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耗着

    看着楚倾妃那凌厉的眼神,叶风心底有些发凉,这女人叫自己去办公室肯定没好事。

    “楚总,这事情是我惹出来的,要处罚就处罚我,跟我男朋友没有关系。”苏玲怕叶风会被处罚,便忍不住对楚倾妃求情起来。

    “苏玲,这事跟你没关系。我找叶风是有点其他的事情。”楚倾妃说道。

    说完,楚倾妃又对着叶风冷声道:“你去不去?”

    “去,我去。”叶风忙不送的点头。

    “哼!”

    楚倾妃冷哼一声,就带头走了,叶风跟在后面。

    来到办公室,叶风问道:“楚总,你叫我来还有事情吗?”

    “你把人打成重伤,你说有没有事情?”楚倾妃板着脸道。

    叶风道:“你不是不追究了吗?”

    “大罪可免。余罪难逃。”楚倾妃道。

    “得,又要扣我奖金了?”叶风肉痛道。

    “谁说扣你奖金了,我给你布置个出勤任务,只要把这事情给做好了。你就能戴罪立功了。”

    楚倾妃道,

    叶风一愣:“戴罪立功?什么任务?”

    “其实这个任务对你也不是坏事,是这样的,苏玲那个组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客户。在我们公司采购了一个亿的产品,只交了首款,还有六千万的尾款没有收到。那些人似乎都是一些老赖,苏玲一个人去的话,肯定是吃不消的,我打算安排你陪她去,有你在,或许这钱还能够要回来,这没问题吧?“

    楚倾妃问道。

    “没问题,这都是自家的事情,能有啥问题,楚总,如果没别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了。”叶风就要走。

    “等一下!”

    楚倾妃用水杯一拍桌子。

    叶风立马一哆嗦:“咋了?”

    “我问你,你跟柳总怎么样了?”楚倾妃忍不住问道。

    “感情深厚啊,幸福美满啊!”叶风下意识道。

    “屁。今天早上我去总部开会,看到柳总脸色很难看,好像压抑着某种愤怒的样子,公司现在形势一片大好,肯定不会是因为公司的事情生气。”楚倾妃道。

    叶风听后,眉头一皱:“她脸色很难看?为什么?”

    “你问我我问谁,我猜肯定是因为你的原因。叶风,给你一个忠告,柳总是个好女人,你千万不要再伤害了她。”

    楚倾妃神色复杂的说了一句。

    “恩,我知道的。”

    叶风出了房间,内心充满了疑惑,好端端的柳如烟脸色为什么会生气呢?难道是因为昨晚自己彻夜未归吗?

    叶风没有多想,大不了回家解释解释就行了。

    回到了苏玲的办公室,苏玲一脸焦急问道:“叶风,楚总没把你给怎么样吧?”

    叶风笑道:“她能把我怎么样,难不成还吃了我?”

    “哈哈,我猜你巴不得被她吃掉吧?”苏玲忍不住笑道。

    “苏玲姐,刚才楚总给我布置了一项任务,需要我们两个人一起去完成。”叶风问道。

    “什么任务?”苏玲一愣,有些不解。

    “楚总说你们组有笔尾款没要回来,叫我跟你一起去找客户谈谈。”

    听完叶风的话,苏玲恍然大悟。

    “唉,其实我现在最头疼的事情就是这笔尾款。组里组员基本都去遍了,可对方就是不给钱!”苏玲摇头叹道。

    “是他们故意拖着不给钱,还是根本就没钱?”叶风道。

    “对方是北海公司,跨国集团,怎么可能会还不起这么点钱?他们就是故意赖着不还。”苏玲说起这个就连连摇头,继续道:“这笔单是我们组最大的单子,如果没有追回来,我们组的业绩报表就不会达标,一旦我们组的业绩垫底,就可能会面临淘汰。”

    听完苏玲的话,叶风脸色凝重起来,然后问答:“对方赖钱不还,你么就不知道通知公司法务呢?”

    “通知公司法务没用,对方的法务很会钻法律空子,就算以后能把尾款要回来,那也得猴年马月了,估计到那个时候我们小组早就被淘汰了。”苏玲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

    叶风眉头微皱,露出思索之色。

    “合同上面的还款日期是什么时候?”叶风继续道。

    “本来三天前就是最后的还款日期了,但是他们就是不还,甚至连对方的负责人见不到,估计他们根本就没准备还这笔尾款。”

    “对方是什么来头?负责人又是谁?”叶风询问道。

    “对方是一家大公司。北海集团在国内都很声望,他们采购的负责人叫北海秋,据说是他们董事长的小儿子。”苏玲详细介绍。

    “富二代,怪不得这么拽。对了,我们都是去他们公司面谈的吗?”叶风问道。

    “不是,每次去谈合同都是在一个叫做北海阁的地方,是一个娱乐场所。”

    “恩,我们现在就去找他。”叶风笑道。

    “现在?不用准备什么吗?”苏玲一愣。

    “带上合同就好,其他什么都不用准备。”

    “哦,好!”

    苏玲马上带着合同,跟着叶风出了公司。

    叶风开着车,往北海阁赶了过去。

    “叶风,等下收账,如果实在收不到的话就算了。”苏玲突然说道。

    叶风问道:“苏玲姐,为什么这么说?”

    “有一次我们组的一个组员火气比较冲,跟他们起了争执,最后被他们给打了,现在还躺在医院呢。”

    “他们胆子这么大?”叶风眉头一皱。

    “北海公司仗着自己是大公司,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而且对方实力雄厚,最不怕的就是财务纠葛。”苏玲道。

    “流氓公司么?”叶风冷笑一声:“如果他们敢动手,我会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的。”

    “噗嗤!叶风,你这形容词太幽默了。”

    苏玲忍不住笑了一声。

    “是么?”叶风道。

    “是的。”苏玲点头。

    “那你喜欢我幽默吗?”

    “就不告诉你。”

    “苏玲姐,我给你讲一个幽默段子吧?”

    “你讲。”

    叶风喝了一口矿泉水,然后讲道:“我有一个朋友,叫大牛,在外面打工,半年没回家。有一次在外面打工半夜回来,发现屋里面的灯是开的,在门缝外面看到自己的老婆跟一个男的睡在一起,他悄悄的走进了屋子。跑到厨房里面在砧板上面拿起了一把菜刀,你猜大牛最后干了什么吗?”

    苏玲正听着精彩,见叶风这么一问,思维立马扩散出去:“大牛发现自己的老婆出轨了。拿一把刀要去砍那个男的?”

    叶风淡淡的摇了摇头,抽了一支烟,淡淡的说道:“大牛没有去砍那个男的,而是用刀切了一点葱。然后给自己煮了一点面条,吃饱喝足后,关了灯,抱住那个男的睡在了一起!”

    苏玲听懵了,她虽然有猜到故事很有可能会有转折,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故事会这样发展的。

    “难道他们三个都是彼此相爱的吗?”苏玲忍不住道。

    “对啊。”叶风点头。

    “那你这朋友也太那个了。”苏玲忍不住道。

    “我觉得这很平常啊。”叶风很正经的说道。

    “啊?你也是这种人啊?”苏玲忍不住道。

    “什么人啊?你难道还没猜出来那个男的是大牛的儿子吗?抱着自己儿子睡有什么好意外的?”叶风理所应当的说着。

    “啥?那男的是他儿子啊?”苏玲瞪大了眼睛。

    “对啊,不然你以为他是谁啊?”叶风故意憋住笑道。

    苏玲又懵了,脸色也在此时忍不住泛红起来。

    敢情是自己想污了。

    “你这坏蛋。肯定是你故意带我节奏,不然我怎么会想歪的。”苏玲娇嗔道。

    叶风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大笑:“我可没带节奏,是你自己想歪的。”

    “哼,不理你了。坏蛋。”苏玲轻哼一声。

    车子很快在北海阁前面听车了。

    “是这里吗?”叶风问道。

    “没错,就是这里。”苏玲点头。

    “我们进去吧。”

    “好。”

    两人走在门口,就有两保安拦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那两个保安冷声问道。

    “我们是原野集团的人,是来跟你们北海公子谈合同的。”苏玲平淡说道。

    那人露出孤疑的表情,然后跑去前台打了一个电话,很快,那人又折回了过来。

    “你们跟我来吧。”保安冷声说了一句。

    “恩,”

    苏玲跟叶风跟在了那保安的后面。

    在保安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一个包厢里面。

    “你们二位先在这里等一下。”

    保安说完,就离开了这里。

    两人坐在包厢里面。

    “叶风,他们这是搞什么鬼?”苏玲疑惑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接招就行了,”叶风笑了一声。

    苏玲虽然有些紧张,但一想到叶风在旁边,便又踏实了下来。

    “苏玲姐,这酒免费的,不喝白不喝。”

    叶风说完,开了一瓶红酒,盛满了两个杯子,给苏玲递了一杯酒过去。

    苏玲优雅的接过了杯子:“那就陪你喝一杯。”

    两人碰了一下杯子,喝的一干二净。

    半个小时过去,酒喝光了,但人还是没有来。

    “叶风,他们怎么还没来?”苏玲问道。

    “我看他们是打算把我们晾在这里啊。”叶风冷声道。

    “那我们怎么办?”苏玲忧声道。

    “他们跟我们耗,那我们也跟他们耗,看谁耗的过谁。”叶风重重的将酒杯扣在桌子上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