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无法掩饰的罪行

    萧琳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刚才她还极力让叶风不要杀田飞象,但转眼田飞象就要杀自己,这还真是打脸啊。 ..

    听着叶风阴阳怪气的语气,她听到了一股浓浓的嘲讽之意。

    “哼!”

    萧琳冷哼一声,走过去替林思帆松了绑。

    恢复了自由后,林思帆爬起来,扑进了他爸爸林家辉的怀中。

    “爸,谢谢你,我一直都错怪你了。”

    林思帆流着眼泪说道,之前她一直认为在她父亲的眼中,自己根本就是多余的,他根本就不爱自己这个女儿。

    但是,是自己误会了他。

    爸爸为了救自己,愿意付出自己的性命。这时候她才知道,爸爸不是不爱自己,而是不懂得多么去爱,如何去表达内心的爱。

    “思帆,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发誓。以后一定会做一个真正负责任的好父亲。”林家辉眼眶通红,抱着林思帆道。

    “恩。”林思帆重重的点了点头。

    看着父女俩的温存,叶风在一旁看着,内心很是感触。

    叶风忍不住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他是一个孤儿。小时候只能跟琴儿相互依靠,靠着乞讨跟拾荒才活了下来。

    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真正的亲情,他无父无母,甚至连他父母是谁他都不知道。

    虽然他现在已经成年了,虽然对亲情的那份执着淡了很多。但他内心却还是有些怨念。

    当年的他们为什么要抛弃自己,就好像扔掉一只流浪猫流浪狗一样让他去漂泊,让他去自生自灭。

    “大叔,谢谢你又救了我。”

    林思帆的话打乱了叶风的思绪,他回过神来笑道:“我们都这么熟了,救你是应该的。”

    叶风的话刚刚说完,林思帆就投进了他的怀中。

    叶风一愣,随即苦笑道:“你这是干什么?”

    林思帆抬起头,望着叶风的眼睛,道:“大叔,原来你的怀抱这么有安全感啊。”

    听着这话,叶风满脸尴尬,要说你平常时候说说这话兴许我还会高兴,但是现在无论如何他是高兴不起来的。

    当着你爸的面,这样真的好吗?

    “额,还好吧。”叶风尴尬的说了一句。

    林思帆踮起脚尖,在叶风的耳边声音细小说道:“大叔,我好像爱上你了!”

    听到这句话,叶风双腿差点没站稳,就要栽倒在地上。

    无异于一道五雷贯顶,把他雷的外焦里嫩。

    叶风可不是一个萝莉控,更不会忍心对这么小的少女就下手!

    叶风面红耳赤起来,幸亏林思帆的声音不大,除了叶风,其他人都没听到。要是让她父亲听到,那就尴尬了。

    林思帆脱离了叶风的怀抱,站在了林家辉的旁边。

    林家辉的目光有些怪异的看着叶风,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而叶风除了尴尬那就还是尴尬。

    萧琳内心非常不屑的看着叶风,这个混蛋。连这么小的女孩都不放过,真是人渣!

    “叶先生,非常感谢你的出手,如果不是你,也许我跟我女儿就不会活着了。”林家辉走到叶风的面前。恭敬说道。

    “林先生,不用这么客气的,我说过了,我跟你女儿是朋友,这是应该的。”叶风笑道。

    这一场风波发生的很突然。也结束的很突然。

    林思帆被绑了一天一夜,体能有些虚弱,被林家辉带去了医院,只是小问题,所以叶风没有跟过去。

    而萧琳则打了一个电话。局里派了大批警察过来。

    至于叶风,觉得这里已经不需要他了,正准备走,可步子刚迈动,萧琳就拦在了他的面前。

    “姓叶的。你要去哪里?”萧琳冷声问道。

    叶风讥笑道:“萧警官,我老婆都不会管这么宽,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我是警察!”萧琳怒声道。

    叶风冷笑:“所以你又是要来抓我吗?”

    “你!”萧琳白了叶风一眼:“我抓你干什么?”

    叶风有些意外:“你不抓我,那你找我干什么?”

    “上车,我想跟你谈谈。”

    说完。萧琳便上了一辆私家车。

    “如果不是谈婚姻大事的话,那就不用谈了。”

    萧琳这会儿刚准备上警车,叶风的一番话刚说出来,她一个蹙足,差点就摔了下去。

    她立马回头。杏目瞪着叶风冷喝道:“你说什么?”

    看着这充满杀气的眼神,叶风有些无奈道:“萧警官,你应该知道的,我们算是死对头,我要是上了你的车,你把我卖了怎么办?”

    萧琳一愣,倒是没想到叶风是这样子考虑的。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又不是人贩子!”末了,说完她又补充了两句:“就算我想卖了你,你认为我能做到吗?”

    叶风一笑,道:“再说,凭什么你叫我上车,我就得上车?”

    萧琳的耐心差点被磨灭了:“姓叶的,老娘就问你,这车你上不上,你不上可以。别怪老娘纠缠你一辈子!”

    叶风立马怂了:“我上,我上还不行吗?”

    叶风乖乖的上了车。

    “你要带我去哪里?”叶风问道。

    “酒吧。”萧琳道。

    “萧警官,我终于知道你要干什么了?”叶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我要干什么?”萧琳一愣,道。

    “你不就是想要灌醉我,然后把我逆推了吗?”叶风道。

    “……”

    萧琳彻底无语了。这人到底要有多自恋,才会想到这一块啊!

    “就你这德性,白送给老娘都不要!”萧琳冷声道。

    “萧警官,一看你就没谈过恋爱吧,只有真正谈过恋爱的人才能体会到我这种男人的魅力。”叶风道。

    萧琳豁然转身。盯着叶风,眼中闪烁冷芒,最后沉声道:“谁说我没有谈过恋爱的?”

    叶风有些惊讶:“就你这恐龙脾气有男人会要你?”说完后,叶风觉得自己语气有些不对,立马改口道:“你这么彪悍。哦不对,你这么强势,哪个男人能够驾驭你?”

    萧琳满头黑线:“叶风,你直着骂我就算了,你还拐着弯骂,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了!”

    “我这不是口误吗?我实在是好奇你是怎么有男朋友的。”叶风撇了撇嘴。

    谈到她男朋友,萧琳的眼眶突然变得红润了起来,目光泛起追忆,随后说道:“我跟我前男友是在警校认识的,之后又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了七八年。”

    “那怎么分了?是被甩了吗?”叶风笑嘻嘻的问道。

    萧琳这次却并没有去怼叶风。她的情绪变得低落起来,眼中更是充斥着无尽的悲伤。

    “本来今年我们是要结婚的,但是他在执行一次卧底的任务中,去世了。”萧琳轻声说道。

    听着这句话,叶风神色一僵。

    “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个的。”

    挚爱的人离自己而去,叶风体会过这种痛,正是因为体会过,所以他更能理解萧琳的情绪。

    “没事。”萧琳摇了摇头,并没有介意叶风的唐突。

    “他是怎么死的?”叶风问道。

    萧琳从脖子上面取出了一个类似于项链的东西出来,叶风望了一眼,那是一粒子弹。

    “他就是被这粒子弹夺去性命的,这颗子弹是从他胸口取出来的,我把它带在身边,用它来时刻的提醒自己,这个仇一个要报!”萧琳眼中闪烁一丝凌厉的杀芒。

    叶风问道:“你报仇了没有?知道凶手是谁吗?”

    萧琳看了叶风一样,心中不由一惊,自己怎么跟这个混蛋说了这么多?

    “关你什么事情?”萧琳立马恢复了清冷的表情,瞪了叶风一眼。

    叶风苦涩一笑,然后说道:“你如果报仇了。就不会把这子弹一直戴在身边了,其实我很能体会你的感受。”

    萧琳的眼眸顿时变的犀利起来,她紧紧的盯着叶风,冷声道:“你能体会我的感受?你凭什么这么说?你体会过最爱的人突然离你而去吗?”

    叶风保持沉默,没有再说话。

    他没有说出自己的过往。说出来又能如何,同病相怜,惺惺相惜吗?

    这样除了徒增伤痛,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

    “你带我去酒吧干什么?”叶风换了一个话题。

    “到了酒吧,自然会告诉你。”

    两人来到了一间酒吧,坐在吧台里面,萧琳熟络的点来了几瓶洋酒。

    “你经常来吗?”叶风疑惑道。

    “恩,借酒消愁。”萧琳点头。

    叶风打开酒瓶,倒满了两个酒杯:“喝一个。”

    萧琳迟疑了一下,然后跟叶风碰了一下杯子。喝下了这杯酒。

    “萧警官,酒也喝了,该说正事了吧。”

    叶风放下了酒杯,他可不相信萧琳带他来酒吧只是为了喝酒。

    萧琳同样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面,她的目光忽然变得凌厉起来,如同锋利的刀子一般,紧盯着叶风。

    “叶风,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吗?”萧琳的语速不快,一字一顿的说着。

    “萧警官,你叫我来喝酒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吗?”叶风收敛了表情,眯起了双眼,同样望着她道。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调查你:叶风,江北市人,是一个孤儿,八岁那年,被人贩子拐卖到国外,然后你的资料就变得空白起来。直至三个月前,你又突然出现在了江北市。并且在这短短的几个月内,你就惹出了很多命案,虽然上方都把这些命案给压了下来,但这并不能掩盖你的犯罪事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