这种有钱人,总能利用一些灰色手段。逃脱法律的制裁。

    “不管怎么样,你都没资格处死他!”萧琳道。

    而这个时候,林家辉说话了:“萧警官,我赞同叶先生的话,我了解田飞象,如果你们把他逮捕了。肯定是定不了他的罪的,就算真的定罪了,也不可能是死刑!”

    “林先生,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们也应该相信司法跟我们警方,像田飞象这种人,是不可能会有好下场的。”萧琳目光坚定道。

    几人在争辨,却没注意到躺在地上田飞象偷偷的捡起了一把手枪,他双目闪烁凶光,然后将枪口位置瞄准了离他最近的萧琳。

    “小心!”

    被绑在地上的林思帆看到这一幕,尖叫道。

    几人立马惊醒,萧琳转头望去。当看到田飞象慢脸狰狞的用枪指着她的时候,她的脸色大变,一股死亡的阴影立马笼罩在她心头。

    “顽冥不灵!”

    叶风冷喝一声,挥手一甩,匕首径直飞去,洞穿了田天象的胸口。

    这一幕说来话来。却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萧警官,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杀了他,你是不是要抓我呢?”叶风充满怪异之色的对着萧琳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