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同病相怜的两个人

    黑豹从浴室走了出来,他仅穿着一条内裤,坐在了床边。

    看着在床上疯狂挣扎的萧琳,黑豹露出贪婪的兴奋之色。

    在看到黑豹的那一刻,萧琳的目光瞬间变的清明了起来。

    “畜生!有种你杀了我!”

    萧琳感觉全身火辣辣的,喉咙里面似乎燃烧了一把烈火似的。

    她的声音干涩嘶哑,显得极为的痛苦。

    “杀了你?”黑豹露出一丝戏谑之色:“你放心,等我满足了。我自然会杀了你的。”

    “混蛋!你会不得好死的!”

    萧琳脸色狰狞起来,眼中泛起了无尽的杀意。

    感受着此时糟糕的状况她就知道,她被下药了,从而明白,这个黑豹要玷污她的身子。

    想到这里,她内心充满了绝望跟痛苦,以及一种寻死的决心!

    但无奈,她的四肢被绑了,再加上她身上有伤,又被下了药,全身就虚弱无比,根本就做不到自杀!

    而且。最令她恐惧的是,在那药力的控制下,她的理智越来越不清明了,就好像一座快要咆哮的火山。似乎要泯灭她一切的意识。

    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着,一股不知从何处涌出的**就好像潮水一般在她全身汹涌起来。

    那是一种难言的刺激跟激动,肾上腺素极速飙升,他仿佛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此时增大,每一个细胞都兴奋无比。

    她知道,她的身体现在越来越糟糕了,如果在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她会变成一个只知道发泄情绪的野兽!

    哐!

    她艰难的将手伸在了腰间,拿出了一柄匕首,便要朝着自己的胸口刺下。

    但她的动作太迟缓了,迟缓的黑豹轻易的就扭住了她的手腕,夺过了她手中的匕首。

    “想自杀吗?哪有那么简单。”

    黑豹狞笑一声,将匕首扔在了地上,然后一巴掌扇在萧琳的脸颊上面。

    萧琳痛呼一声,感觉脸颊火辣辣的,但要命的,她竟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反而对莫名的产生一股极大的兴奋感。

    这股兴奋感令她更加的惊恐起来。

    “丧失了理智跟自由的女人,就算再高清玉洁,再美艳动人。在我眼中,也跟一头母猪没有区别,特别像你这种,一旦动情。绝对会非常疯狂!”

    黑豹冷笑的说着,眼中充斥着兴奋跟淫秽的光泽。

    “杀了我!”萧琳用尽着自己最大的力量说着这话。

    黑豹目光闪烁一丝厉色,他单手捏住了萧琳的喉咙道:“你不是一直想要为你男朋友报仇吗?现在怎么又想自杀呢?韩信都还忍受过胯下之辱,你这又算的了什么?说不定苟活下去你还有报仇的机会。难道不是吗?”

    萧琳露出痛苦之色,她恨透了眼前的这个黑豹!

    她想报仇,但她更不想自己的清白毁在自己仇人的手中。

    如果这样的话,那她宁愿去死。

    因为这样。她的身子最起码是清白的!

    她不能对不起她死去男朋友!

    看着萧琳那充满杀意,愤怒,兴奋,而又狰狞扭曲的怪异表情。黑豹的神色变的更加的疯狂起来。

    这样玩起来才够味道!

    呲啦!

    他一手拉开了萧琳的外衣,露出了里面的内衣。

    “不要……”萧琳眼睁睁的看着一切,眼中的赤红越来越来,她感觉自己的理智快要泯灭。只剩下了那蚀骨的情愫。

    “你求我啊,也许你求我,我就会饶了你!”黑豹也不急着下手,太快吃掉猎物反而无趣。

    只有看着对方越来越恐惧。越来越挣扎,他才会体会到最强烈的快感!

    萧琳艰难的挥起来了手,运用最后的力量,一巴掌扇在了黑豹的脸颊上面。

    这一巴掌是萧琳最后爆发的力量。所以力度极大。

    黑豹顿时恼羞成怒道:“你找死!”

    他突然捏住了萧琳的喉咙,朝她脸颊又是一巴掌。

    随后他又狞笑道:“臭"biao zi",等下你会求我的!”

    说完,他伸手抓住了萧琳那最后的衣料,准备扯开。

    萧琳的眼眶充满了绝望,眼泪从眼角滑落。

    现在的她感觉自己就像是砧板上面的肉,只能任人宰割!

    她内心下定了决心,就算是死。她也要拉下这个人为她陪葬!

    轰!

    一道巨响轰然响起。

    这个包厢的门轰然炸开,那扇铁门整体都变得干瘪起来,哐当的一声的倒在了地上。

    这巨大的响声在整个隔间里面回荡,震耳欲聋!

    黑豹一惊,就好像真的一直猎豹一般的窜了起来,转头望向门口,只见一道陌生的人影站在了那里。

    萧琳也被这道声音吸引了,目光望去。可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她都没有看到那个人到底是谁。

    “你是谁?”黑豹目光警惕的盯着这个他从未见过的陌生人,冷声道。

    叶风走进了这个房间,看了一眼被绑在床上了萧琳。眼中闪烁一丝杀意,心底更是涌出了一丝愤怒之色。

    “你对她做了什么?”叶风指着萧琳,目光却盯着黑豹,冷声道。

    “你是来救她的吗?”

    黑豹冷笑一声。手却摸向了床头的一把钢刀。

    现在的他内心充满了疑惑,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楼下的那些手下为什么没有拦住他?

    “是的。”叶风朝着他缓缓走近。

    “你是怎么上来的?”黑豹凝重道。

    “走上来的。”

    “不可能!楼下我安排了那么多的手下!”

    “你说的那些废物吗?他们都死了!”叶风冷芒闪烁道。

    “混蛋,你到底是什么人!”黑豹抡起了钢刀,指向了叶风。

    “你没资格知道我是什么人!”

    叶风在距离他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草,老子弄死你!”

    黑豹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危机感,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他敏锐的嗅到了一丝杀气!

    咻!

    他抡起钢刀,钢刀在半空滑过。带出了一片片呼啸的风声。

    锋利的钢刀朝着叶风的脑袋重重的砍了下去。

    叶风露出一丝冷厉的杀芒,他的手臂赫然挥出,一抹红芒闪烁。

    黑豹在这个瞬间感受到了一种脱力感,他竟惊骇的发现那柄钢刀随着他的整条手臂飞了起来。

    即随。他看到了一道血迹挥洒出去,然后,他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居然被叶风给砍断了!

    啊!

    一股剧痛犹如潮水般袭来,他下意识捂住喷射血水的手臂,发出痛嗷之声。

    他的眼中充满恐惧之色,对着叶风嘶喊道:“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风冷笑道:“不知道。”

    “我是妖刃的人。你知道惹了妖刃会有什么后果吗?”黑豹痛苦道。

    也风停住了脚步道:“什么后果?”

    “会死,不仅你会死,你全家都会死!”黑豹厉声道。

    叶风露出一丝戏谑之色:“哦,那岂不是说如果我把你杀了。就没人知道是我动的手?”

    “你!你想杀我!”黑豹瞳孔猛然增大。

    “唉,如果不杀你,你要杀我全家怎么办?”

    叶风说完话,手中的匕首立马脱手而去。割断了黑豹的喉咙。

    黑豹跪在地上,喉咙跟嘴巴都涌出着大量的血液,毫无生机的瞳孔增的很大,充满了恐惧跟不甘,最后倒在了地上。

    杀了黑豹,叶风立马来到了女警萧琳的床边,刚给她松了绑,叶风就发现自己被萧琳给抱住了。

    她的身体热的发烫,就好像一块热碳一看。

    看着萧琳的状况,叶风就知道,她已经被下了药,而且她现在的状况还很糟糕。

    “萧警官。你还能听到我说的话吗?”叶风推开了萧琳的身体连忙道。

    但现在的萧琳已经没有了神志,她根本没认出这是叶风。

    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要扑倒眼前的这个男人。

    “启航,不要离开我……我求你不要离开我……”

    萧琳又抱住了叶风,她依偎在叶风的怀中,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叶风的心顿时柔软了起来。

    “启航,你知道吗?我好想你,求求你不要松开我!”

    萧琳紧紧的勒住叶风的腰部,声音细微的呢喃着。

    叶风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看着萧琳那痛苦的表情,他内心同样一痛。

    这是失去挚爱的感受他深有理会。

    两人同病相怜的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萧琳的忧伤感染了叶风,令叶风的情绪也变得惆怅而又伤感起来。

    这一刻的叶风,忘记了抵抗,忘记了初心。

    同样把萧琳当成了她。

    两人吻在了一起,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就好像小河流淌,就好像雪花飘落的那般自然,没有任何的不协调。

    在叶风的认知中,萧琳一直都是一个很彪悍的女人,无论是她的性格还是她的行为。

    但在床上,她同样也是如此。

    即便叶风身经百战,却同样有些吃不消!

    她没有苏玲身上的那种女人味,也没有黑玫瑰的那股妩媚,更没有范小薇的那种柔弱……但她的狂野粗暴却是别的女人难于比拟的。

    当然,这其中很有可能是因为药力的作用。

    叶风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跟这个女人产生**上面的纠葛。

    两人明明是冤家,却阴差阳错睡在了一起,直到黄昏,这一切才重归平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