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泼皮无赖

    丁全汉是一个城市基层地痞,何为地痞,就是那种没有道德底线和原则的街头无赖。

    通常这种人都活的比较悲惨,为了利益,不折手段,是一种非常可怜又可恨的人!

    他握上了水果刀,眼中闪烁凶色,弯着腰,低着头,一个急冲。朝着叶风的小腹便刺了下去。

    然而,刀子还没碰到叶风,就被叶风给扣住了手腕,他眼中顿时闪烁惊骇之色,旋即,一股剧痛袭来,他感觉自己的手腕顿时断裂,那股深入骨髓的痛苦令他发出一道犹如杀猪般的惨叫声。

    他的脸色痛的扭曲起来,嘴巴都歪了起来。

    “就你这种伎俩还想偷袭我,真是不知死活啊?”

    叶风戏谑一笑,再度用力一扭,又是一道咔嚓声,他的整条手臂都在这股巨力下断裂了。

    “啊!快放了我!”

    丁全汉惨叫连连,额头上流满了汗水。

    “跪下!”叶风冷哼一声。

    丁全汉连犹豫都未曾犹豫,便直接跪在了地上。

    像丁全汉这种人。欺软怕硬,只要你表现的力量比他强大,他就会立马服软。

    “想要我饶了你,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的?”

    丁全汉立马明白过来,目光望向了唐巧。诚惶诚恐道:“巧儿,是我的错,我不该来找你拿钱的,希望你能原谅我,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来纠缠你的。”

    躺在地上的黄翠花见自己老公不是叶风对手,立马也爬了起来,变了一副表情道:“巧儿,你快让他松手啊,再不松手,你爸就要被打死了。”

    唐巧看着这一幕,没有丝毫的同时。

    之前她无依无靠,他们夫妇俩就仗着这点对他百般欺辱,现在呢,因为叶风把他们打怕了,他们又立马变换一副这样子的嘴脸,他们的虚伪让唐巧更加的厌恶。

    “我承认,我跟我妹妹小时候是被你们收养过一段时间,但是,在你们家,我跟我妹妹比在孤儿院过的还要艰苦,你们从一开始就没把我们当女儿对待,只把我们当作免费的奴隶去使唤!所以说,你们没有资格成为我跟灵儿的养父养母。从今往后,我们再无瓜葛。最好是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了!”

    唐巧冷声道。

    “巧儿,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会纠缠你的!”丁全汉连忙说着。

    “我也愿意发誓,如果以后我再纠葛你。找你拿钱,我就在猪狗不如!”黄翠花也一个劲的点头。

    “叶风,放了他吧。”唐巧道。

    叶风一脚踹开了丁全汉,冷声道:“如果再让我发现你们敢纠缠巧儿的话,我绝对会打断你们手脚的。”叶风目光闪烁寒冷。冷厉说道。

    “我不敢了,我们真的不敢了!”

    丁全汉捂着断裂的手臂,满脸痛苦的说道。

    “都给我滚吧!”叶风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两人屁滚尿流的离开了这里。

    两人出了小区,脸上又再度露出怨毒之色。

    “老公,这"biao zi"有那小子护着。在她那里估计我们是搞不到钱了。”黄翠花怨毒说道。

    “嘶!他妈的,老子手都被他扭断了,这个仇无论如何都要报!”丁全汉痛的冷汗连连。

    “别给老娘扯这些没用的,我问你,我们欠坤哥的那十万块该怎么办?如果今天不还给他。他们绝对会杀了我们的。”黄翠花提起坤哥这个人,脸色吓的忍不住就是一个哆嗦。

    “妈蛋,你问我我问谁,这"biao zi"不愿意拿钱,我总不能去抢吧。再说,就算去抢银行,就我们两个人能抢到吗?”丁全汉满脸阴沉说着。

    “那该怎么办?坤哥是黑色玫瑰的人,自从噬狼猛被黑玫瑰取代之后,现在整个江北市的地下势力。黑色玫瑰一家独大,我们如果不还钱,他们肯定会打死我们的!”黄翠花忧心忡忡的说着。

    听着黄翠花的话,丁全汉沉默了起来,思索了片刻。他神情忽然一亮道:“我们虽然不是那"biao zi"男人的对手,但是我们可以借刀杀人啊!”

    “借刀杀人?什么意思?”黄翠花疑惑道。

    “我们要不到钱,但可以让坤哥带人来要啊,而且据我所知,坤哥是一个很好色的人,唐巧长得漂亮,坤哥不可能不动心!只要我们在旁边煽风点火,保证能说服坤哥动手。”丁全汉眼中闪烁奸诈之色。

    听着丁全汉的话,黄翠花的眼神也随之一亮:“妙计,简直是妙计。相信以坤哥的本事,收拾那个男人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坤哥。”

    丁全汉立马拿出了手机,拨打了坤哥的电话。

    唐巧家。

    叶风跟唐巧则在收拾大厅里面的血迹。

    在这个过程中,唐巧也给叶风讲述着她的童年。

    听完唐巧的话,叶风内心很不是滋味,懊悔刚才下手下轻了。

    同时他也很同情唐巧,这个女人经历了很多,在她的身上,叶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同样也是孤儿,幼年的经历跟唐巧有些类似。但他最起码还有琴儿照顾他。而唐巧呢,除了需要照顾自己之外,还需要拉扯她唯一的妹妹,特别是又碰到了这样子的养父养母,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你的心太软了。刚才那两个人就是抓住你这点才逐渐变本加厉的,如果你强势一点,他们未必敢这样。”叶风说道。

    唐巧叹了一口气道:“我一个女人,能有什么方法对付他们?无论是报警还是驱赶,对它们都毫无办法。他们就是两个无赖,两个没有人性的吸血鬼!”唐巧眼眶泛着泪痕,摇头说着。

    叶风仔细一想,也的确如此。

    唐巧终究只是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是这两个无赖地痞的对手。

    他们以唐巧的养父养母自居,已经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就单论这一点,唐巧就毫无办法应对。

    “对了,以我对这种人的了解,他们不会就这么简单就放弃的。在他们眼中,你已经是他们的摇钱树了,是不会轻易就这么放弃纠缠你的。”叶风严肃说道。

    唐巧眼中闪烁一丝暗淡之色:“你说的对,像这种没有原则跟底线的人,是不会放弃纠缠我的。以前我想过用钱来满足他们。但我慢慢的发现,他们的贪婪无休无止,除了把他们的胃口一次一次的喂大,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叶风问道。

    “为此我有过考虑,等灵儿高考结束,我就会向公司辞职,然后再带着灵儿离开这个城市,只用这样,才能摆脱他们的纠葛!”唐巧道。

    “可是这样的话,你在倾城国际做付出的努力都会付诸东流。这么多年的打拚,你舍得放弃吗?”叶风有些不忍道。

    “我也不想这样,但目前为止,这是最好的办法。”唐巧无奈的说着。

    叶风沉吟了片刻继续道:“其实没必要一定要走这一步的。不是还有我吗?”

    “你?”唐巧蓦然抬头,眼中闪烁异色。看着叶风。

    叶风表情认真道:“巧儿,我们即是同事,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作为朋友,帮助你是应该的。如果那两个人以后再来纠葛你。你就来告诉我,我会狠狠的教训他们。他们来一次,我就揍他们一顿,一直揍到他们怕为此。对付这种人,暴力才是最好的解决手段!等他们发现在你这里压榨不到任何好处的时候,他们自然就会知难而退!”

    叶风说完,其实他心底还有一个决定,如果这两个泼皮铁了心要继续闹下去的话,那就一次性解决他们,永远的解决掉这个后患!

    唐巧默默的看着叶风,眼眶变得晶莹起来,蕴含了无尽的情绪。

    “怎么了?难道我这样不妥吗?”叶风疑惑道,被唐巧这么盯着,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叶风,谢谢你。”唐巧缓缓说道。

    叶风笑了一声:“不用这么客气。”

    叶风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已经八点多了,天色已晚,再待下去就有些不妥了。

    “巧儿,现在已经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叶风站了起来道。

    “这么早就走吗?不再坐一会儿?”唐巧问道。

    “下次吧,对了,今天谢谢你的晚饭。”叶风笑道。

    “你帮了我这么多,该我谢谢你才对。我送你吧。”唐巧也站了起来道。

    “好。”

    叶风点头。

    ……

    在小区下面,丁全汉跟黄翠花望眼欲穿,翘首以待,终于等来了好几辆商务车。

    “坤哥他们已经来了!”

    丁全汉露出狂喜,也不顾自身的伤势,带着黄翠花便朝那几辆车跑了过去。

    车子停下,从车里面,下来了十几个彪形大汉。

    这些人个个穿着印着黑玫瑰的黑色t恤,满脸横肉,凶神恶煞!

    带着的是一个带着大金链子,带着一副黑超眼镜的男子。

    丁全汉跟黄翠花两人就好像两条哈巴狗一样跑到了这个男子的面前。

    “坤哥,你总算来了,再不来,那小子就跑了!”丁全汉满脸殷勤的说着。

    “丁全汉,刚才你说的话没骗我吧?”

    这个男子就是坤哥,黑玫瑰的嫡系手下,是一个狠角色,专门替黑玫瑰看场子,手下小弟众多,在这一带很有声望。

    丁全汉就是在他的场子输了钱,在坤哥手中借了十万的高利贷,按照场子上面的规矩,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没还钱的话,就会砍掉他的一双手!

    这也是为什么丁全石这么狠心要纠缠唐巧的原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